<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求死
    水月府内门!

    陡然从费仲口冲出的这五个字,令顾墨尘的眼神顿时锐利,他整个人的气势如同一柄冲天而起的锋利宝刀,似乎在下一刻,不光是马车,连这天也会被他一劈两半。

    啪。

    一只大手在这时压向了他的肩头,是雷虎,当听到费仲说出水月府内门时,雷虎便知道要遭,倒是顾墨尘还快了一步长身而起,一道内力顺着顾墨尘的肩头传了过去,同时沉声道:

    “放松!”

    顾墨尘一愣,锐利的气势转瞬弱了许多,不是因为雷虎的内力,而是他体内自行运转将雷虎内力驱赶出去的地心青火。

    地心青火在他体内几乎连情绪也可以隔绝,顾墨尘心刚刚升起的杀机像被人当头泼下了一盆凉水,从头到脚,淋得他有些无所适从。

    水月府……内门?

    与顾墨尘几乎同时,剑晨的拳头也捏了起来,只是他心有的却不是杀机,而是一丝后悔。

    是的,后悔。

    在前一刻,他还在信誓旦旦地说着已经到了这里,自己绝不会再后悔,可是当费仲对五圣总坛作了详细介绍后,他真的……很后悔。

    苗疆里的五圣总坛只是一枚棋子,是那西域苦寒之地的真正五圣总坛安插在原的一枚棋子,为什么要安插这样一枚棋子?

    几乎不用思考,那真正五圣总坛想要做什么,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这是一股试图入侵原,与如今那安禄山所做相同的事情,吞并整个天下!

    听费仲之言,五圣总坛的野心在千年前已经显露了出来,只是一直由于水月府内门的阻碍,这才一直未能成功实现野心。

    这么说来,水月府内门在这千年来,甚至直到现在,一直所做的竟是那抵御外敌入侵的正义之事。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

    可如果水月府内门是这样的话,剑晨并不希望与之为敌。

    与蜀山剑派的仇怨来得有些莫名其妙,除了那莫风寒确实是个外表豪迈内里狡诈的小人,剑晨并不后悔杀了他之外,其余因他而死的人,逼死了伍元道人的陈遗风也好,下山找他寻仇的蜀山七剑也罢,剑晨都不愿与之为敌。

    进而,蜀山剑派的传说一直流传在江湖,其声望之高,几乎之后来居的少林寺还要更强,这样的门派,蜀山剑侠下山除魔卫道的传说,都令剑晨心生敬佩。

    抛却私人的恩怨,在民族大义,剑晨心也自有自己的一杆称,这像是当他从管平那里听到顾墨尘杀去长安时,想也不想焦急赶去的原因之一。

    除了不想让顾墨尘受到伤害,他也不想顾墨尘真的杀了唐玄宗。

    尽管剑晨心对唐玄宗也有着因洛家而起的怨念,可他却也知道,值此天下大乱的时候,如果身为大唐天子的唐玄宗被杀,那么对于大唐皇室的打击将会是致命的。

    皇帝由谁来坐他并不在意,可他在意的却是,似安禄山那般乖张残暴的性格,若天下当真落入他手,那么大唐盛世将会逝去,所留下的,便是天下人的水深火热!

    剑晨有着自己的底线,并且直到现在也不想迈过,所以他在后悔。

    他后悔,若是到了五圣总坛后,那里的人真的能够救醒花想蓉的话,自己能够拒绝他们提出的条件吗?

    提条件那是必须的,正值多事之秋,没有谁会当真为了交个朋友的原因来无缘无故帮你,更何况是这个处心积虑了千年想要入侵原的势力。

    不用回头,剑晨也感觉到雷虎直视向他的凌厉目光,不由苦笑,自己这位大哥可说嫉恶如仇,剑晨相信,两人若不是相识在前,并且雷虎知道个人原委,只怕如今最积极要找他为武林除害的,是雷虎。

    这下倒真是陷入两难之境。

    花想蓉的情,雷虎的义,还有对于民族的忠,这该如何衡量?

    “你会怎么做呢?”

    看到剑晨面流露出的挣扎,费仲很开心地笑了,不能手刃剑晨,这对他多少有些郁闷,可当看到剑晨进退两难的模样,他却感觉,似乎不杀他还能更有趣一点。

    登登登。

    他用手指轻轻在车厢内壁敲着,讥讽道:“想要……跳车不?”

    这么说的时候,费仲的视线故意往车厢最内里花想蓉昏迷的脸看去,报复的快感明明白白地在脸。

    “哼!”

    剑晨面色一厉,才缩回棍内的千锋血枪又有将出之势,他说过,带路的话有一个人足矣,费仲……可杀!

    “先随他们去!”

    却不想手腕刚动,一声沉喝却在脑海震响。

    雷虎,是他身后的雷虎逼音成线,直接将声音打入他的脑海。

    剑晨一顿,那血枪到底也没有刺在费仲那张讨厌的脸。

    “蓉姑娘为你牺牲很大,于情于义你都不能放任他不管,费仲诸般挑衅于你,只怕也是抱着想要你杀了他的念头,切莫当!”

    雷虎一手压着顾墨尘,嘴唇却动得极快,一道道听不见的声音在剑晨脑海不断回荡,所说的话竟然条理分明。

    剑晨眼默然,雷虎的话不无道理,那费仲明知敌不过自己,又有先前受制之事在前,他还能这般有持无恐,恐怕果真如雷虎所说,生死之事他并不在意。

    有了这层思量,当他再看向费仲时,竟然真从其眼底深处看到了一抹隐藏极深的渴望,心头顿时一动。

    与水月府内门斗了千年,那五圣总坛的实力应该极大,那么坛门当然不会只有费仲与普智禅师两个高手,可偏偏这五圣总坛派了这两人前来游说剑晨。

    派两个一直想一剑宰了剑晨的人来游说他,这其实不光是想让剑晨去西域那么简单,这五圣总坛只怕还存了试探费仲与普智二人的心思。

    若两人压制不住心的杀意,那便会违背总坛的意思,执意要向剑晨下杀手,这样的话,且不说两人与剑晨对战的结果如何,至少在五圣总坛那边,不听命令的人恐怕没有好下场。

    可是费仲的表现却也很怪。

    其师焚魂真人的事情已经大白于天下,剑晨与费仲之间虽然多有纠葛,可还远远没到杀不死你自杀的偏激程度。

    那么费仲又因何眼有着求死的期盼?

    //x.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