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隐忍
    顾墨尘以为这样挺好。

    他安然的躲在唐玄宗身后,心甘情愿成为对方的影子,这对他来说似乎是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一方面,唐玄宗对他有知遇之恩,他为唐玄宗办事乃是理所应当,而另一方面,唐玄宗不仅有着来自于朝堂的权势,现下更是江湖最大的神秘组织水月府的府主,虽然这府主之位顾墨尘来说来得有些莫名其妙,可至少,他却能够让顾墨尘躲过水月府的眼线,让尹修月与问傲天找不到他。

    其实还有一个他不愿去想,但又不得不面对的事实,那是他以为……他这么做,可以成全弟弟与尹修月……

    他不愿这么想,却在这么做着,从此以后,江湖少了一个惊虹快剑的弟子,而多了一个天下第一刀顾墨尘。

    问傲天与尹修月不是没有尝试过去寻找顾墨尘,可无论他们怎么找,甚至也听说了江湖突然崛起了一位使快刀的年轻刀客,但却总是无法亲眼见其一面,对他们俩来说,天下第一刀顾墨尘仿佛与他们生活在不同的位面,江湖有顾墨尘的传说,可问傲天与尹修月却始终离他太远。

    这当然是唐玄宗在暗安排,而顾墨尘也在确保行踪无虞之下,尽心尽力地为唐玄宗处理着暗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直到后来,唐玄宗凭借水月府之力,以及他自身的英明果断,联手太平公主共同发动了“唐隆政变”,将把持朝政的韦后诛杀后,终于——荣登大宝!

    这当顾墨尘没少出力,而由此,他也成为了唐玄宗的心腹,两人之间表面不相往来,可在暗地里,顾墨尘其实真的有将唐玄宗当成自己父亲的感觉。

    如果没有唐玄宗,顾墨尘此时与弟弟不知还在哪里流浪,说不定这么多年过去,两人早饿死在街头也不一定,哪里会有今日的成,除了留下一段刻骨的遗憾之外,其他的……真的挺好的。

    顾墨尘是抱着这样的心态,得过且过地应付着每一天,有时候他甚至在怀疑,自己活在这世到底还有什么意思,如同一具行尸走肉,算哪天真的死了,估计也只有唐玄宗会为他发出一声叹息吧。

    仅此而已。

    曾经顾墨尘以为他这一生都会这样过下去,直到生命终结的那一刻。

    可天偏偏不给他这么一个自甘坠落的命运,在他心灰意冷的时候,一次无意的偶然,竟让他嗅出了一点不同寻常的味道。

    那是唐玄宗。

    一直以来顾墨尘都将他当作自己与弟弟的恩人,也将他视之为父亲,竟然,竟然……并不如他所想像的那样简单。

    当年的事情,当年他与尹修月之间,还有问傲天之间所发生的所有误会,竟都有可能是唐玄宗在暗操控?

    在有了一丝丝察觉之后,顾墨尘抱着怀疑的态度,背着唐玄宗在暗地里一点一滴极为艰难地追查着当年发生的事情,而随着真相被他一点点揭开,他极不愿看到的真相便在眼前。

    当年之事,几乎所有的线索与矛头都直指向一个人,那个被他当作父亲的人——唐玄宗!

    原来……这一切都是设计好的,目的是要让他顾墨尘离开尹修月的身边,可让他万万料想不到的是,设计这一切的人,竟然与当初让他接近尹修月的人……是同一个人!

    这怎么可能?!

    顾墨尘好一阵茫然,让他接近尹修月的是唐玄宗,而暗破坏两人关系,最终令他作出决定生离尹修月的人,竟然也是他?

    还记得当初顾墨尘因为离开了尹修月,返回唐玄宗身边向他覆命时,唐玄宗那云淡风轻的态度。

    那时想来,是因为唐玄宗已然成为水月府府主的关系,水月府的力量他若想调用,已经不再需要顾墨尘借助尹修月的关系便可达成,所以才对其离开水月仙子尹修月的事情漠不心。

    然而现在当一桩桩可疑之事浮水面时,顾墨尘才发现,事情根本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唐玄宗的云淡风轻,何尝不是因为他早已知道这个结果的缘故?

    让自己主动伤害并离开了心挚爱,更令一直与自己相依为命的弟弟反目成仇,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顾墨尘出离的愤怒。

    他深深地感受到了背叛的滋味,这种感觉即便是当年他误以为尹修月与问傲天有染时还要更甚。

    像是有一柄尖刀,在他心最柔软,也是最坚持的地方,狠狠地扎了下去,扎得他血肉模糊,痛苦到无法呼吸。

    因为同一个人,他两次感受到了背叛的滋味,若非他心志坚韧,这其任何一次若是放在别的人身,恐怕都只有崩溃一途!

    顾墨尘也并非没有受到影响。

    第一次他自以为的背叛,令他意志消沉,只愿放弃所有苟活于世,而第二次真正的背叛……却让他物极必反!

    他恨,他开始在恨,恨这个摆弄了他一生命运的人,他要……报复!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顾墨尘在暗调查的结果,表面,已经成为一国之君的唐玄宗实力之强大,根本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刀客所能撼动,即便他还有个前缀,天下第一刀。

    有水月府与大唐帝皇的双重加持,顾墨尘这仇想报,必然荆棘密布,困难无。

    是以顾墨尘表面并没有流露出任何一点异样的情绪,他将自己对于唐玄宗的恨意深深埋藏在心底,他在等待,等待一个机会,能够一举毁灭唐玄宗的机会!

    当初唐玄宗命他接近剑晨,这对顾墨尘来说算是一个机会,至少他可以暂时摆脱唐玄宗的控制,并且竟然更得剑晨传授了两卷玄冥诀!

    曾经一度他以为,若能将玄冥诀练成,那么或许……

    不过可惜的是,玄冥诀他只能练成一卷,虽然是攻击力强大的第二卷,可若想对付唐玄宗还远远不够。

    于是他只能再度将刚刚涌心头的恨意强行压下,继续等待着,等待下一次机会的降临。

    直到……

    //x.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