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唯一的路
    “合作?”

    萧莫何神色微怔,悲落此言一出,他突然没来由的心下一颤,紧接着眼底深处划过一抹隐藏极深的狂喜。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他……想到了一种可能,一种与悲落合作的可能。

    并且事实上,就算悲落接下来要说的与他所想的不同,他也会想尽一切方法往那方向去进行。

    悲落自嘲地笑笑,萧莫何在想什么他一看便知,缓缓道:“你也看到了,我断了一臂,就算是没断臂之前,我也杀不了剑晨,所以……”

    他的眼睛突然一亮,面色猛得一阵扭曲,仿佛下定了极大的决心,冷声道:“我已是个废人,此生再想杀了剑晨已是不可能,而你也是一样,有剑晨守在一旁,你想杀掉花想蓉,那也是千难万难之事,现如今,只有咱们二人合作,才能与他们有一拼之力!”

    “你想怎么合作?”

    萧莫何面色肃穆,悲落此言与他心中所想已经渐渐重合到一处。

    悲落低下头去,看着自己的手。

    以前他能看到两只,可现在只有唯一的右手落入眼底,决心,便在这时更加坚固。

    “洛寒也好洛曦也罢,你一直想要的,就是将他们炼制成一柄你手中无往不利的超级兵器。”

    他抬起头来,目光灼灼盯向萧莫何,沉声道:“可是这两人现下都已经不能再被你所用,所以……”

    他死死咬着牙齿,右手往前紧握成拳,狰狞道:“我,可以代替他们成为你的兵器!”

    “你……?”

    即使早有所料,当听到悲落这么说的时候,萧莫何还是愣了一下。

    当日在剑冢时这人曾经挡在他面前,所以洛曦什么情况他不会不知道,可即使是这样,他也心甘情愿?

    “不错,就是我!”

    已经说到这里,悲落反而放松了不少,右拳一挥,一抹血色狰狞浮现,他自傲道:“虽然我断了一臂,但就修为来说,比洛寒还是洛曦都要强上不止一筹,你若将我炼成兵器,当然会比他们两人更强!”

    萧莫何摇摇头,道:“你有完整玄冥诀,我当然不会怀疑你的实力,我在疑惑的是,以你现在的修为,为何会甘心变成一具没有思想,只能受我摆布的兵器?”

    “因为我杀不了剑晨,这个理由够不够?”

    “因为我一生只为报仇却报不了,这个理由够不够?”

    悲落面色狰狞着,一丝鲜血自嘴角滑落,情绪激动之下他的伤势反复,体内那疯狂暴躁的血色内息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几乎要将他的身体焚化。

    萧莫何沉默了。

    够不够?

    对他来说,很够!

    他不是也一样一生只要报仇而束手无策?凭他半生心血艰难谋划,到头来那大仇人却再也等不了他,临死之前还生怕他报仇无望而绝望崩溃,还费尽心机给他找来了一个仇恨替代品。

    他这一生,岂非也是个笑话?

    看着悲落,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同样两个身负血仇的人,同样也是两人报仇无望的人,这个理由……确实已经足够。

    “你可想好了?”

    萧莫何拳头猛得一握,看着悲落的眼神已经有了变化,那是惺惺相惜的变化。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他对于悲落还有些于心不忍。

    “无所谓想不想好。”

    悲落默然摇了摇头,道:“你以为我愿意?可既然现下只有这一条路可走,那当然只得走下去,不过我可警告你……”

    眼中划过一抹厉色,悲落冷冷地盯着萧莫何,恨声道:“剑晨是我一生死仇,我将自己的身体提供给你,若到最后你只顾自己的仇怨,却放过了剑晨的话……”

    “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大明宫。

    宫门大开,唐玄宗负手站在前面的巨大沙盘前,眉头紧锁,残阳照映在他落寞的背上,显得很是孤寂。

    这具沙盘上有什么,上面每一颗微小的棋子会有什么样的变化,他就是闭着眼睛也能了然于胸。

    可他仍然在看,看着眼前,其实也是在看着大唐的未来。

    未来……在哪里?

    他伸出一手,轻轻拈起沙盘旁边一枚小小的象征唐军的旗帜,在沙盘上空盘旋着,却不知该落向何处。

    没有动用的旗帜已经不多,相比起沙盘中随处可见的安字旗、史字旗来说,已经稀少到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

    可这……就是他能够动用的全部兵力。

    唐玄宗苦笑了下,没有放入沙盘的唐旗终究又放到了旁边,举棋不定,可用的兵力已经不多,每放下一枚,离大唐的末日似乎就又……近了一步。

    短短数月,唐玄宗的苍老已经更甚,比之郭怒还要更像是向将就木的垂垂老者,天知道,心力早已交瘁之下,他还能坚持多久。

    难道……就到此为止了么?

    唐玄宗那布满血丝的眼睛痛苦地闭了起来,大唐荣耀,难道就要葬送在他的手中了么?

    残阳就在这时无法再洒向他的背影,不是因为就连阳光也背弃了这个可怜的老人,而是……

    宽阔的宫门外,有人不知何时已站在了那里,悄无声息,却将唐玄宗那犹豫的动作尽收眼底。

    直到唐玄宗叹息着放下唐旗,这人也在宫门外微微地摇了摇头,无声地叹息着。

    豁然转身,唐玄宗垂垂老矣的苍老身躯陡然变得迅疾无比,双眼里透射出一抹凌厉的精光。

    可当他看清站在门外的人时,那抹精光却以潮水般的速度消散无踪。

    他,似乎挣扎着,挣扎了片刻,突然……

    “属下见过剑主!”

    当今天下帝皇,本拥有最强的权势,可在看到这个人后,他竟然……单膝跪地,低下了那属于真龙天子的头颅。

    “你何必如此?”

    宫门外那人微微侧了侧身,并没有受唐玄宗这一拜,却也没有太过惊讶,声音平淡至极。

    唐玄宗微抬起头,双眼里竟全是尊敬之色,甚至还有着急迫与惊喜,连道:“剑主此来,可愿助属下一臂之力?”

    随即目光一转,却见那人手上竟还提着一个昏迷中的褴褛少年,不由为之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