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替劫
    破碎的冰块变得通透,这代表着什么?

    每个人的心几乎就在那个时候被提到了嗓子眼,代表着什么,所有人的心里都清楚,可谁也没有说出来。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浓郁无比的血气去了哪里,在冰块破碎的那一刻,并没有人见到有黑色或是红色的气息逸散,那冰就是那么碎了,在凤凰烈焰熄灭的同时,干干净净地碎了,就仿佛这只是一块普普通通寻常至极的冰块而已。

    那么……

    扑通!

    被封在冰块内时,剑晨便一直保持着趴在碎石坑边右手前伸吸取血气的姿势,当冰块破碎,他的身体没了束缚,陡然往前一栽,竟直接掉入了坑里。

    “傻子!”

    安安一声惊叫,第一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此时她哪还顾得那血腥气息去了哪里,顿时往前扑去。

    刷!

    一道身影又挡在她的前面,蛇七双手大伸,将安安的娇躯拦住。

    他对剑晨并无好感,是以在这一日一夜中,他并没有如安安或是凌尉那般一直紧张担忧地注视着凤凰烈焰或是血色坚冰的变化,反而一直在默默地调息着自己体内的伤势。

    这一日一夜过去,他的修为不说恢复如初,至少也有五六成,要挡下安安身心俱疲的冲势还是足够做到的。

    “蛇七!”

    安安俏脸含煞,娇声怒咤道:“你给我让开!”

    对于蛇七,她的目光已经冷到不能再冷,昨日他死死拖住自己,不让自己去阻止花想蓉的一幕还深深印在心里,此时花想蓉软倒在地生死不知,所为的就是将剑晨从坚冰中救出来,现下剑晨破冰而出,这个讨厌的人竟然又再挡在面前!

    “从今天开始……你给我滚!”

    愤怒到几乎失去理智的安安厉声喝斥,怒火冲天之下,勐然一掌厉拍向蛇七。

    蛇七心中一疼,目光立时变得黯淡下来,身形一动不动,砰的一声,任由安安这一掌拍在他胸口,虽说安安内力所余不多,可他却根本不作任何防御,唯恐体**力本能的抵抗会伤及安安,这一掌下去,立时吐了一口血。

    “你……”

    血液映红了安安的双眼,也令她的怒火减弱了几分,手掌还印在蛇七胸膛,她整个人却愣住了。

    “你为什么不躲?”

    泯着嘴唇,安安拧着眉头问道。

    任由嘴角溢出鲜血,蛇七苦笑着,双眼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安安,轻轻道:“小姐要打,蛇七怎么躲?”

    闻听此言,安安眼神闪烁,继而死死咬着银牙,面色坚决道:“你听好了,从今日起,我不再是你的小姐,你也不再是蛇牙之七,咱们之间并无任何关系,你……解脱了!”

    “不对。”

    蛇七摇着头,面色凄楚道:“蛇七之名我可以不要,若是小姐高兴,叫我蛇九蛇十,甚至狗一狗二都可以,但唯有一点,你……是我的主人,在主上过世之后,你就是我唯一的主人,我这一生……只愿跟随左右,永世不弃!”

    “你……”

    安安嘴巴张了张,终究哑口无言,她并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看着蛇七的神情,即使再硬着心肠,却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蛇七却笑了笑,轻轻地将安安的手掌移开,苦涩道:“小姐误会蛇七了,蛇七并不是想挡你去路,而是……”

    话音未落,他的身形陡然往后一飘,随即消失在安安眼前,已然纵身一跃跳下了碎石坑。

    安安面上浮现一抹悔色,蛇七用行动表明了他拦下自己的意思,可自己还……

    说实话,剑晨现在是什么状况谁也不清楚,那被压缩成黑色的血腥气息去了哪里,几乎可以肯定,必是被凤凰烈焰逼迫得走投无路,最后退无可退之下,退入了剑晨体内。

    那么此时,剑晨会是什么样?

    毒尸?还是继承之前令尹修空都感到害怕的不稳定狂暴?

    安安要冲上去,可以不考虑后果,可蛇七却不能不为安安考虑,所以他将安安拦下,为的却是自己替安安下去救剑晨。

    他不喜欢剑晨,可却不能不顾及安安的安危!

    这些念头只是一划而过,安安还愣着,旁边凌尉不放心,本想也跟下去帮忙,可就在这时

    轰!

    碎石坑内一道粗壮的血色光柱陡然笔直冲天,而蛇七刚刚才跳下去的身形竟被这光柱一冲,勐然被冲飞上了半空!

    所有人大惊,安安更是面色一变,这一击,其实是蛇七为替她而受,连惊叫一声:

    “蛇七!”

    身形一晃,这一次再无人阻拦,与凌尉一道直冲向碎石坑边。

    血色光柱只是一冲而起,随即立即变淡消失,当两人扑向碎石坑时,已无任何血气弥漫,在那坑中,剑晨竟已长身而立,独自如同标枪一般昂首望天。

    安安愣怔,从剑晨的面部表情中,她竟无法分辨此时的剑晨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很平静也很可怕,抬起的头不知在看着什么,至少不会是冲上半空的蛇七,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显得很清明,没有血色,没有茫然。

    “傻……子?”

    这两个字是安安打从一开始就这么叫着剑晨,已经很顺口,不管剑晨到底是不是傻子,她都这么叫着,可是当现在她看到剑晨那张平静到可怕的脸时,喉咙里竟一阵干涩,这两个在她心里专属于剑晨的字,第一次被她叫得无比迟滞。

    旁边凌尉一咬牙,先不去管剑晨,凌空一跃,将从半空中跌落的蛇七一把接住,两人落回地面再一看,蛇七却已昏了过去。

    安安也扭过头来,蛇七到底是为她挡了一劫,即使心中再担忧剑晨的情况,她也不能不管蛇七。

    却见凌尉向她做了个安心的手势,他已探知清楚,蛇七虽然昏了过去,体内情况尚还算好,气息也平稳,并不像是受了重伤的模样。

    这才让安安松了口气,对于蛇七,她除了愧疚之外,要说感动当然也会有,只可惜……

    突然身边风响,还不待她回头,一股熟悉的气息已然迎面扑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