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悲落的手
    ??空气在沉默着。

    剑晨的动作落入安安两人眼底,已经反应过来他在干什么,于是下意识地屏住呼吸,唯恐干扰到他的感知。

    只是剑晨的动作也没有持续太久,随着那血色的漩涡在地下不停旋转,几乎已经将整个唐门曾经的前广场覆盖,他突然双眼一睁。

    目中精光划过,片刻不停,龙行虎步走到感知中发现异样之处。

    那里是归心似箭爆炸的中心,也是最开始悲落所在之处!

    与别处不同,这里不用去挖也已经是一处范围很广的恐怖大坑,有不知底细的人若是看到,就算以为有流星坠地也不为过。

    走到中心一点,剑晨停下脚步,眼中精光仍在闪烁着,直直盯向靠近原本大门处的地方,单手一挥。

    一阵狂风陡然自他挥手间猛烈刮起,呼啦一下,吹得四周碎石翻滚,露出裂纹遍布的地面。

    一抹黑色立时显露在剑晨眼前。

    那应该是一片黑色的衣角,可是已经被殷红的鲜血浸得湿透。

    手掌一翻,再一卷,狂风的风向立变,在他掌心变成了一股吸力,咻一的声,便将那一截埋藏在碎石堆里的黑色物什吸了过来。

    啪。

    掌中有实物触感传来,那是一截手臂,靠肩膀那一端已然血肉模糊,而在黑色衣衫的另一头,修长若钢筋铁爪的手掌却毫无血色,呈现一片死灰。

    剑晨泯了泯嘴唇,这只手臂的主人是谁已经不言而喻,他的表哥,悲落,到底没能完全躲开归心似箭的轰击。

    所以这也是他没有选择再行隐藏在暗处,而是远遁而去的原因么?

    手掌微微用了些力,却发现这只手臂竟然极坚硬,虽然人死之后尸体也会变得坚硬,可这只脱离了身体的手臂上传来的坚硬,却与尸体不同。

    倒是很像剑晨曾经接触过的毒尸!

    果然不出他所料,所以这也是他不愿让凌尉去走的那条路。

    悲落是怎么修炼完成玄冥诀的,对于这一点剑晨当然再清楚不过,甚至还很愤怒。

    因为那是自己父亲的精血!

    在葬剑池,悲落将洛寒的精血与骨肉分离,然后将之吞噬,正是凭着洛寒的精血,悲落有了可以将玄冥诀修炼完全的资格!

    然而那到底是洛寒的血,虽然是初代的不成熟沥血丸,但比起剑晨再从父母处继承而来的血脉来说,还是强大了不少。

    所以悲落的手臂才会变得如此坚硬,这分明是正在往毒尸化发展的迹象。

    而至于凌尉,他若是也想将玄冥诀修炼完整是有一个办法的,那就是喝下剑晨的血!

    相对来说,喝下剑晨的血比之吞噬洛寒的精血还要安全得多,毕竟沥血丸的毒性在被剑晨继承的过程中又被稀释了不少。

    但这也没人能保证就一定安全,否则的话,洛曦又是怎么回事?

    虽然这当中肯定有着萧莫何的原因,可若非洛曦有着这样的血脉,也不会被萧莫何引动。

    所以并不能保证绝对的安全,剑晨能够修炼到这一步,其实还并没有达到真正隐踪的境界,还差了那么一步之遥,即使是这样,他这一路走来都磕磕绊绊,若非数次机缘巧合,他怕是也早已迷失在无尽血腥气息之中。

    抓着悲落的手臂,剑晨默然半晌。

    这一次是杀悲落的最好机会,可惜如此强大的归心似箭也未能要了他的命,那么下一次相遇,悲落将会是何等模样?

    这个人的心理早已扭曲,为了报仇,他可以说已经无所不用其及,对人狠,对自己更狠,剑晨不相信他在吞噬父亲精血时,没有想过有可能会带来的后果,可他却仍然义无反顾。

    凭心而论,其实单从这一点来说,剑晨对这位大表哥是佩服的,杀伐果断,为达目的誓不罢休,这是剑晨一直所欠缺的东西,为此他曾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毒尸么……

    他将那截手臂看了又看,已然是高级宗师境界的悲落,当身体全部转化成毒尸后,其所能爆发出的战力将会是如何?

    可毒尸是没有意识的存在,剑晨相信即使是悲落,当真正变成毒尸时,他的意识也将迷失在血腥暴虐中,那么他又将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找自己报仇?

    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剑晨不是在为自己害怕,而是怕以后悲落以一个他意想不到的方式再出现时,会为他身边的人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

    “这是……隐魂的手臂?”

    安安走上前来,担忧地瞧了一眼剑晨的面色,随即目光才落在那截手臂上。

    她并没有听到隐魂之前对剑晨说的话,习惯性地还是以隐魂相称。

    剑晨默默点头,叹息一声,左手却并掌一轰,一道气劲打在地面上,轰出了一道小坑。

    随即便将那截手臂放入其中,轻轻地将周围碎石泥土合拢,将手臂掩埋。

    这是他为同是洛家后人的表哥所做的最后一件事。

    “安安。”

    直起身,静静看着面前这堆小小的土包,剑晨转身,看着安安道:“你的娘呢?”

    此言一出,安安的娇躯猛然大震,脸色刷的一下变得苍白,眼睛里已然装满了泪水,却在强自忍耐着,勉强笑道:

    “她……去了一个安全的地方。”

    这句话说得很干涩,任谁听了都不会认为安安说的是真话,剑晨看着安安,看着对方极力强忍着不想让眼泪滑落的模样,默然低下了头。

    “对不起。”

    泪,从高空落下,摔在碎石地上,被溅得粉碎。

    安安的努力到底仍是徒劳,极力控制的后果,却将爆发的力量积蓄得更加剧烈,苍白的俏脸上,眼泪如同缺堤的洪水,再也止不住。

    于是她只能死死地咬住自己的手,既然无法控制眼泪那么至少……别再哭出声。

    单薄却有力的身躯突然将她拥入怀中,感受着那陌生却又熟悉的气息,安安一颗芳心终于在此时碎裂,咬破的手掌上鲜血顺着嘴角溢出,混合着安安的眼泪浸湿了剑晨的肩膀。

    “娘!”

    一声悲呼终于划破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