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放弃
    去蜀山。;

    虽然这是安安自己提出来的,可当有更好的,或者说更安全的选择时,她绝不会第一个提出蜀山。

    从剑晨的口中,她得知了另一个可以救醒花想蓉的方法,于是蜀山二字便在她心里被疾速隐去,不到万不得已,她实在不想剑晨去到蜀山冒险。

    回剑冢找顾墨尘,这显然是个更好的选择,地心青火的神秘她也曾在尹修空的身上见识过,有此之助,又何必非得去蜀山撞个头破血流不可?

    雷虎默然。

    不得不承认,安安说得很有道理,比起去蜀山,顾墨尘那里似乎更是一条可行的出路,当日顾墨尘被那地心青火所侵时他就在旁边,对于此火的奇异也是大开眼界。

    “那就先去白岳峰!”

    雷虎咬着牙,忍着周身疼痛就想站起来,心中的愧疚所然,他哪里还能心安理得地静躺下去?

    剑晨叹息一声,花想蓉他何尝不想救,雷虎心里在些什么,在愧疚什么,说实话,他比雷虎还要更甚十倍。

    雷虎的伤很重,就算是勉强站起来也几乎用了一柱香时间,可即使是这样,也没有人再去劝说什么,众人都明白雷虎的心思,也都明白雷虎的为人,深知再怎么劝他也不会听。

    倒是凌尉……

    这几日来凌尉一直沉默寡言,唐门一役他所遭受的打击绝对不比雷虎或剑晨为低,以至于这几日来,除了帮剑晨照顾雷虎之外,其余的时候他总是会默默地坐着发呆,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与雷虎一样,凌尉的情况谁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安慰,怎么去劝,只能希望借着这几日难得的平静,他能自己想通一些事情。

    直到现在。

    雷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站了起来,正要道出一个走字,沉默了许久的凌尉却在这时,终于主动开了口。

    “那个……我还是不和你们一道去了。”

    视线的焦点突然一下子落到了凌尉那苦涩的脸庞上。

    “五哥,你……”

    剑晨转头看向凌尉,眉头皱了皱,却并不感到如何意外,仿佛早知凌尉会有此决定。

    凌尉咬了咬牙,紧握的拳头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苦涩的目光透过唐门这一片废墟的广场望向远处,在那个方向,他眼中的视线唤发出了一点光亮。

    也正是这点光亮,令他再度紧握的拳头终于没有再松开,面色一松,似乎像是想通了什么一般,有着看破一切的释然。

    “我……就不去了,抱歉。”

    他先冲剑晨歉意地点了下头,随即目光又往那方向望去,悠悠道:“五年了,为了找那厮报仇,五年时间我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内心沉重的同时,还不得不掩藏悲愤,表面上作出一副乐观豁达的模样。”

    剑晨黯然垂首,不由想起初见凌尉时,他总是那副仗剑天涯的侠者风范,可又有谁知道,在他的心里却还背负着青城派上上下下数不清的血仇?

    摇了摇头,凌尉苦笑道:“可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呢?”

    “苦寻五载终于找到仇人,可那仇人几乎只用一只手就能将我打得抬不起头来,难道这就是我想要的么?”

    青城派掌门,也是凌尉的师父卫正,那时在临死之前对凌尉所说的一番话至今他还仍历历血目。

    流星剑……拼了上青城上上下下所有弟子方才出世的沥血影剑,师父本期望凌尉能用这柄剑去手刃害了青城派的仇人,可最终……手刃了么?

    若非悲落还想利用凌尉来威胁剑晨,只怕那时在长安时,就已经是凌尉此生的最后一战,死战!

    至于悲落,其实除开是凌尉的仇人之外,对于这个人,他甚至还有些佩服。

    原以为自己卧薪尝胆五年之久,已经忍下了所有常人所不能忍之事,无时无刻心中所想所念的不是报仇二字。

    可比起悲落来,比起悲落为了报仇的无所不用其及来,他才发现,原来自己还差得很远。

    同样是背负着血仇,悲落已经疯到对仇人狠,对自己更狠的地步,为了报仇,他不惜自己吞噬了洛寒体内那蕴含了沥血丸毒素的精血,将自己硬生生地往毒尸在转变。

    光就这一点……

    凌尉其实不笨,他知道如今的自己要怎么做才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功力,而剑晨事实上也是知道的,所以这几日来,剑晨看着他的目光很是有些躲闪,唯恐自己提出那个要求后,不知道要怎么拒绝。

    可自己能提吗?

    整整五日,凌尉都在思量着这个问题。

    悲落能够吞噬洛寒的血来修炼完成整个玄冥诀,那么他何尝又不能服下剑晨的血?

    同样都是沾染了沥血丸毒素的洛家血脉,严格说起来,剑晨的血其实更要比其父亲洛寒的来得安全,毕竟活生生的例子摆在眼前,剑晨继承了其父的血脉,在练成玄冥诀之余,本身并没有在往毒尸化的方向转变。

    然而即使是这样,风险肯定也还是有的,即使比洛寒的血来说,风险降低了不少,但始终是有,只要有,凌尉就无法接受。

    思考了五日,凌尉终于得出一个结论,自己……根本无法接受变成那样一具只知杀戮,没有本身思想意识的行尸走肉!

    这很自私。

    凌尉知道,做出这样结论的自己真的很自私,如果有一天他死了,九泉之下,他根本就无颜面对青城派众多师兄弟,也没办法向对他抱以厚望的师父卫正交代。

    即使是这样,他仍然作了这个决定,他仍然不能接受自己变成一具毒尸,但这不仅仅只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青城派!

    从小生活在青城派,凌尉对师门的感情极为深厚,所以当青城派一朝被灭时,他才生生花了五年的时间来寻找凶手,想为青城派一抱血仇。

    报仇,是因为青城派,而放弃不报,却还是因为青城派。

    凌尉之所以不想变成一具毒尸,是因为他想要保留住自己的意识,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记忆。

    他要……重建青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