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配合
    “不,我想做的并不是那样。”

    顾墨尘在怒吼,而回应他的,却是剑晨听起来略显淡然的声音。

    撑开天纹血伞,剑晨的身子已经慢慢直了起来,他一手平举着禁锢了顾墨尘全部地心青火的血伞,一边平静地看着顾墨尘。

    “那你还想怎样?杀了我?”

    顾墨尘冷厉看着他,双目中闪烁着愤怒的火焰,怒声道:“来啊,动手!”

    话虽如此,可他却很笃定,剑晨一时半会绝杀不了他。

    天纹血伞是制住了他的右臂连带缺月琉光与地心青火没错,可在同时,却也将剑晨自己给限制住。

    现在两人的情况其实相当。

    顾墨尘用不了缺月琉光,剑晨也用不了千锋,而他动用不了大部分地心青火,剑晨不也同样需要付出大量的玄冥诀内力才能压制得住?

    地心青火虽被封了大部分,可顾墨尘却有着自信,凭自己体内还残余的十不足一地心青火,用来防守剑晨单单只是左掌并且还不是全力的攻击已经足够,至少坚持到右臂上的地心青火冲破十六根伞骨阻碍回归己身还是可以的。

    所以他有持无恐,更冲剑晨呲出一口森森白牙,嘲讽意味明明白白挂在脸上。

    “三哥,我也不想杀你。”

    然而剑晨却无动无衷,只是冲顾墨尘摇了摇头,目光突然从他侧面穿过,望向了顾墨尘的身后。

    “动手。”

    轻轻的,吐出了这两个字。

    顾墨尘一愣,剑晨说动手,听起来像是在回应他之前的怒吼,可从他的视线却又不像,难道……身后?!

    他悚然一惊,眼角余光突然晃见刚才那骂他是废物的讨厌女子竟然已经不在原处,剑晨的那声动手,是说给她听的?

    想转头往回望一眼,可终究没有转。

    不是他不想,而是剑晨说出那两个字之后,他后脑风府穴上突然传来一阵刺痛,这刺痛很低微,就像是被蚊子叮了一下,可就这一下之后,顾墨尘竟感觉自己周身的真气运转为之一滞!

    那些许的刺痛,竟然封堵了包括少量地心青火在内的所有内力的运转!

    顾墨尘大惊,可还未等他开口喝斥,眼前却又突然一花,剑晨的身形在他面前陡然一幻,竟将天纹血伞突然放开,整个人直撞入他怀中。

    “伞骨上的内力还顶得住三次冲撞,你大可试试!”

    右手抵在顾墨尘胸前,剑晨抬起头来,竟还有闲暇冲他微微一笑,在顾墨尘突然变得惊慌的神情注视下,一抹血色陡然从他面上一闪而逝。

    “嘿!”

    吐气开声,那抹血色从脸上消失,却顺着经脉以肉眼可见的度流动到手臂,再是手掌,最终冲入顾墨尘胸前。

    “你要做什么?”

    顾墨尘奋力挣扎,可脑后风府穴上应是被刺入了一根银针样的东西,这东西不仅阻滞了他内力的运转,更是连身体的活动也一并封掉,任他如何用力,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剑晨不断将那血一般的内力输送到自己体内。

    方才剑晨说伞上的玄冥诀内力还可以支撑地心青火的冲撞三次,并叫顾墨尘可以试试,这未尝不是对顾墨尘那嘲弄语气的反击,因为现在的顾墨尘身体不能动,内力也无法运转,又何谈控制那地心青火真的去试那三次?

    挣扎只是一瞬间的事,随着剑晨内力的输入,顾墨尘面色也为之一滞,那抹惊怒随之变得不可置信起来。

    顺着手掌涌入体内的血色内力并没有对顾墨尘造成什么伤害,他仍直直站在原地一步也不能动,可输送这内力的剑晨,在那血色划过脸庞后,面色竟显得无比苍白,像是经历了极大的损耗一般。

    他输往顾墨尘体内的内力并不是普通的内力,而是如当日在剑冢时那般,乃是玄冥之三的本源内力!

    这时不同当初,那时剑晨只是传入了一小股本源内力给顾墨尘而已,可是这次,他这一输入竟然用了一柱香的时间,本源内力的大量流逝令剑晨面色看起来疲惫不堪,更有大颗大颗如黄豆一般的汗珠不断从额头滴落。

    “傻子?”

    安安站在顾墨尘身后,右手控制着刺入对方风府穴的银针不被弹出,俏脸上却担忧不已地看着剑晨。

    顾墨尘猜得不错,那个在他身后突然难,一举制住了他所有活动的人正是安安。

    一起经历了这么多,剑晨与安安两人早已有了深切的默契,当剑晨身形趔趄给顾墨尘卖了一个破绽时,她便已在暗自准备。

    凭剑晨现下的修为,怎么可能会生这种菜鸟才会出现的情况,用力过猛而导致自己身形不稳?

    力道收放自如这种事,对于一个离隐踪都只差一步之距的顶尖高手来说,乃是如吃饭睡觉一般平常之事。

    莫说是安安,就连雷虎与蛇七也表现得很淡定,根本不相信这是剑晨无心之失,也只有理智大失,已到走火入魔境地的顾墨尘才看不出这点,功利心大起下令他根本不作考虑,只知鲁莽进攻。

    而当天纹血伞陡然弹起,并一举将顾墨尘手臂锁止时,安安便有了动作,她身形一晃,已然在那时便绕到了顾墨尘的身后。

    剑晨是不可能杀顾墨尘的,这一点安安当然清楚,所以之前说什么不要留手都是废话,顾墨尘且不论,对于剑晨来说,他是肯定会对顾墨尘留手的。

    所以费了这般力气,剑晨又不可能一直锁住顾墨尘,更不可能趁此良机从千锋里抽出逐风剑来一剑杀了顾墨尘,那么他的用意就安安来说便已经不难猜了。

    于是那曾经在尹修空与郭怒身上施展过的银针刺穴便再一次准确命中了顾墨尘,在剑晨最需要的时候。

    剑晨的面色苍白,他实在已用了全力,就连用目光去回应一下安安的力气也没有,只是在咬牙坚持着持续将自己的本源内力往顾墨尘的胸口里输。

    而顾墨尘那已然呆滞的面色随着剑晨本源内力的越来越多,脸庞上竟慢慢开始有灰红两色的纹路在盘旋。

    这纹路与他之前破解靳冲时所用的,一模一样!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