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剧斗
    靳冲与洛曦暂时无碍,这算是几个坏消息中唯一的好消息,也正是如此,剑晨才放心先去长安,而选择不回剑冢。

    顾墨尘竟真的能压制住两人的毒性,并且还不是短暂的压制,这让剑晨看到了希望。

    连最为恐怖的沥血丸之毒都可以压制,那么花想蓉身上仅仅是由萍飞燕所布下的限制呢?

    刚才刀与刀的碰撞,剑晨第一次感受到了那地心青火威能的恐怖,他的玄冥诀所拥有的包容吸纳特性完全无法对缺月琉光产生什么作用,内力才将将触及刀身上的气劲便被猛然弹开。

    这样的顾墨尘,岂不是无敌?

    “老六小心!”

    随着雷虎一声暴喝,剑晨陡然从狂喜中惊醒,随即目光一扫四周全然已成残影的刀幕,眼中精光大盛。

    无论如何,总得先解决眼下的困境!

    地心青火……真是无敌么?

    隔绝,我便打破这隔绝!

    剑晨面色一厉,为救花想蓉也好,唤醒三哥也罢,就像安安说的,不能留手!

    当当当当当当当——!

    他的双手一虚,陡然之间那连成一片的刀幕上竟爆起无数密集的火花,与此同时,黑白双色的残影也同样连接成一片光幕,与那刀幕分庭抗礼!

    顾墨尘师承惊虹快剑裴惊虹,使刀的度之快,即使修为还不达顶尖高手时便已经搏得天下第一刀的美誉,时至今日,他的刀早已快到了极致。

    此时此刻,在快之上,他的刀更加持了地心青火那隔绝特性,变得更加不好对付,而若要破此刀幕,只有比他更快!

    比刀快,比地心青火产生隔绝作用的反应时间更快!

    如此——阴阳破氤棍!

    比快,阴阳破氤棍之快绝不比顾墨尘的惊虹快刀慢,可这还不够,他还要更快!

    剑晨的感受很直接,阴阳破氤棍几乎在每次呼吸间就会对那刀幕劈下数十棍,但那反震力道却更是夸张,每一棍的劈出再到收回,他都要使上比平时多好几倍的力气,这一切全因那隔绝效果,阴阳破氤棍根本就不能将缺月琉光击实,便已经被刀身上那隔绝效果给弹飞。

    但剑晨并没有放弃!

    比起刚才血龙赶月那一刀,阴阳破氤棍至少已能实际接触到缺月琉光本身,这已经可以说明一个问题。

    地心青火的隔绝,也是需要反应时间的!

    虽然这时间很短,可只要度够快,也能在地心青火产生效果之前做一些事情。

    比如……顾墨尘那丝毫不留手,一心想让剑晨血溅当场的青幽刀幕,在那黑白双色暴起时,虽未消散,却也无法再进一步,被黑白双色的棍影死死抵住。

    见到这一幕,安安与雷虎同时松了一口长气,顾墨尘的强势绝对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原本以为会大占上风的剑晨竟在一招之内就被顾墨尘反制,这让他们大惊失色。

    好在那刀幕没有再继续前进,这多少令雷虎停下了挣扎起身的动作,就这么一会,他身上数个还没好完全的伤口已然又有鲜血在狂涌。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棍与刀相交所爆起的脆响还在继续,并且更加剧烈,几乎将无数声爆响连接成了一道仿佛永不会停止的剧震,声音之强之尖锐,让安安都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这是剑晨在力!

    度,他的度还在增加,以顾墨尘惊虹快刀之,竟渐渐开始根不上他的度,那刀幕在爆响中竟开始出现了一条条不明显但很坚决的缝隙。

    并且……在扩大!

    这是阴阳破氤棍的度已经过缺月琉光的表现,也是棍已经过地心青火的隔绝度的证明!

    “你以为这样就够了?!”

    攻势受阻,这令顾墨尘怒火升腾,此时此刻,无论是谁,只要是胆敢挡在他前面的,那就只有……杀!

    轰——!

    刀幕突然一散,并不是被阴阳破氤棍轰碎,而是他突然收力,刀影一晃,重新汇聚成那乌黑如墨的缺月琉光刀。

    呜——!

    刀幕一散,猝不及防下剑晨接续而来的数棍立时劈到了空处,极致的度也让剑晨用尽了全力,一时收力不及,竟身随棍走,身形一个趔趄,往前猛踏了半步。

    就是现在!

    顾墨尘眼中精光一闪,他等的就是这个破绽,剑晨半步一迈,身躯猛得往前一弯,立将毫无防备的后脑暴露在顾墨尘的刀下。

    一刀——瞬闪!

    连半点犹豫也没有,缺月琉光带起一道雪白中泛着青色的锋锐匹练,猛然一刀直切向剑晨脖颈,誓要将他一刀断头!

    就是现在!

    岂料,身形伏低的剑晨却也在这时目中精光一闪。

    顾墨尘在等这个破绽,而这个破绽却也是剑晨故意卖给他,并在等待着的!

    从刚才那阵刀幕与棍影的对轰中,剑晨现,顾墨尘的内劲里除了那雪白的刀影之外还有青幽的火焰,那是地心青火无疑,可在这当中却还有一种颜色交织在内。

    那是血红!

    虽然很淡,但剑晨相信自己没有看错,在棍与刀相交时也没有感觉错。

    即使顾墨尘纳入地心青火入体,实力在短时间内有着大幅的增长,可他体内最初的东西却仍然存在。

    那是玄冥诀的内力,是剑晨当初在剑冢时打入顾墨尘体内,助他突破己身而留在他丹田中的玄冥之三内力。

    那内力乃是玄冥之三的本源之力,正是因为有这本源之力存在,顾墨尘的体内才会出现了一些异变,比如那可以压制住靳冲沥血丸之毒的灰红印记,便是由此而来。

    这本源之力并没有因为地心青火的隔绝而消失,仍然存在于顾墨尘丹田与经脉之中,而更重要的是,这本源之力……

    是剑晨的!

    所以,他需要唤醒这股力量!

    咔咔咔——!

    缺月琉光很快,眼见着就要切入剑晨的脖颈,而剑晨的动作却也不慢,伏低着身子双手一合,那黑白双色的阴阳破氤棍迅消失,却见他再将双手往上一抬,血色的光景陡然大盛。

    一蓬血色挡在头顶,也阻隔了缺月琉光的刀势,那是……

    一把伞!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