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突至
    没有人对剑晨突然的话感到吃惊。

    在场的众人修为俱都不弱,就连平常最粗线条的管平,也在剑晨那一言出后,面色一变,望向了众人身处的房间外面。

    “你说……这又是谁设计的呢?”

    顾墨尘笑笑,没有去看外面,反而对剑晨问道。

    “不知道,谁都有可能。”

    剑晨摇了摇头,神色突然变得有些复杂,一面说着,他一面当先往房门外走去,话音落下,手也在紧闭的房门上轻轻一推。

    吱呀——!

    门开,外面是后院,很安静一个人也没有,可空气中涌动着的肃杀之意却极中明显。

    “真是完全不想隐藏一下啊,看来是有备而来。”

    顾墨尘偏头往外面瞧了一眼,耸了耸肩,脑袋又缩回来面色严肃的闭上了眼,看起来竟像是在盘膝修炼。

    在发现不妥之后,他竟然选择就地修炼,看来就连功力大进的他也对突然的异样感到凝重,所以这才趁有限的时间,能多恢复一分实力便多恢复一分。

    “既然诸位并不太想隐藏身形,那不如现身一见?”

    站在院中,剑晨如同一柄锋芒毕露的利剑,笔直地站着,向四面八方无人的空旷地带朗声叫道。

    他的神情有些凝重,不是因为他自己,而是他的身后,安安与花想蓉都在,他不想再发生如之前首次回到洛家时所发生的意外。

    自衡阳洛家一战之后,剑晨的恶名早已席卷整个江湖,断剑联盟更因此元气大伤,也正是因为如此,虽然他的手上沾满血腥,但这段时日来倒没有仇家找上门来寻仇。

    而今日终于有人来了。

    若非有着万全的准备,以断剑联盟现下元气大伤兼且心胆俱寒的情况,怎么还敢主动找上门来送命?

    所以……善者不来,来者必然不善!

    顾墨尘正是想到了这点,所以才趁着恶战还未爆发,恢复一点连日来的损耗算是一点。

    “阿弥陀佛,剑施主别来无恙否?”

    随着剑晨一声高叫,原本无人的后院突然有虚无飘渺的回应传来,一声佛号已将来人的身份表露无疑。

    少林寺!

    自从普渡禅师身死之后,这座武林中人的圣地竟然就此沉寂了下去,寺中圣物金刚石也不去找剑晨讨要了,普济普渡两位禅师的仇似乎也不准备报了,一切都显得那么平静。

    就连当日白震天鼓动断剑联盟中人突袭衡阳时,少林寺也并没有参与,就好像这一切的事情再与他们半点关系也没有一样。

    想不到今日,第一个回应剑晨的,竟然就是少林寺!

    不错,第一个!

    从那一声佛号在后院上空回荡时起,剑晨的眼中,已然倒映着五个人的身影。

    五个人,各守一方,以半圆型将剑晨包围在内,虽然隐势不发,可从这五人的身上,剑晨还是感受到了非同寻常的战力狂潮。

    安安在蛇七紧张凝重的护卫下也走了出来,就站在剑晨身后,从左往右,目光一一在这五个人脸上扫过。

    每扫过一人,她口中便轻吐出一个人名,她的表情很平静,可说出来的名字,每一个却都可令江湖武林震动。

    “少林普智禅师。”

    “丐帮掌教龙头陈长老。”

    “崆峒派太上游长老。”

    “点苍派莫掌门。”

    “纯阳剑宫……”

    目光扫到右侧最后一人,安安翻了个白眼,却像似不屑叫这人的名字。

    因为那人是……纯阳剑宫修罗殿殿主,费仲!

    可剑晨却向费仲多看了两眼。

    费仲与他也算交集颇多,首次去纯阳剑宫时,他便与费仲因梵天寒芒剑而有过一战,后来再上纯阳剑宫,更是与其又有一战,不过那时,他还记得,费仲的修为只不过在立派境界而已,并且由于玄冥诀的缘故,这人的内力几乎被他吞吸一空,以至于当场昏迷了过去。

    照当日的情况来看,费仲应当元气大伤才是,这小半年时间过去,他能将当日被夺取的内力修炼回来都算不易之事,可当剑晨看向他时,竟发现此时的费仲渊停岳峙,自有一派高手风范,哪有半点元气未愈之感?

    见剑晨望来,费仲竟然笑了笑,当日在纯阳殿上那狂妄丑态全都不见,隐隐然间竟有一种仙风道骨之感,从费仲的身上,剑晨竟感觉到了曾经在玉虚真人身上才有的云淡风轻之态。

    他经历了什么?

    虽然好奇,但现下可不是叙旧的时候,剑晨可不相信费仲仙风道骨了,就真的能对以前的事情一笑而过,否则的话,他与其他四大门派出现在这里又是为什么?

    “剑施主,费某也借普智禅师的话,别来无恙?”

    他说得轻描淡写,语气之淡然就像在与一个只不过有着一面之缘,并未深交的路上打着可有可无的招呼,可双眼中偶尔划过的精光却让剑晨摇了摇头。

    费仲……还是那个费仲,从未变过。

    突然对费仲没了兴趣,若非他代表着纯阳剑宫而来,剑晨甚至都不愿再望他一眼,看到他,心中莫名的总会想起玉虚真人的音容笑貌,这对剑晨来说绝不是一个愉快的心境。

    目光一转,五人所代表的门派或多或少与剑晨曾有过恩怨,而这当中,少林与丐帮两派,剑晨心中是怀着大愧疚的。

    丐帮且不说,单提少林,虽然普渡禅师对他步步紧逼,甚至还领头率众攻上剑冢,以至于伍元道人身死道消,可剑晨却仍对少林寺恨不起来。

    少林寺因为他折了数位高僧,甚至连镇寺之宝,达摩祖师亲传的金刚石也毁在了他的手里,如果不是金刚石,花想蓉在当初恐怕就性命不保,并且剑晨那日从少林寺离开时,也曾亲口承诺过,金刚石使用完毕,必将亲手再送回少林。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食言,难免会在心里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是以对于少林寺的人,他的态度便要客气得多。

    普智禅师,他仍记得那时上少林寺求金刚石时,坐在大雄宝殿中的高僧里,便有此一位,只是那时普智禅师并未与他有过交集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