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我去杀人
    大唐动荡,作为京师重地,昔日繁华鼎盛的长安早已面目全非,人人都想离开这权利争夺的漩涡中心,是以长安官道上以往行人如织的景象早已不再,极之宽阔的道路上人流稀少。天籁小『说Ww』W.』⒉

    可还是有零星四五群往来行商被剑晨那辆马车突然的状况吓得目瞪口呆,而后偌大的马车突然解体又变成粉末的景象更是骇人听闻,个个吓得面无人色,下意识地就往远离剑晨等人的方向快步离去。

    兵荒马乱时,看热门绝对不是一个聪明人所为。

    所以雷虎那一指,剑晨循手指方向看去时,很容易便将视线聚焦到了令雷虎惊讶的那个人身上。

    实在是他与周围人的反应看起来格格不入,低着头一步一步缓缓地走着,对于剑晨这边的喧嚣嘈杂竟连望也没望一眼,仿佛有着很沉重的心事。

    “三……哥?”

    雷虎都能一眼认出的身形,剑晨就更加不会感到陌生,他方才只是神游天外,并未太过关注道路两旁的人事物而已。

    那个人,那个让雷虎焦急大叫快停车的人,背对着他们缓缓地走着的人,竟然是……

    顾墨尘!

    刷——!

    见这人竟是自己这群人赶来长安的唯一目的,剑晨在迟疑叫了声三哥之后身形早幻,几乎在话音还未落时,他已经飞冲到了顾墨尘面前,惊喜道:

    “真的是你,三哥,你……”

    惊喜却只此半句,剑晨话未说完,眼睛却已看清了顾墨尘的面容,顿时那惊喜就像被人用凉水当头泼下,口中的话也再说不下去。

    顾墨尘……他的神情很呆滞,低着头全然无神地一步步往前走着,那双向来灵动的眼睛此刻就像是被混沌内力蒙上了一层般,灰蒙蒙的,一点生气也没有。

    “三哥,你……怎么了?”

    剑晨愣怔半晌,顾墨尘像是根本就没听到他在说话,也像是根本就没现他这个人一样,仍然只是一步步慢慢地走着,眼看就要撞在他身上而全无所觉。

    连日来因担忧顾墨尘而纷乱的心神才刚刚被偶然的重逢冲刷平静,登时又被顾墨尘的异样将心提了起来。

    剑晨往他身后望了望,长安二字就在前方,顾墨尘显然是从长安城内一步步走出来的,那么就是说,长安他已经去过,那么皇宫呢?

    唐玄宗呢?

    两人是否已经有过交集?

    顾墨尘又为何会变成现在这样?

    剑晨满心的疑惑,看着顾墨尘,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反倒是顾墨尘,他沿着笔直的方向虽慢,却在一步不停的前行,直到前路被剑晨挡住,走到近前现无路可走,他才皱着眉头将脑袋抬了起来。

    灰蒙蒙的目光仍然无神,倒映着剑晨欲言又止的神情,顾墨尘终于停下脚步,声音很沙哑,但神智看来还算清醒,因为他还能认出挡在他面前的人是谁。

    “哦,剑晨?不,六弟,呵呵呵,真巧啊。”

    顾墨尘无力地冲剑晨挥了挥手,不带半点感情的话语就像是面前这人与他毫无关系一般,那看起来是打招呼的手在挥了挥后,便向剑晨肩头移去,同时呐呐道:

    “你让开,别挡我的路,我要走了。”

    那只无力的手,竟是想将剑晨拨到一旁,好让他可以继续往前走。

    啪。

    剑晨一把抓住顾墨尘的手,随即更抱住他的肩膀,用力摇晃着,焦急道:“三哥,你要去哪里?生了什么事?”

    顾墨尘眉头皱得更深了,挣扎了下,全身却仿佛失去了力气,并不能挣开剑晨死死捏着他的手,于是那双灰蒙蒙的双眼像是突然亮起了一抹精光,又像是多了一道森寒的杀气,冷声道:

    “放开,我要去蜀山!”

    “蜀山?”

    剑晨一愣,万料不到从顾墨尘的口中竟也听到了蜀山二字,下意识问道:“你去蜀山做什么?”

    “我?”

    顾墨尘眼中的灰雾慢慢散去,冷厉道:“我要去杀人。”

    “去蜀山……杀人?”

    他在这么说的时候,安安抱着花想蓉,蛇七扶着雷虎,正好走到近前,闻言除了花想蓉外俱都一怔,雷虎斜靠在蛇七肩头,虎目一瞪,怒道:

    “老三你什么疯,你要去蜀山杀谁?”

    顾墨尘缓缓转头,撇了雷虎一眼,突然笑了笑,道:“原来你们也来了,我去蜀山,自然是要杀那里最大的一个,蜀山剑主!”

    “哦,对了!”

    不给人人反应的时间,他像是突然又想起了什么,紧接着道:“不光是他,我还要杀了郭怒,嗯,还有尹修空,或者还有其他人,谁知道呢?”

    “反正……”

    那无力且憔悴的面容突然大厉,寒声道:“反正,所有可可能危害到修月的人,我都要杀!”

    蜀山剑主?郭怒?尹修空?

    众人面面相觑,顾墨尘说的这三个人,似乎……并没有什么交集吧?

    如果非要说有……

    安安皱了皱秀眉,郭怒与尹修空两人之间倒算是有一些交集,并且这两人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修炼有以身炼剑之法。

    不知为何,安安心中突然浮现出尹修空当日在洛家时曾施展过一次,并将郭怒从沉迷中唤醒的那功法,好像是叫……以身为炉?

    可是蜀山剑主又是怎么回事?

    据她所知,蜀山剑主修炼的功法名为冰心诀,这可与以身炼剑之法半点边也沾不上,他怎么连蜀山剑主也要杀?

    正思虑间,安安突然感觉到剑晨向她投来的目光,两人一阵对视,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相同的疑惑。

    “三哥,你说能够伤害尹修月的人你就要杀,可你说的这三人里,蜀山剑主早已隐世不出,郭帮主更是神智早失,至于尹修空,他甚至还是尹修月的亲弟弟,这三个人无论哪一个都不可能会伤害到尹修月啊!”

    剑晨小心翼翼观察着顾墨尘的神情,斟酌着措辞,想从侧面一边劝慰,一边再从顾墨尘口中探听出些有用的信息。

    “我不管,我可不管什么侠什么义,只是要对修月有威胁的,我就要杀!”

    却不想,顾墨尘像是受到了什么莫大的刺激,说出的话更加令剑晨摸不着头脑。

    什么侠什么义,他到底在说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