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十九章 压缩
    “你……很好。”

    两人默默对视良久,白衣公子嘴角噙着笑,对郭传宗竟似赞许地点了点头。

    沉默的空气被打破,郭传宗舒展了一下身体,并不领情道:“明明并不比我大上多少,说话这么老气横秋真的好吗?”

    “老气横秋?”

    那白衣公子微怔了怔,随即哈哈大笑,刷的一声,他竟不知从何处摸出一柄同样雪白胜雪的折扇,在身前慢悠悠地摇着,摇头笑道:

    “老夫今年一百六十三岁,老气横秋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么?”

    他……竟然有一百六十三岁?!

    看这白衣公子的样貌,说他才满双十之数也无人敢不信,明明是个青年俊杰,却非自称这个行将就木的老者?

    “一百六十三岁?”

    这仿佛天方夜谭一般的事情,郭传宗听来竟没有半点吃惊,反而了然地点点头,道:

    “这就怪不得了,想我郭传宗一生天不怕地不怕,可刚才你隔着老远只是散发出了一点气息,竟就叫我心胆俱寒,这般恐怖威能,就是我六哥来,也不至于让我如此。”

    “哦?”

    那白衣公子折扇一收,雪白的扇骨在手掌上敲了敲,饶有意味道:“这就是你严令丐帮弟子不得入宫的原因所在?”

    “你是怕……我打死他们?”

    这话说得很直白,放在任何一个地方,甚至都有些自大。

    可郭传宗似乎并不这样认为,白衣公子直白,他却也很直接,点了点头,道:“到了你这般修为,已经不是人多就可以对付得了的,我没必要让兄弟们枉送了性命。”

    “那你还敢进来?”

    白衣公子眼中的意味更加深长,看着郭传宗,像是在看着一件他突然发现的,激起了兴趣的玩具一般。

    “为什么不敢?”

    郭传宗耸了耸肩,面上一片云淡风轻,倒无任何惧怕的神色,也对白衣公子还以微笑,道:“我爷爷还在宫里,作孙子的来找爷爷,或者说……来救爷爷,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吗?”

    “那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白衣公子的笑意一直都在,可当那杀字一出时,明明他神情没有任何改变,周身的气势也仍是那般平淡如常,可郭传宗却分明感觉到……

    自己遍体生寒!

    “怕啊!”

    郭传宗洒然道:“可是也没办法啊,谁叫我爷爷在这里呢?”

    “大不了……祖孙俩死在一处,这又有什么?”

    他很平静地谈着生死,可只要熟悉郭传宗的人便会感到不妥,似郭传宗这般心大之人,无论他面临着什么样的绝境,至少从心态上,他绝没有任何放弃的时候。

    可是现在,当面对那白衣公子时,他的一言一语无不透露出一种情绪,郭传宗他……很悲观!

    还没打过,他已经谈到了生死,似乎早已表了,自己绝非这白衣公子的对手。

    “真是难得,很孝顺,还很讲底气,不错不错!”

    那白衣公子闻言抚掌笑着,看向郭传宗的眼睛越发地明亮起来,紧接着又好奇道:“不过听你这么说,你好像已经知道我是谁?”

    “并不难猜吧?”

    郭传宗苦笑一下,道:“居我所知,如今这世上活到一百六十三岁的人只有一个,所以你的身份就唿之欲出了。”

    “说说看?”

    听到郭传宗此言,白衣公子脸上浮现出一抹得意,他甚至还下意识地伸手往自己下巴上捋了捋,可当摸那光洁无须的下巴时才反应过来,不由又无奈地笑了笑。

    郭传宗伸出左手,直到此时,他的右手还是持续着炼尘砂的状态,死死握着那固体的地心青火。

    只见他目中精光大闪,与此同时,朝着白衣公子递去的左手上也有金光大盛,那金气弥漫,纠缠在一起,仿若条条细小的金龙在他掌心中盘旋。

    “蜀山。”

    郭传宗盯着自己手掌上的金龙,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泽,缓缓道:“天下间能够活到一百六十三岁的,只有蜀山剑主一人,所以……”

    “战吧!”

    嗷!

    龙吟大鸣,比之皇宫大内还要金碧辉煌的光芒在这空旷的皇城中勐然绽放!

    “蜀山?”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地方,也有人轻声皱眉叫出了这个名字。

    这里是已成废墟的唐门。

    而在废墟之上,隔着千里之外,剑晨几乎与郭传宗同时叫出了蜀山二字。

    他……竟已从血色坚冰中破冰而出,那么……花想蓉呢?

    一日前。

    解开了萍飞燕秘术的花想蓉实力高绝,在场众人终究无法阻止她一心想做的事,最终的结果,便是花想蓉火力全开,以凤凰烈焰烧了那血色坚冰一日一夜,而安安也……哭了一日一夜。

    凤凰果然不愧为传说中的九天神鸟,而它的火焰也绝非凡尘之火可比,血色坚冰在花想蓉持续不断的灼烧下,终于有了变化。

    冰块确实是在溶化,可这溶化却又分了两步再走。

    在凤凰烈焰的殛烤下,包裹着剑晨的那块坚冰上血色正在慢慢退去,就像是固守城池的士兵,每一次退去,都只是外层的约摸一指来宽,那血色看起来并未削减分毫,只是受不了凤凰烈焰的极致高温,而在一点一滴地向内压缩着。

    一指来宽的范围,先是血色尽去,冰块变得清晰通透,再然后才是被凤凰烈焰殛烤得溶化蒸发。

    周而复始,火焰每殛烤一段时间,便前进这么一指来宽,血色再退,火焰再进,一点一点地,将血色坚冰的体积慢慢缩小。

    这般变化是好是坏没人能够说得清楚,因为那充斥在坚冰上的血腥气息并没有因为凤凰烈焰的高温而减少什么,至多只是在不停地被压缩,压缩,再压缩。

    当坚冰被溶化了一半时,更内一层的血腥气息已然到了压无可压的地步,原本那暗红夺魄般的光泽已经看不到,取而代之的,是颜色越来越深,深到发黑的恐怖色泽。

    当花想蓉再将那坚冰溶化了一小半后,覆盖在凤凰烈焰之下的,已经看不出本是一块巨大的冰块,而是变成了一块纯黑色,黑色勾人魂魄的黑色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