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五十章 代师授徒
    雪白的刀光在大明宫中一闪而逝,将遍地鲜血残脚照得透亮。天籁小说

    顾墨尘的这一刀当然不只是为了照亮一下大明宫那么简单,他在怒极之下再也控制不住,缺月琉光终于出手,目标,正是唐玄宗!

    一刀两断!

    怒意磅礴的一刀,唐玄宗竟然像是并无半点反应,缺月琉光那特有的雪白乌光由上至下,竟然,竟然将这位一朝国君劈成了两半!

    然而这还不够!

    顾墨尘眼中的怒火并没有因这一刀而消退半分,反而又是一声怒哼,手腕翻转,一刀已及地的缺月琉光横拉向上,竟又再斜斜劈出了斩破天穹的一刀。

    哗啦啦——!

    刀气纵横,巨大的刀光仿若银河倒卷上天,当中却又有三色流光不停飞转,这一刀,为金壁辉煌的大明宫再留下一道难看的伤疤。

    可怜这大明宫就在不久之前才被剑晨以七窍之血留下了七道圆形孔洞,宫内工匠花了大力气才修复得完好如初,现下却又被顾墨尘这一刀劈得七零八落。

    在那不停掉落的碎砖烂瓦下,唐玄宗又被这一刀劈成了四段的残影缓缓消散。

    原来……只是残影。

    “小顾,当年朕若是早知道,绝不会让你如此!”

    大明宫内,混杂在嘈杂声音中,唐玄宗的声音显得很是低沉,而这更令顾墨尘仿佛疯了一样频频挥刀,巨大的刀光闪亮在大明宫中每一处,将偌大的宫殿劈得破碎不堪,同时更怒吼连连:

    “你的意思是,你也是受害者?”

    刀光不断,顾墨尘在向着唐玄宗可能身处的每一处疯狂劈斩,却始终只能斩到空处,这令他更加暴怒。

    “成为水月府的府主,你不仅得了天下,还练就是水月府的上乘功法,请问你的损失在哪里?”

    越斩越狂,越吼越怒,顾墨尘已然陷入疯魔,一刀一刀,只顾着追砍唐玄宗,对于他的解释却是一个字也听不进去。

    “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可否……冷静些?”

    唐玄宗的声音还在持续不断进行着劝说,在雪亮刀光下,一道淡淡的水气阴影正在不停飞窜,每每总在险之又险的刹那躲过缺月琉光的侵袭,身法之飘逸犹若行云流水,即使顾墨尘师承惊虹快剑裴惊虹,即使他自己也有天下第一刀之称,却仍不能斩中唐玄宗一片衣角。

    只是被顾墨尘追砍了这么久,唐玄宗也渐渐被追出了火气,语气中已然带有沉凝之声。

    然而他的话并没有让顾墨尘冷静下来哪怕一点点,回应他的,却是又一声喝骂:

    “我冷静你-大-爷!”

    刷刷刷!

    又是一连三刀你追我赶怒斩唐玄宗而去。

    “够了!”

    唐玄宗终于忍无可忍,身形不知怎么一晃,竟从这三刀间微不可察的细小缝隙中一穿而过,紧接着身形陡然一顿,显露出他那张威棱四射的怒容。

    “顾墨尘,莫要将朕对你的愧疚当成你放肆的理由,时至今日,朕好歹还是一国之君,天下第一人!”

    刷——!

    话音未落,陡见他双手一合,在顾墨尘下一刀未到之际,手极快地变幻着印诀,猛然一声怒喝:

    “爆!”

    龙颜大怒,唐玄宗把眼一凝,一直以来他在顾墨尘面前的那副苦涩面容顿时消失不见,现在的他,才是威棱天下的绝世帝皇!

    砰砰砰砰砰——!

    一个爆字冲口而出,仿佛是为了回应,大明宫四边巨大的龙形抱柱上接连不断爆开蓬蓬****的白气,只是刹那时,就连出刀度极快的顾墨尘都还没有挥斩出下一刀前,整个大明宫竟全都笼罩在一片白茫茫中。

    “去!”

    唐玄宗手凛印诀,陡然间又是一声厉喝,双手手指缠绕,两根食指交叠在一起,突厉指向顾墨尘厉扑而来的身形。

    弥漫四周的水气登时像是受到了召唤的百战死士,猛然往唐玄宗手指处合拢凝聚,只在转眼间,整整一座宫殿里的白色雾气已然全部浓缩包裹住顾墨尘的身躯,将他四周凝结成仿若坚冰一般的圆球。

    顾墨尘终于停刀。

    不是他想停,而是这白雾令他想到了一部功法。

    同样曾在问傲天身上有所施展的功法。

    水月无间——阵!

    当日问傲天在衡阳洛家就曾以惊虹剑为代价施展此阵,将功力高出他数筹的白震天生生禁锢在内,半晌挣脱不得,由此可见水月无间阵于困敌一道之精妙。

    唐玄宗的修为并不低,他只是不惯以江湖中人解决问题的方法去解决问题而已,毕竟是当今天子,用脑或是动口,都远远比他亲力亲为要有效率得多。

    是以在早有准备下,由他施展出的水月无间阵远比问傲天当日所施展的要强大得多,而事实上,水月无间阵也正是唐玄宗传授给问傲天的!

    咔咔咔咔咔——!

    被包裹在白色雾气,不,白色坚冰内,顾墨尘并没有放弃怒斩唐玄宗的一腔怒火,从那坚冰内里不断有度极快的刀斩声传来。

    “小顾!”

    唐玄宗又是一声暴喝,怒道:“你可知道,修月她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刀声顿止。

    尹修月是顾墨尘心中永远的痛,唐玄宗提及尹修月,冰雾内的顾墨尘动作立停。

    内里不再有动静,可唐玄宗知道,顾墨尘定然是在压抑着自己的怒火在等着他的下文,于是又道:

    “当年内门派修月来传话只是她任务之一,还有之二!”

    “你以为朕的一身水月无间功法是从哪来的?”

    为了不让顾墨尘继续暴怒,唐玄宗语极快地将他的话语带入顾墨尘的思绪中,果然,沉默了许久的顾墨尘立时问道:

    “你不要告诉我,你的功法是修月所传,这岂不是可笑,你才是她的师傅!”

    “不错,朕是修月与傲天的师傅,其实也不是,朕只是代师授徒而已!”

    唐玄宗大声接续道。

    “代师授徒”

    顾墨尘冷冷一哼,从冰雾里传来他极为不屑的声音,道:“我承认你当年修为便不弱,可水月无间功法明明就是你继任水月府府主之后才所得,你代哪门子的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