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熟悉的剑
    稍稍作了些……更改?

    莫掌门几乎想要吐出一口血来,镜花水月是他点苍派不传之秘,就连派中也只有立下大功劳的人才能得以传授。

    如此一门神异至极又保护严密的功法,竟然被人随随便便就作了更改……

    更重要的是,竟然是在这样关键的时刻。

    不光莫掌门郁闷至深,就连剑晨在一旁也神情一怔。

    有佛随行,明觉师父的这招轻身功法,竟然与点苍派的不传之秘颇有共通之处,能够自创出这样的功法,那明觉师父果然天资过人,只是可惜……

    “大师,还不动手么?”

    费仲笑眼看着面色苍白的莫掌门,向普智禅师问道。

    跑,跑不掉,打,打不过,在费仲的眼里,这位点苍派的掌门已然是一个死人,所差的,就只是最后一击罢了。

    “阿弥佗佛……”

    普智禅师仍然保持着双手合什的姿势,对现下的一切似乎并不太关心,费仲指名到他头上,他却微微摇了摇头,道:“费施主,贫僧好歹也是出家之人,伤人性命之事还是少做为妙。”

    闻言费仲翻了个白眼,眼角余光瞥了下尸骨未寒的游长老,耸了耸肩,倒也没将心中的腹诽说出来,只是踏上一步,轻轻甩落自己剑上沾染的陈长老鲜血。

    点苍莫掌门在他眼中只是个小角色,谁杀不是杀,普智不愿动手,那便自己来好了!

    费仲的双眼精光一闪,莫掌门此时还作着垂死挣扎,身形不断地闪现不定,只是很可惜终究只是徒劳。

    费仲的剑已不是他惯用的古霆重剑,之前在纯阳剑宫一战时,古霆重剑受辱于惊虹剑下,被当时持剑的剑晨斩成了两截。

    相较于之前古霆重剑的巨大,此时费仲手中所使的,却是一柄尺寸正常的利剑,使在他手里难免有些怪异,而他那甩去血滴的动作,立时便将人的注意力引到了这剑上。

    剑晨的双眼陡然一凝!

    之前费仲是在陈长老身后出剑,现于剑晨等人眼前的只是一截带血的剑尖,并没有看到此剑的全貌,后来因为突然的变故,场中焦点在已死的陈长老身上,甚至在崆峒与点苍二门身上,并不在费仲与他的新剑上面。

    然而此时此刻,当剑晨不经意又瞥了一眼费仲手中之剑后,他突然从中发现了……

    “莫兄,在下这就得罪了!”

    费仲也是一果决之人,既然普智禅师不愿再动手,他别无二话,冲莫掌门那闪现不停的身影狰狞一笑,随即雄壮的身躯陡然一晃,似乎知道莫掌门的镜花水月下一瞬会闪现到的具体方位,那闪烁着冰冷剑锋的利剑已然先一步等在了那里。

    危机在即,莫掌门对此似乎一无所知,或者知道,但却已绝望,他所能做的,竟是当真按照费仲所希望的那样,身形的闪现就在下一瞬出现在那剑尖等待着的地方。

    锵——!

    费仲的剑正如他所希望的那样撞上了东西,然而从剑身上传来的震动,以及那尖锐刺耳的铿锵声响,费仲却也知道,他的剑刺中的绝不会是莫掌门的身体。

    “你想做什么?”

    费仲开口,向他剑尖所指处问道。

    在那里,莫掌门果然闪现到了剑尖等待之处,可在他的身前,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费仲在问的,正是这个突然出现的人。

    剑晨!

    千锋化作一把没有撑开的血伞,厚重的伞身架开了费仲手中之剑,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了莫掌门一命。

    “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剑?”

    没有回答费仲的问题,剑晨的面色显得有些冷厉,目光所向,正是费仲手里那柄不再巨大,与一般江湖中人使用的长剑尺寸相同的利剑。

    “剑?”

    费仲微微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淡笑道:“这剑你不认识么?”

    “哼!”

    剑晨冷冷一跳房子,天纹血伞微一使力,将费仲手中之剑荡开,死死盯着费仲,厉道:“这剑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他虽然没有见过真正的梵天寒芒,可当初却因一柄仿制的梵天寒芒与费仲斗了一场,是以对梵天寒芒的外形还有些印象。

    “笑话!”

    费仲冷笑道:“这是我师父的剑,作为他唯一的弟子,在我手里怎么了?”

    “这是……梵天寒芒!”

    安安站在蛇七身后,也在这时惊讶开口,剑晨突然冲出,她的视线也被移到费仲手中之剑中,顿时一惊。

    梵天寒芒乃是纯阳九剑之一,可在当日随着焚魂真人的身死,这剑却被青首鬼王夺去,并且不知什么原因,最终却落到了安伯天的手里。

    当初安安去长安,正是与安禄山一道,以护送此剑入宫为名进入皇宫大内。

    所以梵天寒芒不是应该在皇宫的吗,怎么此时竟会出现在费仲的手上,难道说……

    他费仲,竟然是唐玄宗的人?

    “剑晨,咱们先不要纠结这剑怎么到了我的手里,现在我可是在不计前嫌的帮你,你这么冲出来,会让我很尴尬的。”

    费仲轻抚着梵天寒芒剑身,颇为嘲弄地对剑晨道。

    “哼,帮我?”

    剑晨并不为所动,冷道:“只怕你是想坐实我那杀人魔头的恶名吧?”

    这五人分明是代表断剑联盟而来,丐帮陈长老与崆峒游长老已死,若点苍派莫掌门也被杀,到时候一边是德高望重的少林与纯阳剑宫,一边是恶名累累的自己,天下人会相信哪一边的说辞,即便是用脚趾头也能想像得到。

    所以剑晨出手,一方面是因那梵天寒芒,而另一方面,在异变带来的惊讶之后,他说什么也不能让莫掌门被杀,这是个机会,说不定可以洗脱一些恶名的机会。

    “救我,我可以为你作证!”

    莫掌门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在几近绝望之下,挡在他身前这个自己原本痛恨的少年竟已成了他唯一活命的救命稻草,这很讽刺却也很现实。

    噗——!

    只是很可惜,莫掌门心中才刚刚燃起的希望,却因为胸膛处传来的一阵剧痛而破灭。

    一只枯骨如柴的龙爪,穿透了他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