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三十章 吞噬
    安夫人的眼睛失去了光彩。

    在勉强为安安留下了那句话后,本身半点武功也不会的她再也无法坚持,娇弱无力的身躯往后便倒。

    安安死死咬着牙齿,直咬得嘴唇破裂,一缕缕咸淡的鲜血滋味刺激着她的感官,让她固执且坚持地做着心唯一只想去做的事。

    她……不愿让娘亲的遗体跌落,用力抱着,用尽全身的力气抱着,似乎只有这样,娘亲那渐渐变得冰冷的身体还不会死。

    不会……离开她!

    “娘————!”

    安安放声悲呼,任由泪水在面流淌,她怎么能相信,在不久之前还慈爱地抚摸着自己的娘亲,竟然此天人永隔!

    打小安安便跟在父亲身边,与娘亲相聚的时间极少,可这并不影响安安心对娘亲的濡慕之情,曾几何时,当午夜梦回时,她多么想靠在娘亲的肩头,像别的小女孩一样,摇晃着娘亲温柔的手臂,嘟着嘴向娘亲撒娇。

    这个很平常的愿望放在安安这里,却一直都只能是一个奢望。

    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她可以陪着娘亲隐居同补多年来母女间缺失的亲情。

    可原来……这也是奢望!

    安夫人在临死前,坚持着说完了那句话,她是想告诉安安,没有安伯天,她其实早有死意,即使没有隐魂的突然出现,她其实也……没几日好活。

    母女连心,安安是什么样的性格安夫人当然明白,所以她并不想安安一直纠结在自己为她而死这件事。

    可天知道,她是多么不愿抛下自己的女儿,若非如此,安伯天的死讯早已传来,但她……

    “真是晦气!”

    隐魂冷冷地注视着母女二人生离死别的一幕,斜着的双眼里森寒一片,等确定安夫人再无呼吸的时候,他才嫌恶地开了口。

    自己好不容易想到的绝妙计策,这个女人竟然不识抬举,如此果然便结束了性命!

    “哼!”

    对此隐魂极为不满,即使安夫人身死,他仍怨毒地瞪了她没有一丝血色的遗容一眼。

    安安的娘为什么会如此果断的自杀,只是脑念头微微一转,他便想得明白。

    洛寒的精血他是想打入安夫人体内的,这样会让安安很痛苦,而安安的痛苦会带给剑晨更大的痛苦,因为这本是他的原因才会害得安安如此。

    只要一想到剑晨那张痛苦扭曲的脸,隐魂心底会隐隐升起一抹兴奋。

    可谁曾想安夫人却也在第一时间洞悉了他的变态想法,于是想也不想,一匕首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她这样做是在保护安安。

    两个人无论谁了那滴血,更痛苦的反而是没的那个人,隐魂想要将那滴精血打入自己体内,目的本是为了让安安痛苦不堪,与其这样,她还不如逼迫隐魂只能作出唯一的一个选择。

    自己死了,他的那滴血便只能打入安安体内。

    常年身居蛮荒之地,这并不代表安夫人对江湖事一无所知,恰恰相反,因为对夫君,对女儿的思念,更让她时时刻刻关注着近年来江湖的腥风血雨。

    那滴血是洛寒的精血,也是包含着初代沥血丸毒性的血,这样的血液极有可能让人迷失,有可能让人变成一具毒尸。

    但那只是有可能。

    剑晨不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两权相害取其轻,与其让隐魂将精血打入自己体内,让安安痛不欲生,那她倒不如舍弃生命,让隐魂在选无可选之下,只能将精血打入安安的体内。

    安夫人相信,既然隐魂的目标是剑晨,那么在没有见到剑晨之前,安安还能保证安全,至于那滴精血最终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她只能去赌。

    总好过那心理扭曲变态的隐魂在带着她们两母女去找剑晨的过程,又突然想出什么更加残忍的方法施加在安安身,以达到报复剑晨的目的。

    “你说什么?”

    听到这里,剑晨悚然大惊,不由分说,一把拉过安安的手腕,连运玄冥诀,焦急闭目感知。

    后面的事情他已经不用再听安安述说,既然安夫人已死,那么父亲的那滴精血会进入谁的体内?

    焦急之下,剑晨催起一股内力便顺着安安的经脉游走全身,可才只瞬息间,他的面色一变再变,陡然撤开搭在安安腕的手掌,临空一抖,又向她肩头拍了一掌。

    这一掌拍得很突然,也能看出剑晨拍得虽然很快,但却很小心。

    他的内力还是以血腥暴虐的玄冥之三为主,可这一掌拍下,他却刻意将血腥气息压下,转而以玄色的混沌内力包裹住手掌,包裹得很小心,唯恐有一丝血腥气息逸散沾染到安安身。

    啪。

    掌力并不强,拍在安安肩头,即使她毫无准备也只是令她的娇躯微微一晃。

    可相对于身体的轻微震颤,剧烈的反应却从安安被拍得无意识抬起的手臂猛然爆发。

    轰————!

    只见她面色一凝,陡然间一股血红色的内力自抬起的掌心轰然而出,竟是一道粗如儿臂的血色气劲,犹如轰天炮一般斜斜打在碎石满布的地面,立时狂风大作,炸起烟尘漫天。

    剑晨的面色这才缓和了一分。

    方才他一时情急,不及多想便将自己的内力探入安安体内,在那时,一抹熟悉的感觉如潮水般向他狂涌而来!

    那感觉他曾感受过,曾经在亲弟弟洛曦的身感受过,毫无疑问,悲落确实是将那滴精血打入了安安的体内,所以,他才会感受到这样的气息!

    可这并不是重点。

    重点是,当他的内力探入安安体内时,出于习武之人身体的本能,虽然他只是输入了极小的一丝内力而已,可还是令安安体内起了大反应。

    从安安全身的经脉,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刺激,排山倒海一般的混沌内力呼啸而来,当竟有着丝丝缕缕的血红之色,似乎对剑晨探入而来的内力极为感兴趣,欲想将之一口吞噬!

    那可是玄冥之三的内力,如果被精血的血腥气息吞噬,其后果是什么,剑晨想都不敢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