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侠者郭怒
    “不错,这就是修月来到外门的任务之二!”

    唐玄宗不理顾墨尘的嘲讽,高声打断道:“修月以水月仙子的身份出现在外门,一方面是来传达内门的指示,让外门辅助朕成为水月府府主,而另一方面……”

    “她还带来了水月无间的修炼功法!”

    “荒谬!”

    顾墨尘在坚冰般的白雾中怒道:“你的意思是说,修月给了你水月无间功法,然后你学会之后再收她为徒反教于她,天底下哪有如此可笑之事,修月随身带着功法,她自己修炼不行吗?”

    唐玄虚宗苦笑道:“不管你信不信,事情本就如此,当年咱们定下那不太光彩的美男计,最后却引得蜀山剑主亲自找来。天籁『小说WwW.』⒉”

    不管顾墨尘的挣扎,唐玄宗目中露出回忆之色,深深一唉,仿佛回到了当年那一夜。

    “那时,蜀山剑主除了向朕传达了内门指示之外,另外还着重点明修月绝不可与江湖中人生任何纠葛,最后……他还将从修月那里要回的水月无间交给了朕。”

    “从修月那里?”

    顾墨尘在雾气内听得一惊,心下更是震动,冲口而出道:“这么说修月其实也早就知道此事?”

    突然之间他的手脚一片冰凉,如果唐玄宗在这时说出一个是字,那他才是彻彻底底地成为了天下间一等一的大笑话。

    如果说尹修月其实早在那时就已经知道了真相的话……那么当年那个对自己的情真意切,对自己的哀怨悲伤……就都是装出来的?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就太可怕了!

    会是如此吗?

    好在唐玄宗摇了摇头,道:“你别误会,当年的修月确实对你一心一意,蜀山剑主只是去要回了水月无间功法,其他的并没有对她说,反而告诉了朕……”

    “你应该知道,尹修月身上有一门只有她尹家后人才会的功法,叫做……”

    “以身为炉!”

    顾墨尘惊叫道,这功法他在衡阳时曾见过,然而以身为炉功法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大用,唯一的作用就只是能够压制住以身炼剑之法所带来的暴虐之气而已。

    “正是以身为炉。”

    唐玄宗叹息一声,道:“你以为以身炼剑之法真的是一门损己过度的功法么,当年剑冢祖师,也就是尹修月与尹修空的先祖,在创造出以身炼剑时,就已经现了功法的缺陷,所以他当即便进行了修补。”

    “以身炼剑之法若想练得完整不伤己身,就必须要配合以身为炉。”

    他顿了顿,面带一丝无奈,犹豫了下还是继续道:“这是温和一些的说法,其实说白了,要想以身炼剑完整,练到后来就得……”

    “就得吸收修炼了以身为炉之人的所有内力!”

    轰————!

    咔咔咔咔咔——!

    白色雾气中猛然传来爆鸣,一听此言,顾墨尘陡然暴跳如雷,缺月琉光被他使成了一片光幕,当中更有怒喝不断响起:

    “你说什么?这是什么狗屁功法!”

    唐玄宗苦笑着叹息一声,道:“事实就是如此,尹修月从出生开始修炼以身为炉开始,其实就已经背负着这样的命运。”

    “不然你以为,丐帮帮主郭怒为何会修炼那以身炼剑之法?”

    此言一出犹若石破天惊,震得顾墨尘几乎连缺月琉光也握持不住,他的声音颤抖着,震惊道:

    “你,你说什么?”

    “郭怒之所以修炼以身炼剑,是因为他知道这世上有一门功法可解那奇大无比的副作用?”

    “那么你的意思是……郭怒,也是水月府的人?”

    唐玄宗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道:“郭大哥确实是水月府的人没错,可你说的也不全对。”

    “当年郭大哥从水月府得到以身炼剑之法,确实被内门中人告知你大哥放心修炼,关于这功法内的缺陷已经有了万全的弥补法子。”

    “可是后来,当郭大哥知道若要完全练成以身炼剑之法就必须要牺牲尹修月时……他,放弃了。”

    顾墨尘在雾气中明显为之一愣。

    放弃了?

    他不是没见过郭怒那副疯疯癫癫的样子,说实话,不管落在谁的身上,这是任何人也无法接受的,特别还是郭怒这等天下顶尖的绝顶高手。

    可即使是这样,他也放弃了?

    提到郭怒,唐玄宗面上明显带着一抹佩服,道:“郭大哥侠心义胆,果然不负丐帮义薄云天之名,他宁愿自己变成一个疯老头,都不愿按照内门为他安排的路去吸收掉修月的以身为炉功力,光凭这一点,他就能当得起一个侠字!”

    面对顾墨尘的沉默,唐玄宗又道:“所以你现在该知道尹修月对于水月府内门的重要性了?”

    “郭怒虽然放弃了吸收以身为炉,可内门还能够培养出第二个,甚至第三个郭怒,修月的功力只能是为下一个以身炼剑所准备。”

    “以身为炉的功法很特殊,这是一部损己利人的功法,其实就算不是以身炼剑的修炼者,尹修月想将这些功力传给谁都是可以的。”

    “所以内门中人当然要禁止你与修月的接触,并且还不能做得太明显,万一激起了修月的叛逆之心,他们越禁止,修月反而越要将功力传给你,那岂不是糟糕?”

    顾墨尘已经没有了暴怒,他的声音显得冰寒无比,从那坚固得任凭缺月琉光劈砍也无动于衷的雾气内传出:

    “水月府?内门?都……该死!”

    唐玄宗摇了摇头,不去接他这话,另说道:“至于水月无间,当初确实是由蜀山剑主给了朕,这是每一任水月府府主都必须掌握的功法,而为什么要在学会后又传给修月。”

    他苦笑了下,道:“说来可笑,这只是对朕的一个测试而已,若朕无法练成水月无间,又怎么去教会修月?”

    “不光是测试你吧?”

    顾墨尘冷道:“测试固然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内门那些人只怕是想借着传授水月无间的机会,好好拉拢,甚至分散修月的注意力,让她极早从与我情断意决的悲伤中脱离出来,不至于误了他们的好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