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十四章 是敌是友?
    热浪滚滚来得毫无征兆,只是一瞬间,众人遍体的寒冷竟在这灼热之下荡然无存,可随之而来的,却又是极致高温所带来的口干舌燥。

    从极冷到极热,这转变来得快捷绝伦,身体无法适应这冷热转变,令人感觉身体几乎就要干涸得碎裂。

    “花想蓉!”

    尹修空曾经感受过这样的灼热,当下面色一变,巨大的剑气猛得扭转,剑尖所指,正是那极致高温席卷而来的方向。

    安安眉头一皱,也在同时望向那边,花想蓉竟然也在这里,虽然并不算太过意外,可花想蓉的情况却让她感到意外。

    唳——!

    就在众人震惊的注视下,陡见十来丈处远的碎石地下,一道神灵活现的烈焰凤凰展翅冲宵。

    凤凰一出,那满含烈焰的翅膀每一次扇动,袭向安安等人的热浪便高过一浪,炽烤得人就连头发也开始卷曲枯黄。

    凤尾之下,一道存在于扭曲空气中的身影缓缓站了起来,虽然极致的高温烧灼得周遭空气模糊不清,可烈焰之内,所有人还是可以分辨出那人影是谁。

    正是花想蓉!

    “你想烧死我们么?”

    尹修空暴烈,他一肚子的火气因为突然丢来的千锋而发作不得,现下花想蓉的突然出现,立时将他的怒火转移而去,怒意狂涌,猛然将身一跃!

    “喝——!”

    一声怒吼,或许已是现如今他所能够凝聚的最后一道剑气,盛怒之下,他哪管得了这许多,当即以人化剑怒斩向那不停扑闪着翅膀的烈焰凤凰。

    唳——!

    一剑出,凤凰之鸣更显高亢,不见花想蓉有何动作,那巨大无朋的烈焰凤凰凤尾一摆,化作一道火焰利箭,迎着尹修空锋锐的剑尖强猛硬撼!

    轰————!

    天空中爆发漫天火雨,剑在哪里,凤凰在哪里,在耀目的光华下根本难分其踪,地面上所有人猛得闭上眼睛,连忙运起本就残余不多的内力相抗这猛然提升数倍的极致高温。

    凌尉猛一咬牙,合身一扑,周身闪烁着玄色的内力,以自己的身体为重伤昏迷的雷虎撑起坚实的防御,却被火雨厉射而下,将后背烧灼得焦糊一片。

    头顶炽烈,更有劲风呼啸,在感知中,有两道相反而去的急劲风啸厉速反弹,尹修空与花想蓉这一硬拼竟然势均力敌!

    不,并不是势均力敌!

    “噗——!”

    耀光渐去,众人正要睁眼去看,陡听从那血色坚冰附近有人爆出狂喷鲜血的声响,不用看也知那是尹修空。

    他的伤势本就未复,后又被千锋中的沥血剑将所余不多的内力硬生生逼迫出体外,单单那一剑或许与花想蓉旗鼓相当,可却后力不继,被凤凰火焰入体,他竟再没有内力去将之驱逐,只得任其在自己体内灼烧一通。

    那口血喷将出来,还不及落地便已经蒸发成一团血雾,迎风一吹,飘散于风中,他的面色立时变得金纸一片,勉力撑了撑,却怎么也撑不起自己的身体。

    反观花想蓉。

    她竟然……一动也未动!

    刚才与尹修空相撞的只不过是那只聚集在她头顶的烈焰凤凰,至于她本人,根本连一根手指也没有动过。

    高下立判!

    解开了最后一次秘术,萍飞燕留在花想蓉体内的内力大爆发,仅仅只是先前用来烧溶玉寒石,以及后来踢了一脚剑晨的手腕,这还远远不足够让这内力耗尽。

    她刚才昏迷时凤凰内力自行护主所形成的防御就连剑晨也在猝不及防之下受了伤,可见这内力之强,还远远不到枯竭的程度。

    尹修空无力再战,只用一双愤然的眼睛怒视着花想蓉,全然没有任何惧怕之色。

    漫天火雨除了一小部分洒落于地之外,其余的竟是像有灵智,无数细小的火点在空中盘旋不休,每转上一圈便融合一分,就像百流汇海,当这些火星全部融合成一道火流时,猛然一旋,直往花想蓉头顶劲射而去。

    唳——!

    火流一幻,竟重又在花想蓉头顶凝聚成那只巨大无朋的凤凰火鸟,鸟喙大张,清鸣厉叫穿刺得人耳膜生疼。

    花想蓉就在这时动了。

    她缓缓抬腿,一步一步慢慢自刚才剑晨挖掘的浅显碎石坑里走了出来,每走一步,头顶上烈焰翻腾的凤凰便扑闪一下翅膀,令得高温汇聚,炽烤得人气血翻涌难受无比。

    短短十来丈的距离,花想蓉看起来速度不快,可转瞬间也来到众人眼前,离得近了,众人惊见她的双眼竟全被浓烈的火光掩盖,面无表情又看不到眼神,根本不知现在的花想蓉在想些什么。

    一步一步,花想蓉慢慢地走着,霸道的凤凰火鸟飞过,所有人,包括安安在内,全被这高温束缚着,一动也不能动。

    花想蓉的身形由远及近,再由近及远,那双火目根本目不斜视,连看也没看任何人一眼,一步一步地,直往血色坚冰处走去。

    “站住!”

    眼见花想蓉已经靠近坚冰,安安猛一咬舌尖,剧痛令她从花想蓉带来的极致震憾中摆脱,豁然转身,冲花想蓉冷厉喝道。

    沙——!

    脚步顿住,花想蓉略略转头,火光翻滚间,她那双看不到神情的妙目微微一挑,道:“怎么,我以为你会一直站在那里看戏。”

    “你……”

    面对花想蓉的挑衅,安安并没有任何动怒的意思,她更关心的,是花想蓉敌我不明的态度,这样的花想蓉,她怎么愿意让其接近剑晨?

    “你到底想做什么?”

    安安死死咬着牙,不多的内力在她体内疯狂流转,只要花想蓉表露出任何一点欲对剑晨不利的举动,她必将……

    “你在担心什么?”

    花想蓉冷冷笑了笑,道:“我想做什么,自然是做你做不到的事情。”

    安安沉默,她做不到的事情,自然是将剑晨从坚冰中解救出来,花想蓉的意思……她可以?

    可安安却仍有着担忧,从雄武城开始,再到后来她被悲落掳走冰封在玉寒石中,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发生着意想不到的变化。

    谁是敌,谁是友,她真的……分辨不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