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苦寒之地
    诚如剑晨所言,走到了这个地步,他是绝无再后悔的可能。

    所以未免矛盾激化,有些事情可以提前透露的,也就透露了吧。

    普智禅师除了对明觉之死耿耿于怀之外,在其他方面却还有着一个少林高僧的自觉,虽然剑晨一枪抵着的是费仲的咽喉,他还是及时出声替费仲解围。

    “剑施主,你可知咱们现在到了哪里?”

    普智禅师低眉顺眼地问道,他那平静的面容让人根本想不到对于剑晨,他实是有必杀之心。

    “现在已经进入南诏范围。”

    剑晨目光一转,手不动,血红色的枪尖仍抵在费仲咽喉,刚才往车外望的那一眼,他已经现这马车即将要行入南诏国范围,并且看行进的方向,这是正朝着南诏边陲那凤凰城而去,凤凰城再往后,不是苗疆深处又是什么。

    “不错,咱们现在已经到南诏,并且也确实要入苗疆,但苗疆却也不是终点,穿过苗疆茂密的丛林才是咱们的目的地。”

    普智禅师颔应道。

    “穿过苗疆?”

    剑晨目光一闪,他在江湖中历练很少,去过的最远地方就是这位于大唐边陲之地的苗疆了,而普智禅师却说,他们要穿过苗疆,那不是已经离开了大唐范围?

    “穿过苗疆?”

    安安也在这时眼中讶色一闪而过,相比于剑晨,她的见识自然要宽广得多,苗疆之外,大唐之外,那里……

    “西域苦寒之地?”

    在普智禅师语音顿住的功夫,安安与顾墨尘还有雷虎异口同声惊讶地说出了同一个地方。

    此言一出,不仅是剑晨,就连管平面上也现出一片茫然。

    江湖中人主要的活动范围还是在中原一带,大唐国力强盛疆域辽阔,很多人终其一生也没有迈出过大唐边境,是以这西域苦寒之地知道的人却极少。

    “阿弥佗佛,各位施主猜得不错,咱们要去的,正是那西域苦寒之地。”

    普智禅师双手合什,面上古井无波的回道。

    “西域……”

    安安眉头皱着,脑海中飞运转,半晌方道:“西域苦寒之地,我并不知道那里有什么你口中所谓的大势力,事实上,连人都很少。”

    普智禅师眼皮抬了抬,看了安安一眼,嘴角一勾,像是有一抹笑意,道:“安安姑娘说得不错,西域苦寒之地并不是个久居之地,所以人少,可是也正因为人少,在躲避一些人的视线方面也有不小的优势,譬如……雄武城。”

    这话很有些讽刺意味,可安安倒也无所谓,此时此刻,雄武城如何,与她并无什么关系,若非要强行说有,那也只是仇恨而已。

    “大师,那咱们去西域苦寒之地,要见的是谁,更重要的是,他能否救醒蓉儿?”

    剑晨身躯一动,一边控制着费仲,一边向普智禅师问道。

    “剑施主,你这是两个问题,后面那个,待你见到那人时自己去问会好一些,至于第一个,贫僧倒可以告诉你。”

    普智禅师面色一正,神情突然变得肃穆,沉声道:“在西域苦寒之地,贫僧与费掌教甘愿效力的势力是……”

    “五圣总坛!”

    “什么?”

    此言一出,不异于睛天霹雳,震得所有人豁然色变,双眼中更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五圣总坛,这怎么可能?”

    剑晨惊问道:“那五圣总坛不是在苗疆么,并且……”

    他之前倒是考虑过五圣总坛这一个可能,但随后心中却又否去,如今灵蛇寨势弱,风蜈寨可说全灭,五圣已去其二也不见那总坛中有谁来主持大局,这不是正可说明,那五圣总坛早已是明存实亡了么?

    “并且灵蛇寨是吧?”

    这次没等普智禅师开口,费仲突然冷笑着,不顾咽喉上传来的刺痛,嘲弄着道:“你以为,灵蛇寨真是五圣总坛之一?”

    “难道不是?”

    安安反问道,对于费仲的阴阳怪气,她也开始有些控制不住想要替剑晨将那千锋血枪送入他咽喉的愿望。

    “当然不是!”

    费仲哈哈大笑,讥讽道:“凭那小小的灵蛇寨,何德何能敢称五圣?”

    “确切的说,现如今苗疆里那群蛮子,包括反出苗疆的五毒教在内,相对于真正的五圣总坛来说,这些都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杂鱼罢了。”

    剑晨面色一冷。

    小杂鱼?

    造成他洛家如今惨况的罪魁祸可以说正是那风蜈寨叛出苗疆后的五毒教,无论是他还是悲落,都是这场阴谋悲剧中的牺牲品,若说恨,剑晨对于那五毒教,对于教主乌和泰的恨意才是最浓。

    可惜现在的五毒教近乎全灭,如若不然,他定也会找上门去,将心中的血腥暴虐完完全全地施加在这心肠歹毒的教派身上。

    “这么说吧……”

    费仲冷笑着,缓缓伸出一指将剑晨抵在他喉间的血枪移开,颇为不屑道:“苗疆的五圣,只不过是当年五圣总坛为渗透入中原而埋下的一颗小棋子而已。”

    “可叹这群苗蛮子原来只是一群扶不起的阿斗,总坛赋予了他们强大的实力,可他们却只愿偏安那荒凉的苗疆一隅,真是胸无大志!”

    这话说得极为震撼,任谁也想不到,那苗疆中千多年前便已存在的苗疆五寨,竟然是那西域苦寒之地安插在中原的棋子,这简直已经颠覆了长久以来江湖中人对于神秘苗疆的所有认知!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可以告诉你。”

    费仲冷笑着道:“五圣总坛早有入侵中原之心,可却有个阻碍一直横亘在西域与中原之间,这也是千年来总坛不能成功进入中原的原因所在,你猜……这个阻碍是什么?”

    “蜀山剑派?!”

    根本不用去猜,费仲话音一落,安安立即冲口而出。

    这事情很明显,剑晨等人要去寻那蜀山剑派,就在这当口费仲与普智两人代表五圣总坛出现,并且还曾提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句话,以安安的聪慧,自然一点即透。

    “很不错。”

    费仲勾着嘴角点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叹息道:“可惜你只是个女子,格局到底小了些,蜀山剑派只能算这阻碍的其中之一,真正与五圣总坛为敌的,是水月府内门!”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