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八十章 去向
    苗疆。

    剑晨此言一出,众人皆愣,管平也撩开窗帘看了一眼,可不是,这都已经快到南诏国范围了,众人这一路果然是在朝着苗疆而去。

    苗疆有什么势力,众人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那最为熟悉的灵蛇寨,可转念一想又觉不可能。

    当初卢蒙卡因为一个妹妮都能被人胁迫来对付剑晨,并且灵蛇寨的实力如何,虽然是五圣总坛之一,可在卢九尚死后,寨中的力量早已薄弱,根本不可能招揽得到如费仲与普智禅师这等顶尖高手。

    那么由灵蛇寨,在剑晨脑海中一划而过的便是五圣总坛!

    苗疆他来过两三次,可一直以来打过交道的都是灵蛇寨,至于那五圣总坛,似乎因为五毒教的前身,总坛之一的风蜈坛反叛而消声匿迹,以至于名存实亡。

    再者,这五圣总坛想来只是灵蛇等五寨的一个统称而已,有没有实质性的势力构成还是两说的事情。

    可他们确确实实在向着苗疆进,剑晨能够想到的,也只有五圣总坛这一个名字。

    “少侠好眼力。”

    费仲皮笑肉不笑地应着,不置可否。

    “够了!”

    剑晨面色一厉,怒道:“已经走了半个月,现在已经由不得我再后悔当日的决定,所以有些该说的,你可以说了!”

    话音落下,他的目光却望向车厢最里面的花想蓉,仍然沉睡着的花想蓉已经又拖了半个月,虽然从表面上看她并无什么异常,可每日里剑晨都会以内力探入她体内试探,这半个月来,那凤凰烈焰的包裹范围不知是否那日剑晨的强行探入,自迷你凤凰冲体而出后,烈焰的范围便在不断扩大。

    从长安附近的小镇到临近苗疆,这半月间,那凤凰烈焰从只在丹田附近活动,现在竟已慢慢往花想蓉体内奇经八脉内扩散,直到此时已有五条重要经脉内全部充斥着炽烈的高温。

    这绝不是一个好现象,如果再任由其展下去,剑晨相信,当凤凰烈焰最终占据了所有奇经八脉后,就是蜀山剑主的冰心诀也无法降低这炽烈的火焰。

    所以剑晨这一路上的心情绝说不上好,甚至很糟糕,他曾一度为自己这个有些自私的决定感到焦躁。

    如果费仲信誓旦旦能够救醒花想蓉的方法不能奏效的话,他不确定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直到现在,他心中的容忍极限已到,对于费仲这人,虽然与他没有生死大仇,可他那张令人讨厌的脸在剑晨面前晃了半个月之久,从好早之前,剑晨就想狠狠地冲那张阴阳怪气的脸上砸上一拳,有必要的话,千锋

    锵——!

    血光一闪,千锋血枪从黑洞洞的棍端中弹出寸话,锐利的枪尖直抵向费仲的咽喉,在费仲还没有作出反应之前,剑晨冷厉道:

    “说实话,你没必要一而再再而三激怒于我,要知道,你们可是有两个人的!”

    锋锐的枪尖激起了费仲咽喉处一圈细密的鸡皮疙瘩,而一滴冷汗,也在这时从他额头冒了出来。

    剑晨说得不错,一直以来普智禅师都沉默寡言,只有在提到明觉和尚时才慷慨激昂了一把,但若说普智不知内情,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费仲其实应该算是一个多余的人么?

    不,他还有用处,只是这用处更多的,却是为剑晨所利用,因为他最大的用处便是

    杀鸡敬猴!

    了结了他,可以用来威胁普智,这两人谁来说出目的所在对剑晨都没有影响,即使普智仍然不肯说,那便也杀了就是,别忘了,外面还有两个赶车的马车夫。

    从事先就已安排好的马车看,外面那两人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普通,但这两人属于费仲所谓暗中势力的可能性也极大,或许不可能比费仲两人知道得更多,但至少对于目的地在哪里应该还是知道的,否则这半月来又没见费仲对车夫有着交代指路的行为,那两个车夫是怎么准确知道费仲想要他们将马车赶到哪里?

    知道目的地就够了,对于费仲与普智禅师,这两个刻意嫁祸于他的人来说,剑晨要杀起来当真毫无压力可信。

    然而费仲的那滴冷汗却不仅仅是突然明白了剑晨的想法,自己的性命危在旦夕这么简单,更多的,却是他打从心底里陡然升上的一抹恐惧。

    本以为,自上次受伤后,自己因祸得福,在暗中势力的帮助下,修为进境可谓一日千里,现在的他早已突破了困扰已久的立派境界,正式成为仅次于隐踪之下的宗师之境。

    自从突破到宗师境界的那一刻起,费仲心中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的,就是如何折磨甚至杀了剑晨,以雪他当日之恨。

    直到那日在小镇客栈后院,当眼见得剑晨屡屡在他手下吃瘪时,费仲心底里那抹疯狂的快意就越浓重,虽然暂时还不能杀了剑晨,可能稍稍解一些所受的恶气也是好的。

    可以说,那时的费仲有持无恐,虽然明知剑晨的修为竟比他这个初入宗师境界的人琛要高出不少,可费仲却没想到自己竟然如此不济。

    剑晨从提起千锋,再到千锋血枪厉指他咽喉,这一切竟在电光石火中便已完成,而他自己却连反应或反击的准备也没有。

    剑晨的修为,竟然已到了这般进境,如果真想杀他,费仲相信凭自己只怕绝难应对,就是再加上一个普智禅师,其结果也只不过是多增加了一具尸体而已。

    牙齿被费仲咬得咯吱作响,费仲怎么也想不到,对于他这样的一个宗师,此时的剑晨竟也是说杀就杀,自己连一点反应也做不出来。

    这样的剑晨,他怎么杀得了?

    初入宗师的喜悦,在剑晨这将出未出的一枪之下,立时冲散无踪。

    “剑施主不必动怒。”

    费仲被制,眼看血溅当场,一直默不作声的普智禅师竟开了口,诵念一声佛号,道:

    “不错,现在确实在向苗疆进,而咱们的目的地,也确实是五圣总坛!”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