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十八章 河水的涟漪
    “我退出!”

    安安面色焦急,泣血冲着已然化作一片火海,看不见人的花想蓉大喊大叫。

    “我退出,你赢了,你听到了吗?”

    “傻子……剑晨,剑晨我让给你,不,不是让,是我比不上你,你才是最适合他的人,你……”

    “你别死——!”

    声嘶力竭,安安已然泪流满面,被蛇七死死拖着,可她仍在徒劳地用双手刨着身前的碎石地,一寸,一寸,缓慢至极却又坚决无比,继剑晨与蛇七之后,她的一双手也已变得血肉模糊。

    花想蓉即使说得再好,也骗不了她。

    秘术开启之后肯定会对花想蓉有着影响,可那影响也有大小之分,单看刚才花想蓉身形不动就能震飞尹修空,便不难看出,其实她体内的内力并没有消耗多少。

    反噬肯定是有,大小而已,可花想蓉若是想去溶化包裹住剑晨的那血色坚冰……

    那可是连千锋也穿不透的坚冰,仅仅是靠近一丈之内,那散发出的严寒冰冻之气就要将人冻僵,这样的坚冰,花想蓉需要用多少内力去溶化?

    所有人都知道,那将是……所有!

    唳——!

    回应她的,却是一声高亢的凤鸣。

    以及……浓烈到无人能够靠近的极致烈焰!

    ————————————————

    长安。

    “皇宫重地,擅闯者死!”

    朱雀门前,守备军士横眉怒喝,齐刷刷上百支锋利长枪突指一处。

    群枪之前,一道瘦弱褴褛的身影伫立在前。

    安禄山叛乱当前,整个大唐国境无不风声鹤唳,作为朝中之重的皇宫自然守备更加森严,上百支长枪的主人尽皆都是百战军兵,此时长枪齐刷刷怒指,其势联合在一起,宛如惊涛骇浪一般,誓要将阻挡在前面的一切冲刷一空。

    偏偏那瘦弱的身影巍峨不动。

    “让开!”

    郭传宗凌厉大喝,全然不将这些军士放在眼里。

    嗒嗒嗒,嗒嗒嗒……

    随着他一声大喝,四面八方竟突然传来如潮般的声响,这声响联合在一处,排山倒海般狂涌向前,顿时将百支长枪所聚的气势淹没于无形。

    在他身后,越来越多的乞丐人手一支竹竿,一面以暗含规律的频率激点着地面,一面向郭传宗身后汇聚。

    打狗棍阵!

    郭传宗此时心急如焚,根本没功夫采用迂回潜入的策略进入皇宫,现下更是青天白日,要他枯等到夜深,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他准备硬闯!

    汇聚在他身后的丐帮弟子越来越多,放眼望去黑压压一片人头,将宽阔的朱雀大街挤得满满当当,粗粗一扫只怕足有上千人之众,并且还有源源不断手持细长竹竿的乞丐在往这边赶。

    丐帮小帮主有令,丐帮上下莫敢不从,更何况在那皇宫中更有着失踪多年的老帮主郭怒,丐帮中人义气为先,帮主有难,即使是皇宫他们也无所畏惧。

    畏惧的,是朱雀城门处守城的数百军士。

    此时国逢乱世,安禄山与史思明在外不停攻城掠地,短短数月大唐江山已丢了半壁,皇宫上下已是外强中干,别看守城的将士人数众多且身经百战,可若真打起来,他们能够得到的支援却极有限。

    人多势众的角色转变如此之快,更有那扰乱人心的竹竿声响一波波冲击着所有军士的脑海,令这些孔武有力,但真实修为却极低的将士气血好一阵翻涌,有些禁受不住的更是连长枪也拿捏不稳,咣当咣当掉了一地。

    “丐……帮,你们这些臭叫花子想造反不成!”

    受势所迫,畏惧的却只是丐帮那名传天下的打狗棍阵,数百守城将士虽抵受不住阵法之猛,可却无一人后退,反而领头的门将捂着耳朵,厉目怒视郭传宗。

    “造反?”

    郭传宗右手中晶莹剔透,死死抓着一物,冷厉道:“丐帮造不造反,那得看你们的选择!”

    他此时实在心急,一边是剑晨他们早已上路去往唐门,唐门那边想都不用想必是一番死战,而另一边,那凝固成固体的地心青火暴躁不安,一路上他以炼尘砂稳定,连接不断持续输出内力下,他体内的情况也已快到了崩溃的边缘。

    如此心境下,一向平和的郭传宗已然变得暴躁易怒,好不容易走到皇宫外面,却被守城军士所阻,所以他这才一怒之下召集在长安中的所有丐帮弟子,就算是造反……他也得立刻马上闯进去!

    “你——!”

    那门将勃然大怒,他是在场军士中修为最高的一个,长枪仍牢牢握在手上,突厉往前一伸,枪尖在郭传宗面前不足三尺处停住,怒喝道:

    “别以为本将军不认识你,郭传宗,丐帮的小帮主,你难道还想当小皇帝不成!”

    这话说得极重,想当小皇帝,那岂不是想谋朝篡位?这顶大帽子若是放在任何一个时候,都足以将一个人活活逼死。

    可偏偏是在大唐江山风雨飘摇之时,那门将一言出口,周遭立时响起更加急剧的嗒嗒声,丐帮打狗阵之赶狗入穷巷,无数乞丐怒瞪门将,在郭传宗身后扇形散开,大有小帮主一声令下,便齐棍招呼的打算。

    “再说最后一次,让,还是不让?”

    郭传宗心头怒极,手掌心里那地心青火的暴跳越来越剧烈,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破碎,他哪里有心思与这看门的狗多磨嘴皮子?

    “让?”

    那门将猛然怒喝,左拳在胸铠上捶得砰砰作响,慨然道:“想叫咱们兄弟让开,除非你踩着本将军的尸体过去!”

    “誓死卫城!”

    “誓死卫城!”

    “誓死卫城!”

    一言出,那门将在众军士中的威望竟然极高,顿时数百守城军士人人热血上头,士气猛然高涨,每个人脸上俱都咬牙切脑,如果目光能杀人,郭传宗只怕连一块碎片也留不下。

    “好!”

    剧烈的反抗引起郭传宗更剧烈的暴怒,他猛然一声怒喝,左手突指,平平扫了一圈所有群情激奋的军士,冷厉道:

    “这是你们……逼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