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你这个废物
    “放开!”

    顾墨尘满含杀气地瞪着剑晨,目光如刀,仿佛要将剑晨搭在他肩头的手斩断。

    尹修月是他的逆鳞所在,为了尹修月,顾墨尘可以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

    “三哥,你冷静些!”

    剑晨沉声大喝,这次他加了内力在声线中,透过顾墨尘的耳朵直逼他脑际,使得顾墨尘身躯猛得一震,脑海中更是如同九宵落雷炸起,震得他脑袋嗡嗡作响。

    以内力强行震摄顾墨尘,剑晨这也是无奈之举,他看得出来,现在的顾墨尘似乎遭受了什么重大的打击,以至于神智混乱,再这么下去,极有可能会走火入魔!

    能够一举将他从自己的心魔梦靥中震醒当然是最好不过,再不济,也要让他清醒片刻,好弄清楚到底生了什么事。

    然而顾墨尘似乎并不愿领他的情。

    锵——!

    雷音入脑,这对剑晨来说是好意,可对顾墨尘来说……他受到了攻击!

    几乎连想也不想,脑中的雷鸣剧震尚在,一片雪白的刀光突然斜斩剑晨!

    “三哥!”

    剑晨一惊,他抓住的是顾墨尘右臂,所以这是一记左手刀,相比起顾墨尘惯用的右手来,度虽有不济,可那出刀的角度却相当刁钻,剑晨若不撒手,便得要用肉臂去硬抗削金断铁的缺月琉光刀。

    当——!

    瞬息间,刀至,剑晨当然不会撒手,那缺月琉光果然直接斩在他手臂上,看得安安雷虎他们面色一变,但刀与臂交接处爆出的声音却又不对,从他们的角度甚至还能看到几许火星在飞溅。

    剑晨固然功力高绝,可还绝对没有达到铜皮铁骨的程度,所以缺月琉光斩中的绝不是他的手臂,而是……

    短棍千锋!

    千钧一之际,剑晨不愿放开顾墨尘,只得将千锋斜刺里往那只抓住顾墨尘的手臂上一护,险之又险在缺月琉光斩到了将连变化一下形态也来不及的漆黑短棍挡在臂前,替手臂接下了顾墨尘这快若惊鸿的一刀。

    “你放是不放?”

    一刀无功,更震得顾墨尘虎口麻,这越激起了他胸中杀气,立时双目中怒火升腾,左手连挥,隔得极近的两人身前狭窄空间中登时被他挥出了一片雪白刀幕,直晃得剑晨眼睛狠狠一眯。

    放,只能放。

    面对顾墨尘的疯狂,剑晨并不愿伤他,而这刀幕大起,招招都是夺命的架势,顾墨尘连防守也不做,全是拼命的打法,剑晨想制住他,难道真与之搏命?

    于是他退,不愿与顾墨尘硬碰硬,对那凌厉刀幕一点办法也没有的剑晨只有退,飞身一起已然飘落三丈,令那刀幕难以企及。

    “哼!”

    顾墨尘却也不是真要与剑晨搏命,见他知难退去也不追击,反手就要将缺月琉光回鞘,同时迈步,又要继续往前走。

    可缺月琉光那乌黑的刀身却并没有如他所愿回到刀鞘中,甚至连他抬腿想迈开的脚步也只略略抬起了半寸便定在了那里。

    身躯也在这时突然一紧。

    顾墨尘低头,却见自己身上竟有淡淡银丝在闪烁,他的双手双脚上,被牢牢缠上了数道极淡但极坚韧的银丝。

    顺着那银丝的源头看去,三丈外的剑晨再度落入他的眼底。

    还有他手里握着的那根漆黑短棍,淡淡的银丝正是从那棍端延伸而来。

    八龙血镖!

    在身躯暴退时,剑晨并没有放弃拦住顾墨尘的念头,他的人在退,千锋也在那时瞬间出手,连接八龙血镖的银色丝线以不同方位绕着顾墨尘一旋,竟成了捆缚顾墨尘的绳索,将他仍锁在原处。

    嘣——!

    毫不犹豫,顾墨尘那柄没有收回的缺月琉光直斩向连接着他与剑晨的八道银白丝线,只是这时他双肩被锁,光凭手腕力那刀劲却弱了许多,一刀斩下去,不仅没有斩断哪怕一根银丝,反倒缺月琉光被那坚韧的丝线弹了起来,厚重的刀背险些砸在顾墨尘脸上。

    “三哥,我们是兄弟!”

    一手死死拉着千锋短棍,剑晨焦急看着顾墨尘,口中又是一声暴喝直冲他脑海而去。

    我们是兄弟!

    这句话令顾墨尘再度挥刀的动作突然一滞,在他脑海中炸响的这句话,听来很熟悉。

    这本就是他当日在天牢中曾对剑晨说过的话。

    “兄……弟?”

    顾墨尘缓缓地,甚至有些艰难地将目光从八道银色丝线上移开,眼中的杀气被突然涌上的茫然所遮蔽,就如之前初遇剑晨等人时那般,灰蒙蒙的眼神直望向剑晨。

    “是啊,兄弟!”

    剑晨面容一抖,顾墨尘的变化看在眼中,想不到情急之下吼出的这句话竟对他有效,心中一喜,急忙又道:

    “咱们是兄弟,当然应该患难与共,三哥你生了什么,大哥与我都在这里,咱们兄弟共同面对!”

    他语极快,唯恐顾墨尘再度陷入心魔中,为了表示诚意,更将手腕一抖,那将顾墨尘牢牢缠住的八龙血镖立时一松,咻咻咻尽数没入千锋短棍中。

    “面对?”

    顾墨尘身躯一松,举起的刀却在缓缓放下,他的面容突然变得苦涩无比,垂下脑袋不知在想着什么,口中呐呐念叨着:

    “一起面对,怎么面对?”

    “我这一生就是一个被人愚弄的大笑话,一个笑话啊,要讲出来让兄弟们一起笑笑么?”

    他在喃喃自语,身躯却在剧烈颤抖,几乎每多说出一个字,身躯的颤抖便剧烈一分,面色也由茫然开始又往狰狞暴怒的方向在展。

    看得剑晨心下一凉,他刚才的话似乎起了反效果,反倒让顾墨尘又想起了某些不愉快的事情。

    “顾墨尘,你这个废物!”

    正在剑晨不知如何是好时,一直静默在一边冷眼旁观的安安突然娇咤开声,冲着顾墨尘一通喝骂。

    “安安不要!”

    剑晨一惊,现下顾墨尘正是受不得刺激的时候,安安喊出这一嗓子,不是将他往极端上推么?

    哪知安安并不理他,仍在大喊着:“你连剑晨都打不过,还妄想去杀了蜀山剑主,尹修月摊上你这个废物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