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天大的笑话
    只是外门而已!

    唐玄宗说得如此轻松,顾墨尘心头却越加震动。天籁小说Ww『W.⒉

    什么叫只是,还而已?

    顾墨尘可是清楚的记得当年之事,当年在争夺皇位时,唐玄宗乃是众皇子中势力最小的一位,否则也不会被排挤出如长安这等权力的中心,而被流放到潞州做了个憋屈的楚王。

    唐玄宗在明面上是大唐皇帝,可他在水月府中却一直以楚老头自居,这算是一种自嘲,也算是一种鞭策,让他永远也无法忘掉当年的耻辱。

    由此可见,当初的唐玄宗已然被逼迫到了什么程度,若非如此的话,他也不会昧着良心让顾墨尘用美男计去接近尹修月,那实在是已经到了没有办法之下想出的下下之策。

    可想而之,当年的唐玄宗已经失势落魄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然而就是这样的唐玄宗,当年却因为蜀山剑主的一句话,得到了水月府外门的全力辅助,竟然在逆境或许还是绝境中翻盘,成功打败诸多对手,最终登顶为天下第一人,这难道能够用“只是”,“而已”这样的字眼一笔就能带过的?

    水月府的势力,到底得强横到什么样的地步?

    即便顾墨尘是为复仇而来,也不免被唐玄宗口中之言深深震撼,可他毕竟还是为复仇而来,震撼过后……

    水月府到底有多么强大,这管他顾墨尘什么事?

    他所关心的,乃是如此强大的水月府,为何会对他这个小角色有所针对,还是说,其实这事情分了两条线,蜀山剑主来任命唐玄宗为水月府外门府主是一条,而暗中搞破坏弄得他误会尹修月与问傲天的又是另一条?

    唐玄宗何等样人,当看到顾墨尘神色连变时,心下就已猜到了他在想什么,于是不待他开口,随即便道:

    “当年蜀山剑主来,除了告知朕可以统领水月府外,还额外有一个条件,这条件是什么,想必你已经知道了。”

    “条件?”

    顾墨尘把眼一凝,恨声道:“你的意思是说,当年你暗中使坏拆散了我与修月,其实是蜀山剑主的主意?”

    “不错……”

    唐玄宗垂下了头,这是他生平唯二的两件自认为于心有愧的事,而偏偏两件事都与顾墨尘有关,是以后面这许多年,无论顾墨尘的态度有多放肆,只要没有造成大的影响,他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否则就凭以往顾墨尘一口一个楚老头的叫着,对于天下之君来说,已然是大逆不道的死罪。

    “为什么?”

    顾墨尘寒声道:“我与蜀山剑主素未平生,虽然曾在水月府,可也只是一个不上不下的人罢了,如何能入得了他的法眼,或者说,有如此荣幸能够得到水月府内门的额外关照?”

    “不是因为你。”

    此言一出,却见唐玄宗苦笑着摇头道。

    顾墨尘心下也是一动,当那句为什么冲口而出时,他立时便觉不对,唐玄宗才刚否认,他已失声惊道:

    “是因为修月?!”

    唐玄宗看了他一眼,沉默着点了点头,双目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半晌方道:“小顾,你可知其实当年咱们都错了。”

    “不,也不能说错,只是太心急了一些……”

    他苦涩道:“当年的水月仙子在水月府中权利何其大,就连前任府主也要让她三分,这是因为……尹修月其实正是水月府内门中人的缘故。”

    “你说什么?”

    顾墨尘大惊,“修月,修月她是内门中人?为何她从未向我提起过?”

    “而且!”

    他眼神再一凝,冷看向唐玄宗,道:“当年你作了府主之后,还曾收了修月为徒,凭你这个外门的府主,又如何可以收得了如你口中实力之强天下无及的内门中人?”

    唐玄宗叹息道:“你先冷静些,事情是这样……”

    他闭了闭眼,似乎想让纷乱的思绪平复一些,良久方开口道:“当年你与傲天两人在水月府中拼搏,后来修月突然出现,并以水月仙子的尊位高高在上于水月府包括府主在内的上上下下。”

    “她并非无目的而来,她的出现,其实是有内门的任务在身。”

    “任务?”

    顾墨尘身躯一颤,他向唐玄宗大吼大叫,其实心中已然对此有所猜测,只是却不敢再往深处去想,他在害怕,怕自己前半生突然变成一个笑话。

    然而越是害怕什么,偏偏他就快要从唐玄宗的口中听到什么。

    “不错,尹修月之所以突然出现在水月府外门,乃是受了内门指示,前来主持府主交接仪式的。”

    唐玄宗苦笑着道。

    轰的一下,顾墨尘直感自己心头被人用重锤狠狠砸了一锤,此时此刻,他竟然就连缺月琉光也像是无法再握持,死死咬着牙齿怒瞪着唐玄宗道:

    “你不要告诉我……修月的任务,就是传话让你接替府主之位的!”

    唐玄宗沉默片刻,叹息道:“这件事情确实对你对我都很挫败……”

    “挫败你-妈啊!”

    顾墨尘陡然暴跳如雷,额头上青筋一条条暴涨而起,怒吼道:“你的意思是说,修月本来就是要宣布你成为水月府之主的,然后你又派我去接近修月,目的是想借助水月府的力量……”

    “是不是傻?!”

    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那时年少血气方刚,为了向唐玄宗报恩,他不惜放下自己的尊严,刻意去讨好尹修月,虽然后来两人彼此真心相爱,可从最初的动机来说,顾墨尘一直都觉得自己……算什么男人?

    可这事情做了也就做了,至少由始至终,顾墨尘都认为自己当时是为了报唐玄宗之恩,男子汉大丈夫,受人滴水之恩自当涌泉相报,即使后来他觉唐玄宗有可能骗了他,可单就这件事来说,他还是问心无愧的。

    结果,结果!

    他自觉问心无愧的事情,其实只是多此一举?

    尹修月本来就是要宣布唐玄宗成为水月府主的,那他巴巴的凑上去,是为了什么?

    “我去你-妈-的!”

    此时此刻,他真的很想一刀劈了面前这个将他一生都变成了一个大笑话的老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