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沉默
    看着凌尉的沉默,剑晨暗自一声叹息。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他如何不明白凌尉在想些什么?

    两个人其实都有着相同的经,同样都是在彷徨无助中前行,心中同样执着于一个念头,那就是……

    为自己的亲人,为自己的师门,报仇!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执念,无论遇上什么样的危险,无论前路有多迷茫,他们都能咬着牙一一抗过。

    可是……

    可是若当最后的这股执念被硬生生摧毁,他们还能留下些什么?

    生无可恋!

    凌尉现在就是这样的状态。

    他的仇人是悲落,苦苦寻找了五年的悲落,当一切水落石出后,凌尉想要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件,杀了他!

    然而讽刺的是……一心想杀了悲落,可当真正与悲落一战后,他才发现,原来自己放在这个深以为毕生大仇的人眼中,其实什么也不是!

    他要的是报仇血仇,可在悲落眼里,他却只是一个还有一些利用价值,可以用来威胁一下剑晨的可怜虫而已,对方轻轻松松便能将他玩弄于股掌之间。

    这就是他为之奋斗五年所真正得到的结果么?

    他不甘心!

    又有何用?

    在这结拜的七人里,剑晨的武功无疑已是最高的一位,可即使是剑晨,不也拿悲落毫无办法么?

    虽然被冰封在玉寒石中,之前那一战凌尉并没有很清晰的感知,可他却见到了战后的满目疮痍,见到了花想蓉为救剑晨而自甘牺牲。

    这一切,不都是悲落带给他们的么?

    可悲落在哪里呢?

    他死了吗?

    这其实不是凌尉关心的重点,在他的心中唯一纠结的是……他不能,亲手为青城派上上下下报仇血恨!

    他在恨……恨自己的无能。

    剑晨很明白凌尉的感觉,他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

    而他更明白,关于这件事情他没法去劝凌尉。

    更不可能对凌尉说,让我来帮你报仇这样的话,男人与男人之间……不需要这样的帮助!

    他能够给凌尉提供的帮助,无非只能是在修炼方面,可这他已经有过尝试,只是那玄冥诀太过古怪,凌尉至今也只能修炼得出其中一卷,对于其他的……

    他不愿害凌尉,虽然他也知道,此时的凌尉对于变成毒尸什么的根本不会抗拒,反而还很乐意……

    所以剑晨只能还以凌尉沉默以对。

    至少现在,还不是开解凌尉的时候。

    而凌尉似乎也明白剑晨看着他的时候在想着什么,抬起头,双眼中蒙上了一层灰色的朦胧,他竟然冲剑晨勉强牵了牵嘴角,算是露出了一抹让剑晨安心的笑意。

    可却看得剑晨心中一疼,双目一热,几乎就要掉下泪来。

    尹修空也好,洛曦靳冲也罢,这些人的悲剧就在眼前,他怎么能够看到凌尉也往这条死路上走?

    于是他继续沉默,原本还有些冷硬的面容也显得有些慌乱,连忙不敢再去看凌尉那黯然的脸,目光一转。

    雷虎还静静躺在不远处,大哥……剑晨心中又是一痛,此次唐门之行,他欠下了很多,之前雷虎的疯狂还深深印在脑海,半点也不敢忘却。

    他现在怎么样了?

    一闪身,已然蹲在雷虎身边。

    雷虎的伤势已经被凌尉初步处理了一下,三个巨大的伤口没有再继续冒出血浆,分出一丝内力探入雷虎体内游走一圈,心下倒是暗暗松了口气。

    雷虎的外伤很恐怖,体内却也是一团遭,不过好在有凌尉及时为他止血,再加上雷虎的体格本就不俗,如此严重的伤势放在其他人身上只怕早已魂飞魄散,可雷虎却还能硬生生撑住一口气在。

    情况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糟糕,剑晨的心情也为之轻松了不少。

    还有尹修空……

    刚刚松开的眉头却又微微皱了皱。

    尹修空已经离开了,虽然他刚才动作很轻,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可哪里又能瞒得过剑晨的耳目。

    只是对于这个唯一的师弟,比之凌尉来,剑晨更不知应该对他说些什么,原本以为在长安时的那次对话,尹修空虽然已不再像当年那般单纯憨厚,可至少也能恢复了些本性。

    然而当剑晨破冰而出时,在场各人的状况却也已经探知了个七七八八。

    尹修空……在他的体内,竟残余着一丝属于花想蓉的那凤凰烈焰的气息!

    这便告诉了剑晨一个信息,在他破冰之前……尹修空曾以花想蓉交过手,并且看尹修空所处的位置,以及安安有意无意间表露出来的对尹修空的防备,剑晨已经可以确信,尹修空绝对不是为了怕花想蓉有危险而挺身阻止,以至于两人有过交手。

    只因安安对尹修空的防备,还有尹修空虽然不动,也不说话,可他眼底深处那一抹阴冷到底还是瞒不过此时的剑晨。

    自己的师弟……终究已经不再是从前的师弟。

    说到底,尹修空变成这样,他自己也有着责任在内,伍元道人当年带尹修空回剑冢,本就抱着将他打造成剑晨身边的一柄利剑。

    说实话,这个目的很残忍,至少对于尹修空来说是,所以剑晨对尹修空有着很深的愧疚。

    尹修空要走……就走吧,剑晨没有任何阻拦的理由。

    默然半晌,剑晨突然沉腰伏地,单掌勐然击在地面!

    轰!

    一声巨响猝不及防震颤在每个人心底,安安与凌尉为之一愣,均不明白剑晨为何作此举动。

    难道……

    难道悲落竟还没走,还隐藏在暗处?

    须知悲落此人隐匿功夫之高,实在已到了让人望尘莫及的地步,他就算当真隐藏在此,也已经不会让人感到有多意外。

    然而剑晨在击出这一掌后,便没有了更进一步的动作,反而微闭上双眼,神情肃穆着,像是在感知着什么。

    在几人看不到的地下,血色的漩涡正在疯狂旋转着,那范围与力度,远远比之前剑晨手掌所凝要大得多得多!

    原来他是在感知。

    之前打出归心似箭后,他曾试过感知周围的情况,可那时内力大损,能够感知到的信息相当之少。

    对于悲落的踪迹,他怎么能够不谨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