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二十章 破碎
    安安也好,凌尉也好,还有蛇七与尹修空,都在震惊地看着血色坚冰的变化。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甚至于尹修空在恢复了一些力气后,更咬牙强撑着站了起来,勉强往远离坚冰与烈焰的地方挪了挪。

    以他现在性格残缺的暴躁脾气,他这一动已经表明了一件事。

    就连他……也在怕!

    他离血色坚冰很近,所以当凤凰烈焰当头罩下时,他也遭了池鱼之殃,被凤凰烈焰殛烤得五脏如焚。

    可当时还能咬牙坚持,尹修空不愿在这些人面前丢了脸面,更不愿他这一退,让花想蓉误会他是她了怕,即使花想蓉现下早没有心情去管他如何想。

    可当那血色坚冰受凤凰烈焰殛烤成一块纯黑的石头时,尹修空终于怕了,那块石头……确切的说,是石头内被压缩到了极致的血腥气息,虽然看起来极稳定,可尹修空却从中嗅出了不安的意味。

    稳定是表面,而即使隔着烈焰,隔着坚冰,他也能感受到隐藏在稳定表面下的那一抹疯狂。

    没有人意愿被人压缩至此,就算是没有生命意识的血腥气息,也绝不愿被挤压成团,物极必反的道理并非道家易经中一句空穴来风的神鬼之谈,而是真正存在于天地万物的真理。

    那东西……会爆!

    这才是尹修空极力想躲避的原因所在,他的修为现如今很高,可受伤也很重,若是花想蓉真将那变成黑色石头的坚冰烤爆,恐怕第二个倒霉的就会是他。

    至于第一个倒霉的花想蓉,尹修空倒是乐意看着她被炸得体无完肤。

    只是尹修空注定会失望了。

    感受到黑色石头下那越来越不稳定的暴躁的人可不光光只是他,花想蓉解开秘术越阶提升,甚至比之尹修空来还要更加了解黑色石头下的真相。

    于是随着血腥气息被不断挤压,巨大的冰块在不断缩小时,与之对应的,便是凤凰烈焰的越来越浓烈。

    物极必反?

    如果被绝强的力量死死地压着,遇强越强,物极……什么时候才能反?

    花想蓉的意识在那时已经模煳,就连她自己也承受不住这凤凰烈焰带来的极致高温,她的人也在烈焰的包裹下,首当其冲成了第一个身受焚身之苦的人。

    能够坚持那么久,全凭心中唯一的执念在支撑她想救剑晨,她要救剑晨!

    因为这样,她在临失去意识前,竟凭着莫大的毅力为自己的丹田设置好了内力输出的规则每隔一段时间,体内深厚浩瀚的凤凰内力输出变增强两成。

    这两成,正好将坚冰中血腥气息压缩到极致的反弹给镇压住,遇强越强,绝不给血腥气息任何喘息翻身的机会!

    设置好这一切后,花想蓉终于失去了意识,沉睡入那无边浩瀚的黑暗中,这是缘于身体自动作出的本能保护反应,她的身体周围太热,热到即使是施展者本人,也无法再承受得了烈焰焚身的痛苦。

    花想蓉是带着一丝满足的笑容陷入黑暗中的,这是她能够为剑晨做的……最后一件事!

    百年前创立了无双阁的萍飞燕,她的内力修为时至今日到底可怕到了什么程度,虽然江湖中人早已将她遗忘,可从花想蓉的身上,还是可知一二。

    三次解开秘术的机会,可以说每一次解开的,便是萍飞燕三分之一的内力,前两次花想蓉并未尽全力,是以虽然秘术失效后可以说那庞大浩瀚的内力便白白浪费,再也不可能回到花想蓉体内,可到底为她带来的反噬效果也要弱得多。

    只有这次,内力没有丝毫浪费,在一点一滴地转化成凤凰烈焰,不停殛烤着血色坚冰,这时才可见萍飞燕内力之强。

    三分之一的内力而已,竟然可供花想蓉持续不断地释放极致高温的凤凰烈焰长达一日一夜之久,并且似乎还远远没有临近最后的枯竭。

    血色坚冰……不,那块纯黑色的石头,便在这一浪高过一浪的凤凰烈焰下不停被炼化着,直到只剩薄薄地一层黑色石皮,剑晨模煳的影子在这黑色下都隐约可见。

    至此凤凰烈焰才有了逐渐减弱的趋势,只有那薄薄的一层,就算没有凤凰烈焰的高温,想要打破也不再是不可能的事情。

    唯一的顾虑在于……那被压缩成黑色的血腥气息去了哪里?

    黑色到底有没有再被压缩,或者说,无尽的黑色气息继续压缩在一起后,会变成什么模样,这已经超出了所有人,包括安安的认知。

    他们不知道,从血色坚冰转化成黑色石头开始,那石头越来越小,可血腥气息去了哪里,是仍在被一点一点地压缩不止,还是……

    终于忍受不住,自己为自己找了一个避风港?

    在这坚冰之内,唯一的避风港只能是……剑晨的身体!

    到底是钻入了剑晨的身体,还是被凤凰烈焰炼化,没有人清楚,也都不愿往那方面去想。

    要知道,若是血腥气息最终的走向是剑晨的身体的话,那么,以那庞大的气息,会对剑晨的身体造成什么样的改变?

    毒尸么?

    这两个字深深压抑在安安的心里,继自己的父亲之后,就连剑晨也会变成那样么?

    这一切都是个谜,而花想蓉似乎早也想到了这一点,她对凤凰内力的控制竟是那么地精准,坚冰变成石皮,而凤凰烈焰也在同步缩小,仍然不紧不慢地殛烤着已然露出剑晨身形的石皮,直到……

    啵的一声轻响,听在人耳中却宛若雷霆暴鸣,因为所有在场之人默默等待的一刻终于来临。

    随着凤凰烈焰终于熄灭,花想蓉也身体一软昏倒在地,而那块原本巨大,现在其薄无比的坚冰也在这时……破碎!

    破碎!

    就像在平静的湖面丢下一块石头,剑晨周身的寒冰碎得那么彻底,每一片冰块都碎得像溅起的水花,只是片刻间,便见剑晨身上脱落,连半点冰屑也没有留下。

    众人的心也在这时沉到了谷底。

    因为他们分明看到,在冰块破碎的那一刻……颜色竟是清晰通透的透明之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