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目的冲突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www.yuehuatai.com

    一杯水与一片湖泊,这两者根本不是一个概念,剑晨感受到安安看来的目光,心中自是明白她在想什么。.

    以刚才的情况来看,萍飞燕留下的内力护主性极强,就像刚才那般,剑晨稍稍凝劲靠近了丹田,那内力便像是被激怒的狮子一般疯狂追击,甚至还能冲出花想蓉的体外来追击敌人。

    安安突然产生的想法,便是在考虑若是剑晨故技重施,再引出一股内力出来又会怎样,虽然总量极小,可在抽丝剥茧下,总有一天会将花想蓉体内并不属于她的内力完全给引出来。

    那样的话,问题不是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两人之间的默契令剑晨只是瞬间便明白了安安的意思,可对此他却只能苦笑。

    旁人没有现,他是正面与那迷你凤凰对敌的人,刚才看起来勒碎迷你凤凰很是轻松,可那爆散的火星,看似随风消散,但剑晨却感觉得到,其实他并没有真的击碎这一股内力,而是使其由整化零!

    简单点说就是,那迷你凤凰爆散之后,所有的内力竟并没有消失,而是随着花想蓉的呼吸,像是找到了主人一般,又疾退回了她体内。

    这样一来,其实花想蓉体内的凤凰火焰并没有减少什么,从哪来回哪去,安安突奇想地那抽丝剥茧之计根本就行不通。

    看来……要想破解封印着花想蓉丹田与心脉的凤凰火焰,就真的只得如安安之前所说,先将其降温才行。

    降温之后,顾墨尘的地心青火就能派上用场,只要地心青火在靠近花想蓉丹田时没有被那凤凰烈焰的高温殛得同化,那么隔绝的特性就能够挥,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将包裹着丹田的萍飞燕内力驱散。

    所以蜀山剑主的冰心诀么?

    当再次感受过凤凰烈焰的高温恐怖之后,剑晨已经无奈地确定,当世除了曾经制服萍飞燕的蜀山剑主之外,恐怕再找不出能够克制凤凰烈焰高温的东西了,可是……

    剑晨苦笑。

    去找蜀山剑主,他们这群人里,有直接目的必须要去找蜀山剑主的人不光是他,还有顾墨尘。

    可是顾墨尘……

    一行人在稍微等剑晨与顾墨尘恢复了一下体力之后,便已经离开线眼众多的城外官道而去,然而现在,当顾墨尘尝试过无法帮助花想蓉之后,这行人的目的地不变,可目的却生了分歧。

    顾墨尘去蜀山,是想要杀了蜀山剑主,而剑晨去蜀山,却又要去求蜀山剑主以冰心诀的寒冰之力为花想蓉冻结体内的凤凰火焰。

    两人的目的正好相反。

    一个杀一个求,当中的矛盾显而易见的不可调和,怎么做,剑晨心中只剩茫然,或许……安安会有些办法?

    他转过头,却正见安安抱着花想蓉,从她那深皱着的眉头,剑晨只一眼已经知道,安安也正在苦恼此事。

    并且看起来似乎同样一筹莫展。

    空气变得很微妙。

    “不用担心。”

    倒是顾墨尘环顾左右,看着众人凝重的面色突然笑了起来,道:“以我现在的实力恐怕还杀不掉那蜀山剑主,并且蓉姑娘也算是咱们生死与共的同伴,我怎么可能那么自私……”

    顿了顿,他紧握拳头又松开,望着远方怔怔出神,沉声道:“修月现在在哪里咱们还不知道,或许……她并没有落入蜀山剑主手中呢?”

    此言一出,众人面面相觑,是啊,顾墨尘的要目标其实并非杀人,他只不过是想要保住自己想要保护的人罢了,若尹修月无恙,他自然以保护她为重,何必主动去挑战一个明知不敌的人。

    只是眼下……尹修月到底在哪里?

    沉默。

    尹修月与问傲天在苗疆时便已经独自离去,时至今日已过了不少时日,如今混乱的江湖中也一直没有两人的任何消息,去了哪里,该如何去找?

    这也是顾墨尘想尽快赶去蜀山剑派的原因所在。

    据唐玄宗据说,蜀山剑主突然来到皇宫,将郭怒与郭传宗两爷孙带走,郭怒可是修炼有以身炼剑的,蜀山剑主带走他,总不会是见郭怒可怜,想接他去蜀山剑派养老吧?

    此时此刻,顾墨尘想去蜀山剑派,杀不杀蜀山剑主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他要亲眼看到尹修月不在蜀山剑派!

    “我有一个问题……”

    空气中全是压抑的沉默,压抑得管平有些受不了,于是他举起手,弱弱地向剑晨等人问道:

    “江湖中一直有蜀山剑派的传说,可蜀山……在哪里?”

    此言一出,剑晨神情一愣,不由往安安那边看去。

    他打小就生活在剑冢,下山以后更是被各种事情纷扰不断,与蜀山剑派的人虽有过接触,可管平这个问题他还真回答不了。

    原想着蜀山蜀山,那山必是在巴蜀境内,之前他还曾暗叹这一路来回奔波,才从唐门所在的巴蜀之地来到长安,现在却又要生生赶回去,可管平的问题却让他愣住,原来……不知道蜀山在哪里的人,并不止他一个?

    众人之前在长安城外稍事休息了一番,那里是官道路旁,人来人往的当然不是个休息之处,是以体力稍复后便离开了长安,此时却是在离长安两百里外的一处小镇客栈中。

    目的地是明确的,众人要去的就是蜀山剑派,可蜀山剑派在哪里?

    蜀山么?好像并没有听说巴蜀之地有这样一座山啊?

    带领众人来到这间小镇的是人安安,剑晨看向她,只希望安安能知道蜀山剑派之所在。

    然而安安回应给他的,却是苦笑,幽幽道:“蜀山剑派盛名在外,以至于江湖中人大多都误以为真有蜀山这样一座山,只是神秘非常不被外人所知而已。”

    “可是……”

    安安泯着嘴唇,无奈道:“蜀山剑派立派于千年前,当初宗门所在倒真是位于巴蜀之地的峨眉山金顶之上,可后来不知何故全派隐世,自此之后蜀山剑派中人便极少在江湖中走动,而据说就连宗门也从峨眉金顶上迁走,至今不知其迁往了何处,只不过蜀山剑派的名字倒是保留了下来。”

    “其实说起来……只要是巴蜀之地的高山,每一座都可称之为蜀山,蜀山……并不是一个地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