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物极必反
    “如你所见……”

    宫门外那人略略抬了抬手,将那昏迷少年示于唐玄宗眼前,淡笑道:“我来,只是因为他。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被他提在手里的,赫然正是郭传宗!

    那么这个丰神俊朗的白衣公子……

    蜀山剑主!

    他,当然便是之前在皇城中与郭传宗有过一战的蜀山剑主!

    其实……说战未免不太准确,在他手下,郭传宗还远远达不到可堪一战的程度,战斗刚刚开始的同时,却也是结束,其结果显而易见,郭传宗就此生擒。

    唐玄宗眼皮一跳,这才看清被蜀山剑主提着的竟是郭传宗。

    “剑主!”

    他急忙叫道:“如今天下大乱,以属下的能力已经无法支撑再久,还望……”

    “不必多说。”

    却不想,他话才一半,那白衣公子单手一挥,直接打断道:“你的大唐天下与我何干?蜀山剑派并不是你大唐私军。”

    他的语气很平静,可平静中却又透露着无上的威严,即使唐玄宗乃是一朝天子,可以气势论,他竟及不得这位蜀山剑主十之一二。

    “……是。”

    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当蜀山剑主一言出时,唐玄宗沉默半晌,终究只能不甘地低下头,几乎将嘴唇咬破,才从喉咙里生生挤出一个是字。

    沉默,紧接着,又是一阵难堪的沉默。

    蜀山剑主站在宫门外,一动也不动,那双平静的双眼一直在看着唐玄宗,看不出他有着任何情绪。

    倒是唐玄宗的面色一变再变,看得出心中挣扎无比,又过了许久之后,他才仿佛放下了一切,面色一松,轻轻呼出一口长气。

    “剑主……”

    他慢慢地站了起来,从半跪到直立,只是过了很短的时间,可唐玄宗的神情却已如蜀山剑主那般,恢复了平静,甚至之前心忧天下的焦灼也再看不到半点,淡然道:

    “属下知错。”

    冲着蜀山剑主拱了拱拳,唐玄宗所用的,却是江湖之礼。

    “行了,把人带出来吧。”

    那形如俊朗公子的蜀山剑主摆了摆手,可有可无地算是受了他一礼,这才开口说道。

    他没有说带谁,可唐玄宗分明却是清楚的,微微沉吟了下,道:“剑主,郭大哥他也是无奈之举,还请剑主不要……”

    “无奈之举?”

    蜀山剑主那一直古井无波的脸庞在听到唐玄宗如此说时,突然厉目一拧,一股无涛的凌厉气势陡然压迫得唐玄宗无法再将后面的话说下去。

    “不用多说,郭怒他已经走得太偏,再这么下去也于事无补,你将他带出来。”

    唐玄宗嘴巴张了张,还想说些什么,但那无形的凌厉气势竟压迫得他只能汗如雨下,常年身居高位所养成的皇霸之气在这时完全对他无用。

    “是……”

    终究,唐玄宗能说出的,只不过是再一次的是而已。

    随即不敢再言,只得使人去带郭怒。

    “对了,还有那个小妮子,你差人将她送回苗疆,并给五圣总坛带去一句话。”

    待唐玄宗吩咐完毕,蜀山剑主才像是又想起了什么,随口吩咐着。

    “剑主请讲。”

    在蜀山剑主面前,唐玄宗正如他所自称属下的,一直都恭敬有加,有令必应。

    “你就说,人是老夫使人送回来的。”

    蜀山剑主想了想,吩咐道。

    唐玄宗躬身,又应了个是,可在微垂龙躯时,在蜀山剑主看不到的角度,双眼中划过一抹不甘,随即又被他强行隐去,面上不露分毫。

    蜀山剑主这才满意地点点头,一手提着郭传宗,缓缓进入大明宫内。

    目光扫了一眼唐玄宗身后的巨大沙盘,特别是在密密麻麻的安字与史字旗上多看了一眼,再看看唐玄宗,沉吟片刻,才道:

    “你也不必太过焦虑,于天之道,物极必反之,你自继任皇帝以来,开元盛世已将你大唐带入巅峰,这时遇反其实并不算坏事。”

    眼中精光一闪,不见他如何动作,那沙盘中满布的安字旗与史字旗竟齐刷刷仿佛被割了一地的麦子,全数拦腰斩成两半,零落散了一地。

    “至于安与史,这两人逆天而为,一时盛极却并不能持久,你只须记住四个字……”

    闻听此言,唐玄宗那颗才变得枯寂的心陡然之间火热无比,连一叩首,口中急道:“请剑主指教!”

    蜀山剑主笑了笑,眼中精光仍在,沉声道:“物极必反之后,否极则泰来!”

    “否极……泰来?”

    唐玄宗愕然,茫然间呐呐重复着这四个字,视线更落在被割了麦子的无数小旗上,一时间怔怔出神。

    安史之乱其势之大,宛如滔天巨焰,只是转眼间便将整个大唐江山烧了个遍,此时就连长安也危在旦夕,如此天下将覆之事放在蜀山剑主眼中,竟只物极必反,否极泰来八字而已?

    “剑主,可否明示……”

    唐玄宗沉思了半晌仍自不得要领,事实上他这数月,不,当发现安禄山的野心时,他便一直在暗中准备,可如今所见仍是功亏一篑,那沙盘上的小旗斩起来很容易,但真正的狼牙铁军,又岂是如这沙盘一般说斩就斩?

    因为安史之乱,唐玄宗早已心力交瘁,所有能想到的办法都一一从脑海中划过,可仍一筹莫展,蜀山剑主却在此时道出八字,八个没有任何实质性内容的八个字,唐玄宗如何能甘心?

    面对唐玄宗的问题,蜀山剑主摇了摇头,面相极年轻的他有着不符于表象的深沉,淡漠道:“言尽于此,你能悟便悟,悟不出便等,仅此而已。”

    “老夫早已言明,天下事非蜀山事,蜀山能够对你提供的帮助,也只是水月府而已,能否平定这场战乱,还得看你这个做皇帝的。”

    水月府……竟属于蜀山?

    唐玄宗苦笑了下,躬身道:“是……”

    “回禀陛下,郭怒带到!”

    几句话功夫,宫门外已有零碎脚步声响起,声音尖锐的太监半躬在门外,恭敬向唐玄宗覆命。

    “哈哈哈,楚老哥叫老叫花子来,又有好吃的了?”

    与太监不同,郭怒哪管礼数,一脸兴奋疯癫,已然一脚踏入了大明宫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