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人生如戏
    “助我们一臂之力?”

    闻听此言,剑晨与顾墨尘齐齐一愣,不由对视了一眼。

    蜀山之行几乎已快成为他们的一块心病,剑晨且不说,顾墨尘现下也是内心焦躁。

    蜀山剑主带走了郭怒,以身炼剑之法便有可能会威胁到尹修月本身,然而现下尹修月到底在哪里,是否早已经被蜀山剑派,或者说水月府内门的人抓走,这还尚未可知。

    但若尹修月已被掳,而蜀山剑主带走郭怒又是在五日前的事情,以那蜀山剑主的修为,若全速回到蜀山剑派,此时此刻顾墨尘就是拍马也追赶不及,更何况就算尹修月暂且安全,可水月府内门中到底还有多少人也同样修炼了以身炼剑之法,这更是个未知之数。

    他虽扬言要杀了郭怒等修炼了此功法的人,可顾墨尘其实内心也清楚,面对连大唐天子都忌惮万分的水月府内门,就算再加上剑晨,凭他们几人之力,也完全没有可能尽屠水月府内门。

    所以尹修月这一生都会被笼罩在以身炼剑的威胁之下么?

    这才是顾墨尘内心焦躁的根本所在。

    此时一听,普智禅师竟然说出可助他们一臂之力,这让他先了剑晨一步心头大动,尽管明知这两人不怀好意,可只要能帮到尹修月,顾墨尘此刻已是万死不悔。

    “怎么个助法?”

    是以不待剑晨开口,他已急不可耐冲口问道。

    “很简单,只有诸位随贫僧走一趟,你们心中纠结的问题便可迎刃而解。”

    普智禅师低眉搭眼回道。

    “随你们走?”

    剑晨横挡在顾墨尘身前,此时顾墨尘的心中早乱,他不愿自己这位三哥在心急之下作出冲动的决定,是以连忙接口道:

    “大师,你是否将我们当作三岁小孩一般诓骗,什么也不说,仅仅一句话,就叫我们跟你们走?”

    普智禅师看他一眼,笑道:“剑施主,怎么你认为还有什么选择么?”

    “第一……”

    他伸出枯瘦一指,在剑晨面前摇了摇,接续道:“蜀山剑主绝非易与之辈,想要从他那里得到你想要的,凭剑施主你与蜀山剑派的关系,这可以说比登天还难。”

    “第二……”

    弹出第二指,普智禅师目光瞥了下倒地的三具尸体,淡笑道:“此时前来自然不止咱们五人,事实上,贫僧等人只是来打个头阵,后面以断剑联盟为主的天下武林同道正在等待着总攻的信号。”

    “阿弥佗佛……”

    说到这里,普智禅师收回手指,埋头又诵念了一声佛号,语气中竟突然透露出一抹悲天悯人的哀切,缓缓道:

    “剑施主,你又再造下杀孽,难道你要将天下人全杀干净才会罢手么?”

    此言一出,当场气氛陡然爆炸。

    “老贼秃,你在放什么狗屁!”

    “城东门的戏台班子上正缺了你这类无耻之徒!”

    首先爆炸的是刚从屋内走出来的雷虎,他身体有伤,本想有剑晨在外面的情况根本不用他出面,岂料异变来得太突然,雷虎正在管平的搀扶下缓缓而出,正好听到普智禅师之言,哪里还忍得住脾气,虎目怒睁,若不是管平死死拉着,就要扑上去找那老和尚拼命。

    “老和尚,人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

    顾墨尘也怒火上涌,人明明是费仲与普智所杀,现在那老秃驴竟睁眼说瞎话,反将杀人的罪名栽到剑晨的头上,他的心立时往下一沉,就算普智真能说出解决尹修月之事的办法,他也准备先给这面慈心黑的光头上来上一刀再说!

    “哈哈哈哈!”

    一直不再言语的费仲突然放声长笑,耸着肩道:“无耻吗,或许吧……只是那又怎样?”

    说着,他并指如剑,一抹锋锐的剑气自指尖延伸出寸许,倒像是手掌上长了一柄匕首,扭头看向普智禅师,笑道:

    “大师,咱们俩人谁先来?”

    “阿弥佗佛,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普智禅师眼也不抬,朗声回道。

    “如此甚好!”

    费仲冷笑着看了剑晨一眼,突然双目一凝!

    嗤——!

    血花飘飞,他手中凝气如匕的锋芒划开一抹血痕,竟然二话不说,便在普智禅师胳膊上划了一道深可见骨的恐怖伤痕。

    “好歹毒的心思!”

    安安冷看着费仲的作为,从普智禅师说出那无耻的话时,她便一直沉默着,只是双眼中光芒闪烁不定,此时再见费仲这一手,立时明白了他们想做什么。

    “可不是?”

    费仲笑着,那凝气的匕首在划开普智禅师的手臂后,竟然毫不停歇,回手一划,这次却是向着自己的右腿。

    嗤——!

    对普智狠,费仲对自己却也下得去重手,一大蓬鲜血如箭一般飙了出来,转瞬已将他灰白的裤腿沾染得血红一片。

    “剑晨,你好狠的手段,杀了陈长老三人不说,竟还想对我与大师动手!亏我纯阳剑宫上任掌教对你尽心竭力,你这样如何对得起他在天之灵?”

    陡然之间,费仲面色突变狰狞,一手怒指着剑晨,双目中竟欲喷出血来,那一脸的悲愤看起来情真意切,对剑晨更是失望透顶。

    “阿弥佗佛,剑施主……你实在不该啊!”

    普智禅师也在这时接续一声,叹息着缓缓摇着头。

    “妈-的,你们两个不去唱大戏简直可惜了……”

    雷虎他们看得呆了,若是不明真相的人路过,看到两人眼神中的悲切,再有三具尸骨未寒的尸体在地,只怕任谁都会认为下杀手的是两人口中的剑晨。

    “你们两个倒是全才,演技与武功并进啊。”

    安安冷笑一声,银牙却在嘴唇上咬了又咬,遇上这般无耻之徒,她却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多谢各位夸奖,好了,你们快做决定吧,到底是随咱们走一趟,还是再行杀戒大开之举,将随后就将来到的天下武林人士一剑都给杀了?”

    费仲替自己与普智禅师点了止血的穴道,一面扭过头,露出一抹森冷的微笑,道:“毕竟流血过多也会死人的,还望诸位早做决定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