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六十章 牢笼
    伞!

    巨大的血色伞面陡然撑开,挡下了缺月琉光的同时,也将顾墨尘的视线遮挡。

    可这并不能对顾墨尘造成什么妨碍,一把伞而已,即使这伞是千锋,可若是连一把伞也劈不开,他还谈什么去救尹修月?

    “给我……破!”

    缺月琉光直抵在伞面上,一圈一圈青色的气劲狂暴而起,轰的一声竟将缺月琉光完全变成了一柄火焰大刀。

    咯嚓咯嚓——!

    由归一剑法中怒海听雷演化而出的天纹银伞,不,现在已是天纹血伞,乃是千锋中防御力最强的一件兵器,可天纹血伞防御之强更多还是体现在群攻上,此时面对顾墨尘极之全力的一刀,从薄薄的伞面到伞骨,顿时发出不堪重负的咯嚓声响,仿佛就在下一瞬便会被这刀一劈两半。

    “嘿!”

    顾墨尘嘴角上翘,不屑地冷哼一声,此时此刻,他的眼里只有敌人再无兄弟!

    而异变却也就在顾墨尘认为胜券在握,就将要连伞带人将剑晨劈成两半时来临。

    对于千锋的熟悉,剑晨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他又怎么会不清楚就算是因逐风剑而进化了的千锋,即使张开天纹血伞也无法挡住缺月琉光的一刀?

    可他还是撑开了伞,因为他要引顾墨尘做一件事。

    陷入疯狂中的顾墨尘实在很好被他引导,而剑晨想要让顾墨尘做的事,就是要让他全力以赴!

    全力以赴到将所有的力量都灌注到缺月琉光内!

    所有的力量自然也包括他亲近掌握的那地心青火之力,在缺月琉光刀身上青焰大盛时,与之相对的,却是顾墨尘的护身气劲极为黯淡。

    顾墨尘本就没想过防守,他所有的力量本就用来进攻,而这,就是剑晨一直在等的事情,甚至连那天纹血伞脆弱不堪的嘶鸣也在他的计算之内。

    刷——!

    异变陡生。

    顾墨尘只觉眼前血光一花,而他握刀怒劈的手臂却在这一花时猛得一轻,紧接着又是一痛。

    天纹血伞竟然……

    竟然像是被大风刮过,伞面与伞骨猛然翻转,刹那间便将顾墨尘那一整条右臂与缺月琉光都包裹在内不说,伞面四周十六根伞骨尖锐的前端更反向直接刺破手臂上的皮肉生生倒勾在了血肉里,将天纹血伞与顾墨尘的右臂牢牢卡住。

    从远处看,天纹血伞就像是一株巨大无比的含羞草,被顾墨尘轻轻一碰,立时便将花瓣猛然收缩,只是在收缩时却将他的手臂也一同包裹在内。

    这就是剑晨要做的!

    他在引顾墨尘使出全力,目的就是要将对方体内所有的地心青火之力全部灌入缺月琉光中,随即再来个反封锁,将那条右臂连同缺月琉光全都封入伞中,这样一来,便等于将地心青火封印在了伞内!

    天纹血伞反转的伞面猛然膨胀,那血色的伞面竟透露出青幽之色,想来内里的地心青火受到玄冥诀的刺激正在暴走,可却被虽薄但很坚韧的真银伞面牢牢锁住,任其左冲右突仍无法突破。

    “你干了什么?!”

    突遭异变,顾墨尘的面色一厉,地心青火现下已是他最大的凭借,当然不容有失,当即怒喝一声,顾不得去管剑晨,先将地心青火收回体内再说。

    哪曾想才一发力,他的面色顿时一僵。

    受经脉所引,早已与他溶为一体的地心青火调动起来如臂使指,心念才动,那浑厚的地心青火内力立时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就要从缺月琉光上,从他的手臂上疾速回缩,可这回缩只是才动,陡然竟像是一头撞上了铜墙铁壁一般,又被反弹而回,倒弄得他右臂经脉一阵肿胀发痛。

    这时才发觉,原来那天纹血伞倒刺入他手臂的那十六根伞骨尖端并不仅仅只是为了固定伞与臂,竟然还是一个牢笼!

    关押地心青火的牢笼!

    在感知中,顾墨尘惊然发现那十六根伞骨围着他的上臂绕了一圈,每一根伞骨上竟都在散发着血腥暴虐的气息,这股气息他绝不陌生,正是剑晨那玄冥之三的气息!

    地心青火的特性是隔绝,照理说即使是玄冥诀,它也能将之隔离开来,而事实上顾墨尘的地心青火内力也正在做着这件事。

    当发觉自己回缩的路线上有异种真气存在时,地心青火已经自发而为的在发挥着自己隔绝的特性,一波一波的将那血腥暴虐之气隔绝开。

    可剑晨的内息何其悠长,附在十六根伞骨上的血腥气息更是源源不断,地心青火才隔绝一波,还未等它移动半步,另一股更强的血腥气息又附着在伞骨之上,令其疲于奔命而无计可施。

    这情形就像是剑晨用一张满是孔洞的鱼网跑去小河边舀水,按常识来说本该一无所获受人嘲笑才是,可那张鱼网里却偏偏盛满了满满一网的河水。

    眨眼功夫,顾墨尘已经调动地心青火之力冲撞了三次,可三次都无功而返,那十六根伞骨在他手臂上仿佛十六根擎天之柱,坚实地将地心青火牢牢控住,一丝一毫也别想越雷池半步。

    “这就是你想做的?可笑!”

    三次之后,顾墨尘的神情也变了三变,从最初的惊诧到第二次的愤怒,而第三次,虽然地心青火仍被弹回,可他那愤怒的脸庞竟然再变,变成一抹不屑的狞笑。

    三次的试探,玄冥诀果然很强,或者说剑晨果然够强,气息之绵延悠长令顾墨尘自叹不如,每一次撞击,那十六根伞骨为了防住地心青火,都会变得更强一分,可是!

    可是,玄冥诀之强不可能一直无休止的变强下去,地心青火对于玄冥诀的隔绝效果也并非全无作用,每一次撞击,地心青火虽然被反弹而回,可那十六根伞骨上的内劲损失也不是个小数目。

    顾墨尘相信,若剑晨坚持要将他的地心青火困住的话,他只需多控制内力冲撞几次,用不了多久,甚至不用他亲自动手,剑晨就得内力耗尽而败。

    “这,只不过能够延长你的性命多几息时间而已!”

    顾墨尘面色大厉,一边控制地心青火的同时,一边冲剑晨凄厉大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