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故弄玄虚
    蜀山并不是个地名……

    剑晨眉头一皱,从安安的话语里他听出了一些东西,于是问道:

    “这么起来,蜀山剑派现在在哪里,安安你也不知道?”

    安安叹了口气,道:“这也是我不愿你去蜀山剑派的一个原因,事实上,蜀山剑派隐世已过百年,江湖中真正知道现在蜀山剑派所在的几乎可以没有。”

    她看了眼花想蓉,顿了顿才道:“蓉姐姐不知道能坚持多久,与其与打探那虚无飘渺的蜀山剑派,倒不如去长安找你的顾三哥来得实际。”

    “只是很可惜……”

    她叹息着摇了摇头,对于顾墨尘的地心青火也不能破解萍飞燕留下的内力禁制心中也是大为遗憾。

    不知为何,她总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蜀山剑派不来招惹剑晨便也罢了,她很不想剑晨主动去寻上那蜀山剑派。

    雄武城是安禄山为谋夺大唐江山所设,可想而知为了如此大业,安禄山必要费尽心机,收集网罗了江湖中任何一点对他有用的信息。

    除此之外,武林中人也多有经不起诱惑被他收归麾下的,就比如雄武三牙中的虎牙部队,其实就是安禄山秘密笼络的武林高手所组成。

    由此可见,雄武城中其实掌握了相当多的武林秘闻,安禄山当年也曾想过派人笼络一下这江湖中几乎成为传的蜀山剑派中人,可即使是唯二曾在江湖中走动过的冰雪双剑,他派去的人也寻之不见,最后只得作罢。

    连雄武城此等势都没弄明白现在的蜀山剑派到底在哪里,光凭剑晨他们如今这几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不知道么?”

    这一刻,剑晨的面色变得很难看,他艰难地看着花想蓉那张苍白紧闭的俏脸,一时间心乱如麻。

    在失去了顾墨尘这个希望之后,蜀山剑主便是如今已知的有可能唤醒花想蓉的人,可尴尬的是……他们竟然不知道蜀山剑派身在何处!

    “其实……我知道蜀山剑派在哪里。”

    便在这时,顾墨尘苦笑了一下,他之前耗力甚巨,花想蓉体内自行护主的迷你凤凰虽然目标不是他,可那极致的高温也令其体内地心青火一阵暴乱,现在才好不容易将之安抚平静,这才有力气插话。

    “三哥你知道?”

    剑晨一惊,继而狂喜,连忙向顾墨尘问道:“你知道蜀山剑派现在在哪里?”

    “当然……”

    顾墨尘又是一声苦笑,道:“否则你认为我到哪里去杀蜀山剑主?”

    他之前浑浑噩噩从长安出来,一心只想杀三人,除了尹修空外,蜀山剑主与郭怒应该是在一起才是,并且相对于姐弟之间,明显蜀山剑主这边对于尹修月的威胁更大,所以他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要去蜀山剑派的。

    “你怎么会知道?”

    安安却皱了下眉头,接着又补充道:“别误会,我不是不相信你,纯属好奇而已,毕竟就连……”

    到这里她不下去,雄武城这三字在她心里也成了一道挥之不去的阴影。

    “是楚老头告诉我的。”

    顾墨尘摇了摇头,示意安安自己并不在意,口中却回道。

    “楚老头……”

    剑晨神情一动,心中突然浮现出御花园中的那写得一手好书法却自称园丁的人,那人从理论上……是他的舅舅。

    “他告诉你的?”

    安安眼中光芒突闪,面色沉吟道。

    顾墨尘笑笑,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事实上,我也怀疑楚老头那么干脆直接地将蜀山剑派的位置告诉我,目的只怕也是不纯。”

    顿了一下,他耸了耸肩,自嘲道:“可那时我急怒攻心,哪还能清楚思量一下他的用意,毕竟我需要的,就是用杀人来保护修月而已,可现在想想,这臭老头的立场很值得怀疑啊。”

    “毕竟他是水月府府主,就这么把蜀山剑派卖了,这事儿做得可不地道。”

    “你什么?!”

    在场众人俱都一惊,就连一直在闭目养神并未参与对话的雷虎都惊讶地睁开了眼睛。

    顾墨尘口中的楚老头,那不是当今皇上唐玄宗吗,怎么又与水月府扯上了关系?

    “我没错,你们也没听错。”

    顾墨尘环视左右,将众人的震惊一一收入眼底,无奈道:“可事实就是这样,你们的皇帝,其实还有另一个身份,便是水月府的府主。”

    震惊在继续,而剑晨眉头一挑,从顾墨尘的话里听出了另一层意思,不由道:“你的意思是……蜀山剑派也是水月府的人?”

    “不错。”

    顾墨尘赞许地看着剑晨,似乎想活跃一下凝重的气氛,调笑道:“难道你这个傻子这次反应这么快,不错,楚老头与蜀山剑派,应该都是属于水月府,只是一个在明,一个在暗而已。”

    “哦,不对,如果对你们来的话,这两者其实都在暗处,忘了,其实我曾经也是水月府的人,只是因为一些原因脱离了而已。”

    剑晨沉默,并没有因为顾墨尘那不好笑的调笑而轻松一些,他与安安对视一眼,俱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凝重。

    其实早在衡阳一战,从问傲天还有尹修月对顾墨尘的态度,顾墨尘与水月府有瓜葛也算是在情理之中,那么作为为唐玄宗效力的顾墨尘,如果不是抱着别样目的的话,唐玄宗也是水月府的人就并不是不通的事情了。

    可正如顾墨尘所,正因为这样,唐玄宗的立场与目的才变得有些奇怪。

    同室操戈么?

    在安史之乱大爆发的今天,唐玄宗怎么会出此昏招,在需要集中所有实力的时候,对自己的背后下手?

    一手缔造了开元盛世,使大唐国力达到前所未有的巅峰,不得不唐玄宗乃是一位明君,所以这才显得更加奇怪。

    到底是故弄玄虚还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这恐怕除了唐玄宗本人外外人根本猜之不透,并且,现在似乎也没有时间让剑晨他们默默地猜测唐玄宗的用意,因为……

    “似乎,咱们要晚一会儿才能出发去蜀山剑派了。”

    剑晨神色一动,突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