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自戮
    时间回移。

    安安的哭声已然沙哑,在又抽泣了一会后,她使尽全身的力气,方才从剑晨的肩头离开。

    一张俏脸早已梨花带雨憔悴不堪。

    剑晨神色黯然,双目中带着不忍,带着怜惜,嘴巴张了又张,终于问道:

    “然后……呢?”

    然后……这其实已经是不用再问的事情,悲落手里那滴鲜血是什么,剑晨当然知道,因为那必然就是自己父亲洛寒体内被分离出的精血!

    可即使知道,他也只能狠下心肠去问,因为这里还有着一个渺小的希望存在着。

    悲落想做什么,通过安安断断续续的述说,剑晨已经猜出了大概。

    其实悲落去找安安,其本意定是想用自己父亲的血来让安安身受沥血丸之毒,待安安抵受不住毒性的侵害,变成如毒尸一般的存在时,他再将安安带到剑晨的面前,借此来打击剑晨的内心。

    这个计划已经很毒,可当悲落见到安夫人时,见到安安与娘亲两人母女情深时,他竟然更扭曲变态到想出了更加毒辣的计划。

    那滴精血打入安夫人体内比直接打在安安体内的效果还要好!

    让安夫人变成毒尸,然后悲落再让安安活着,一直活到见到剑晨为止。

    自己的娘亲变成一具毫无理智可言的毒尸,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毫无疑问,这对于安安而言必然将是一场痛不欲生的恶梦。

    安安痛苦也就是剑晨痛苦,悲落就是要让剑晨眼睁睁地看着安安的痛不欲生而束手无策,这样岂不是比让剑晨看到一个毫无反应的安安要更加打击他的内心?

    悲落在当时所想的应该就是如此了,也因此剑晨才硬下心肠对安安有此一问。

    毫无疑问,一个生不如死的安夫人自然是比一个死了的安夫人要更加让安安伤心绝望悲痛欲绝的,所以如果要达到最佳的效果,悲落应该还不至于在计划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时,就将安夫人杀了才对。

    只要安夫人还没有死,那么此事就或许还有着转机,此时正在白岳峰上的顾墨尘,说不定会……

    “娘亲她已经……”

    安安与剑晨,两人早已到了极为默契的程度,剑晨才一开口,安安便已知他心中所想,只是可惜的是,剑晨硬下心肠出口的这个问题,到底还是正中安安心底那哀伤的源头。

    “娘亲她……”

    本已哭到干涩无泪的眼睛里突然又有了通红的浸润,安安面色凄楚,哀伤地将眼睛闭了起来。

    “你们说,我这个计策好不好?”

    在安安的脑海中,不由又回荡起当日隐魂那疯狂的狞笑。

    这笑声让那时的她心胆俱寒,她宁愿隐魂对付的是自己,也不愿娘亲受到任何一丝伤害,急怒攻心之下,她紧咬银牙,不管不顾就想挣掊娘亲拉着她的手,厉扑上去找隐魂拼命。

    即使要死,她也要死在娘亲的前面!

    可安安只是才刚刚力,陡然间一股锐利钻心的痛苦突然涌上心头,令她娇躯猛然一震。

    母女同心,安安在力的同时,身后娘亲却也在同时出了一声死死压抑着的极轻闷哼,正是这闷哼,让安安感到了钻心般的疼痛。

    与此同时,她也看到隐魂那得意疯狂的面色为之一僵,心中那惊慌无措的感觉随之袭来。

    她甚至都不敢转头,不敢面对接下来会看到的一幕。

    可是却又不得不转头,不得不……

    隐魂的面色突然变得很难看,也很不满,阴冷的目光越过安安,冷冷地哼了一声。

    “安安……你记住,你记住……”

    身后,娘亲的声音变得很虚弱也很颤抖,这让安安的娇躯更加颤抖,即使再不愿,她也只能用尽全身的力气将自己手脚冰冷的身躯慢慢转了过去。

    眼角处的余光陡然闪过一抹血红,这让安安的娇躯颤抖更剧,大脑更是一片空白,就连呼吸几乎也已经停顿。

    “娘——娘!”

    她用尽几乎被掏空了的所有残余力气,爆出一声撕心裂肺地大叫。

    娘亲,她的娘亲,竟然……

    一柄小巧的匕不知道从哪来,可是现在,却已经死死地插进了安夫人的胸口,鲜血正从胸口处汨汨而下。

    凄厉悲呼,安安猛得一把抱住娘亲,声嘶力竭道:“为什么,为什么!”

    她的手在颤抖,她的心在慌乱,她想,她很想……将那柄深入娘亲胸口的匕拔出来,可她不敢。

    这一拔,就是生死!

    相比于安安的凄楚,安夫人却显得很平静,仿佛那柄匕刺入的并不是她的胸口那般,只是一张口,止不住的鲜血顿住浸湿了衣襟。

    “安安,你要记住……”

    即使是这样,安夫人的双眼仍然有着慈祥的神色,她看着这个与她相聚相间并不多,却血浓于水的女儿,很想,很想再轻抚一次安安的秀,可惜她再也没有力气去做这件事了。

    她生命中所有的力气,都要用来完成口中未说完的话。

    泪水早已经模糊了安安的双眼,她一次又一次地使劲擦着,想要努力看清娘亲的面容,可是越擦反而越多,双眼所见更加朦胧。

    “……你记住,当你爹爹走后,为娘本来就已经……再没有活下去的理由!”

    安夫人任由鲜血流淌着,簇着眉头,一个字一个字地对安安说着。

    每说出一个字,她口中便有大口鲜血涌了出来,面色也随之苍白一分,一句话说完,那张与安安有七八分相似的面容,已然呈金纸色,眼看……

    “娘————!”

    安安泣血悲呼,声震苍野,再也忍不住,抱着娘亲痛哭不止。

    她当然明白娘亲想告诉她的是什么。

    娘亲直到临死时的这一刻,心中所念所想的仍是自己,她是在怕,怕她死在自己面前之后,自己过不了心头那一关,会认为是自己害死了娘亲,由此而愧疚一生。

    所以安夫人直到走向生命的尽头,她也仍然在坚持着,坚持着为安安留下一道缝隙,一道可以在以后的未来中,让安安走出心底阴霾的缝隙!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