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各自的付出
    从唐门看着那个方向,凌尉的眼睛越来越亮。?火然?文????w?w?w?.?

    那方向所在……正是青城山!

    这五日里,凌尉想明白了很多事,其中便包括这一件。

    青城派只余他一人在世,若他死了,或者变成一具毒尸,失去了所有的记忆,所有的思想,那么,谁来重建青城派?

    在报仇与青城派的传承面前,他该如何去选?若师父还在世,他又该如何去选?

    凌尉不知道那时已被沥血剑气所侵的师父会如何选,但他却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选。

    传承,青城派的传承,绝不能在他的手中断绝!

    所以他宁愿忍下心中苦果,宁愿背负贪生怕死的骂名一生一世,也绝不能让青城派的传承断绝!

    或许当有一天,青城派终于在他在手中恢复了元气,而悲落仍然活着的话……凌尉相信,他会去找悲落,会与悲落再行一战,哪怕结局会付出他的生命。

    但现在不行,现在的他还不能死,仅此而已。

    “我要……回青城派。”

    怔怔望着青城山的方向出神,凌尉缓缓地说道。

    没有人说话。

    包括雷虎在内,当凌尉说出他不再与众人一起时,他们就已经猜出了凌尉心中所想。

    也没有人去指责他什么。

    在场的所有人谁没有一身的血仇?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没有谁愿意将自己的仇假手他人,似萧莫何那种为了报仇苦熬一生,到头来仇人却老死,难道他就会甘心?

    “五哥……”

    剑晨默然走上前去,拍了拍凌尉的肩膀,沉声道:“有任何需要,你尽管开口。”

    “不用了。”

    凌尉转回视线,冲剑晨笑笑,显得很平静,淡然道:“我放弃了一切,若是连最后的这件事也要假手于人的话……还不如死了的好。”

    “好!”

    雷虎陡然长身大笑,不顾满身伤痕开裂鲜血长流,赞赏地看着凌尉,道:“我雷虎的兄弟没有一个孬种,你凌尉也不是!”

    凌尉苦笑了下,道:“大哥,似我这种临阵脱逃的逃兵,你还愿意认我这个兄弟么?”

    雷虎把眼一瞪,道:“谁说你是逃兵!”

    “不管是报仇也好,延续宗门传承也罢,咱们都在为自己的宗门做着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

    说到这里,雷虎一声长叹,他出自罗王坞,而罗王坞何尝不是满门被灭,在认识剑晨之前,雷虎所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四处屠杀鬼兵域中人来为师门报仇。

    他不是没有想过重建罗王坞,甚至对此有过尝试,之前在皇宫中收下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弟子赵子超,便是他在为重建罗王坞而做着尝试。

    只是雷虎却知道,重建宗门所需要的毅力以及隐忍他其实并没有,发展壮大一个宗门可不是说说而已,当中需要付出的努力并不比报仇更少,甚至还需要数十年如一日的坚持。

    相比起来,雷虎更愿意快意恩仇,直到现在,鬼兵域仍是他的死敌,见一个杀一个并无二话,可若要他像凌尉那样归隐山林,一生只为重建宗门而奔波,雷虎相信自己绝对做不到。

    报仇,在他生命终结的那一刻便会停止,可重建并壮大宗门,即便自己死了,属于青城派,属于罗王坞的传承却不会随着他的死去而烟消云散。

    凌尉的选择……才是正确的!

    这是雷虎佩服凌尉的地方,从另一个层面来说,也是他羡慕凌尉的地方。

    “诸位!”

    凌尉深吸一口气,嘴角一勾,突然展现出一抹自信的笑容,就如他初见剑晨时那般,只是这次,却是他打从心底里油然而生的笑意。

    “咱们就此别过,此后经年大伙儿各自努力,若想我凌尉了……青城山上有的是美酒!”

    凌尉走了,抱着重建青城派的决心,毅然决然地走了。

    而剑晨他们也不再久待唐门,在雷虎的坚持下,虽然他伤势仍重,可咬咬牙,勉强活动行走还是可以,从白岳峰离开顾墨尘等人算起,如今已过了十数日,顾墨尘他们还在不在同样被摧毁成废墟的白岳峰,实在是不好说的事情。

    是以众人不再耽搁,剑晨找来之前他们来时雷虎赶架的那辆马车,只是那绑在树上的四匹骏马早已饿得瘫软无力,无奈又去寻了处集市,将马儿换过才终于成行。

    来时由雷虎风风火火赶着马车,去时他与花想蓉却已重伤,只得老老实实呆在马车内养伤,由剑晨与蛇七轮替着驱赶马车,一路往白岳峰处回赶。

    要出川必须得经由剑门关,众人一路赶得甚急,才一两个时辰不到,已然临近关门。

    如今的剑门关仍有天下第一雄关之称,可守关的人,却在连番调配下早已实不符实,由外入关的行人守军都已不敢过多阻拦,就更别说从内而出之人,更是巴不得走一个算一个,是以内关门处只是懒懒散散地左右各站了一名守军,总共就两人镇守这天下第一雄关。

    剑晨赶着马车,本想从关门一冲而过便了,可当他真的冲出剑门关时,面色一变,手中缰绳一扯,紧急将那马车停了下来。

    “怎么了?”

    他这一停很急,安安与蛇七从车内一冲而出,以为遇上了敌人,在冲出的同时已作好了戒备。

    可四下却极为安静,莫说敌人,就连过往的行人也是一个也没有,只有那剑门关城头零星几个老弱病残胆战心惊地注视着他们。

    “这里……”

    剑晨眉头紧锁,站在剑门关外,他感受到了一抹熟悉的气息,虽然很微弱,却令他不得不停下。

    回头一看,目光不禁更加沉凝,在那雄厚的剑门关城墙上,一道巨大可怖的裂痕显露着狰狞。

    安安遁着他的目光,也看到了那处裂痕,不由也是轻拧一下眉头,沉声道:“这痕迹并不太久!”

    剑晨点点头,从马车上一跃而下,也不去询问城头那一看就被吓破了胆的守军,单手一凝,一道血色气旋便伸展开去。

    那巨大的裂痕,是他的一个熟人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