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无奈
    隔绝!

    竟然连他的玄冥诀也能全然隔绝!

    血龙赶月根本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刀对刀,刀势在一瞬间被弹开的,竟然是剑晨!

    缺月琉光气势大盛,一举震飞血龙,剑晨隐在龙身内的身形顿时无所遁形,整个人中门大开,完全暴露在顾墨尘的攻势之中。□▽○番茄☆小○说网  `

    万料不到有此一变,剑晨很明显有着一丝愕然,以至于转瞬间缺月琉光已到胸前。

    顾墨尘当真半点也不留力,从他眼中杀气凛然的决绝,这一刀唯一只想做一件事,就是将剑晨一劈两半!

    啦!

    千钧一发之际剑晨勉强将身一侧,被雪白刀光包裹着的缺月琉光险之又险擦着他的鼻子斩了下去,胸口无恙,衣襟却被锋锐的刀气撕开了一道大口子。

    “傻子?!”

    安安大惊失色,原以为凭剑晨此时的修为,顾墨尘就算发疯,剑晨只要不存相让之心也尽可拿下,却不想只是一招而已,落入下风的竟然是剑晨!

    “老六!”

    雷虎也是一惊,那一刀劈下,他本能的就想猛扑向前,可惜之前马车上那一番震动又将他伤势震裂,此时正是伤势复发无力之际,虎臂才撑了一半,数道血箭便飙了出来,令他复又重重砸在地上。

    只此一会功夫,一招受制剑晨竟招招受制,顾墨尘那上下翻飞的缺月琉光早舞成了一片光幕,上上下下将他所有躲避的角度封堵干净,眼见得血肉横飞的下场就在眼前。

    顾墨尘面色狰狞,隐隐中竟还透露着极之的快意,仿佛受制于他刀网中的人并不是剑晨,而是他一心想杀之而后快的蜀山剑主!

    恍然间,他似乎又回到了半日前,在那大明宫中……

    “你说的不错……”

    唐玄宗沉默着垂首而立,面色一片苦涩,顾墨尘的话对他来说何尝不是一种打击。

    良久方才叹息一声,苦笑道:“朕一直以为天下是属于大唐皇朝的,可当成为水月府府主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不为人知的暗中,其实还有着可以翻手为云覆手雨的超级势力存在。”

    “他们……”眼中划过一抹精光,唐玄宗的面色突然变得冷厉起来,厉声道:“……他们,只是不愿站到明处而已,否则这江山到底应该姓什么朕不知道,但一定不会是姓李!”

    “哈哈哈哈哈!”

    水月无间阵中,顾墨尘陡然长声狂笑,笑得唐玄宗的面色越加难看,直到他忍不住手指微动,想要令阵中的顾墨尘吃些苦头的时候,突听那笑声一收,顾墨尘讽刺的声音传来:

    “我本以为我才是这世上最可笑的人,原来你比我还可笑!”

    “什么江山,什么天下,什么真命天子,原来都只是别人不想要才赏赐给你的罢了,作为一朝天子,你可曾感受过被人施舍的悲哀?”

    “你住口!”

    唐玄宗的面色越来越难看,顾墨尘的话仿佛钢针一般一下下直刺他的心口,刺得他内心鲜血淋漓。

    他说得不错,皇帝,天下间谁不想当皇帝,坐拥三千佳丽,天下美女尽归我享,手握生杀大权,千万人性命只在一念之间,好不风流,好不快活!

    可事实呢?

    他这个皇帝做得何其疲累,为了实现自己当初的抱负,也为了证明水月府内门选他做皇帝没错,唐玄宗自即位开始便励精图治,生生为本就繁荣的大唐再次开启了开元盛世,这其中所耗费的精力绝非常人所能想像。

    而唐玄宗从中又得到了什么?

    盛世时人人都奉他为明主,可安史之乱才爆发没多久,朝中就有人言安禄山之所以敢反,乃是因为唐玄宗迷恋女色而荒废朝政所致。

    他能怎么做?他也很无奈!

    最终为了压下这等不和谐的声音,也为了在此风雨飘摇的时刻激励将士们的士气,他不是一样只能选择妥协,就在前不久,他亲自下令,赐死了杨玉环杨贵妃。

    凭心而论,唐玄宗对做这个皇帝实在已是厌倦至极,就算在当初,他殚精竭虑登临大宝,有一大半也是为时事所迫。

    说白了,就是为了保命!

    只有做了皇帝,那些暗中威胁他的人,那些一心想致他于死地的人,他才有足够的实力予以反击!

    唐玄宗是个生性洒脱风流之人,平生爱书法也爱美人,若是由他来选,大不了不当这个皇帝,带着杨贵妃隐居山林,过着神仙眷侣一般的生活岂不是更好。

    可他终究也没有这么做,压在他身上的担子实在太大,他这一走,自己倒能风流快活了,可先祖打下的大唐江山恐怕就得拱手让给外姓人,这让他在百年之后,如何去面对李家列祖列宗?

    所以他选择赐死了杨贵妃,这个他一生中唯二最爱的两个女人之一,一切都是为了架在他肩上的沉重枷锁,为了那份所谓的责任。

    这就是他想要的么?

    唐玄宗的拳头越握越紧,甚至有丝丝血迹正从拳头缝中浸了出来,那是指甲深深陷入肉里所致。

    可唐玄宗却一点也不觉得痛。

    因为心里的痛远远要比手掌心上的那一点点疼痛更甚十倍百倍。

    如果有可能,他真愿能够重回多年前那一夜,直接了当的拒绝蜀山剑主,就算会死于争夺皇位的明争暗斗,也好过今日为了这江山付出所有。

    “我住口,我为什么要住口?”

    顾墨尘仍在疯狂大笑着,嘲讽道:“你为了这江山不惜牺牲自己的女人,可笑的是,这江山却是别人想要你来坐,施舍给你的而已,这岂不是比我还要可笑?”

    “顾墨尘!”

    唐玄宗面色已然狰狞,右手猛然冲着水月无间阵怒张,掌心中的鲜血似暗器一般打在那浓缩成一团的白色雾气上,在那片雪白上留下了点点刺目的血芒,随即怒吼道:

    “朕杀了你!”

    水月无间阵可不光止困敌之用,正如无间二字,此阵当中的变化何止万千,而唐玄宗盛怒之下所使的,便是其中杀伤力最强的变化。

    刷刷刷刷刷!

    毫无征兆的,从那水月无间阵内部突然凝结出一根根尖细锐利的冰刺,就像是反长的刺猬,陡然全方位刺向中心处的顾墨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