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刀对刀
    ?“我是……废物?”

    顾墨尘的喃喃自语突然停滞,随之而来的,是身躯更加剧烈的颤抖,还有额头上一下一下跳动明显的青筋。WwW.⒉

    他缓缓转过头,往声音来处看去,一眼扫到安安,冷声道:“你说我是废物?”

    刷,刷——!

    几乎是同时,安安身前两道身影一闪,剑晨与蛇七前后脚挡在她的身前,唯恐此时情绪不稳的顾墨尘突然难对安安不利。

    而安安却很淡定,她将一直横抱在手里的花想蓉轻轻放到地上,活动了一下有些酸麻的手腕,这才从剑晨与蛇七两人肩膀处的缝隙里探出了头,淡笑道:

    “是啊,我就是在说你这个废物,说错了吗?”

    “安安,你别再刺激他!”

    剑晨目光落在顾墨尘身上,口中却担忧地对安安道:“三哥现下已到走火入魔的边缘,你再刺激他我怕……”

    “你闭嘴!”

    安安的视线也在顾墨尘身上,将他的神情变化收入眼中,淡笑的嘴角不动,却低声向剑晨喝斥了一声。

    剑晨一愣,从安安的话里他听出了自信的语气,想来她定是有了计策,于是果然不再开口,只是将顾墨尘看得死死的,以确保他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来。

    “我是废物?”

    “我是废物?!”

    就这一岔的功夫,顾墨尘果然情绪越加激动,肉眼可见的,一圈圈无形中又有隐约三种色泽的气劲正在他周身弥漫。

    “你当然是废物,连剑晨都打不过,还妄想去杀蜀山剑主,你不是废物又是什么?”

    安安似乎下定决心要将顾墨尘彻底激怒,又将那句话重复了一次,而这次,她甚至还用手指了指剑晨,眉头一挑,不屑意味明显。

    “你就是剑晨?”

    顾墨尘随着她手指方向,转眼怒视着剑晨,此时此刻,他被安安那句废物冲昏了头脑,之前还认得的剑晨现下却已不认得了。

    “我……”

    剑晨嘴巴张了张,正不知如何答话,却听顾墨尘狰狞不已地冲他大吼:

    “哪来的野小子,敢说你小爷打不过你!”

    怒吼震天,那一圈圈无形的气劲猛然大爆,顾墨尘身周三尺范围内被那凌厉如刀的气劲刮过,已然寸草不生。

    “对啊,他就是剑晨,你快去打他啊,打赢了他,你才有资格挑战蜀山剑主!”

    安安大笑着,一副看热门不嫌事大的模样,暗暗一拉神色严肃的蛇七,两人往后退了几步,仿佛唯恐遭了池鱼之殃。

    剑晨苦笑。

    安安在后退时却已传音入密的功夫将一句话挤入了他的耳中。

    “想要阻止他就先打败他,不能留手!”

    不能留手么?

    剑晨皱着眉头,顾墨尘现下爆出的气势虽强,可他也有自信比之现在的自己还是差了一些,但之所以刚才他不愿与顾墨尘正面硬碰,那是因为此时的顾墨尘因为心魔作祟的缘故,每一刀劈出都是拼命的招式,全然不去考虑防守的问题。

    如此拼命三郎般的打法,顾墨尘似乎根本就不在乎生死,只愿与敌人同归于尽。

    不能留手,就必然要与他硬碰硬,到时就难免会有损伤,安安这样安排到底是何用意?

    如果时间允许的话,剑晨此刻倒真想回头去问问安安。

    不是不相信她,而是想确定一下,这个不能留手的界限到底在哪里。

    可惜已经没有时间了。

    “剑晨,我顾墨尘向你挑战,接招!”

    那边厢随着安安的退走,顾墨尘的情绪终于爆到了极点,周身的气劲已经不是无形,而是交织着浓厚的三种颜色,一层又一层直往缺月琉光上灌注而去,将那本是乌黑的宝刀渲染得流彩飞扬。

    一刀,就在顾墨尘那声怒吼后陡然出手。

    剑晨面色一变,凌厉的刀气扑面而来,这一刀绝不同于之前顾墨尘想要挣脱他禁锢所出的一刀,从刀气中,剑晨感受到了对方的决绝,那是一往无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舍命一击。

    很多使刀之人的招术中都有一招类似力劈华山这等势大力沉的刀法,可顾墨尘的这一刀,却让剑晨感觉根本就是将一整座华山当头向他砸了过来,其势之强,就像当初他在沅江边力斗黑龙时,由于修为不足而被黑龙的枪势压迫得动作困难。

    现在的他修为早已今非昔比,能够让他再感受以当初的压力,可见顾墨尘这一刀力道之狠。

    剑晨眼珠一转,刀气在前杀招在后,这般千钧一之际,他仍多望了那柄色彩交织的缺月琉光一眼,从那刀上,他看到了夺目的青色。

    那就是……地心青火?

    这么想着,他终于有了动作,身躯一震,一圈血色气劲不断扩散,像是一面盾牌,硬生生迎向了厉劈而来的刀气,紧接着千锋一划,血气代替了银光,在千锋上如火般熊熊燃烧。

    不能留力,要全力打败顾墨尘!

    剑晨牢牢记得安安刚才的叮嘱,那么要全力打败顾墨尘,是不是要从他最得意的地方来打败他,才能算全力?

    火龙赶月!

    不,从千锋上熊熊燃烧的血焰咆哮而出的并不是火龙,而是一头恶形恶相,狰狞恐怖的血之巨龙,这是血龙赶月,也是千锋化刀所能使出的最强一招。

    刀,顾墨尘号称天下第一刀,他最得意的地方自然就是他的刀,要真正从心理上将他打败,用刀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嗷——!

    血龙咆哮,剑晨身躯一幻,竟溶入那巨大狰狞的血龙之中,人与刀合二为一,同样一往无前的气势直冲顾墨尘那力道雄厚的一刀而去。

    先前那血气的震荡,已经将先于缺月琉光而来的凌厉刀气震碎消失,血龙再无阻隔,大张的龙口猛然一咬,正好咬在缺月琉光流光飞转的刀身上。

    嘭——!

    硬碰一记,隐藏在血龙中的剑晨双目却陡然大睁到极致,他那威势骇人的血龙在一口咬下后,竟像是咬中了一块坚硬的石头被崩了牙,龙口猛得弹将而起,根本无法制住缺月琉光哪怕一瞬。

    这是……隔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