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一十章 坚冰
    杀!

    蛇七面色大厉,孤星血匕往前一送,叮的一声轻响,锋锐的匕尖抵在那血色的冰块上,此时的千锋不愧为绝世凶兵,竟然轻松刺入了寸许才遇上一丝阻力。??要看?书W书W?W·1·COM

    他很想,真的很想就此将匕首直接刺下去,直到穿透剑晨的脑袋为止!

    可是他不能……

    右手上的肌肉颤抖着,蛇七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

    剑晨是一切事件的源头,如果没有他,小姐也不会过得如此痛苦,如果没有他,主上或许也不会死,这一切,全都因为他!

    杀了他!

    蛇七死死咬着牙齿,用尽全身力气,很想将孤星血匕再往前送一送,可惜最后的一丝理智却一直在提醒着他,这一切……已经晚了。

    现在杀了剑晨有什么用?

    主上不会死而复生,小姐也不会当从来没有认识过剑晨,而更重要的是……没有剑晨,现在的他根本无法破除那浓厚的如同盾牌一般的血腥气息。

    还有一点,当小姐醒来后,他又要如何向她交代?

    可……恶!

    蛇七几乎将满口钢牙咬碎,挣扎再三,那一匕终归也没有刺下去。

    也没有机会再刺下去。

    就这么一耽搁的功夫,剑晨身体周围那血色冰块已然又厚了不止一圈,而蛇七的身形被逼得又往外挤出三寸,孤星血匕到底是匕首,现下他就算想刺,刺到没柄也伤不到剑晨一根汗毛。??要看?书W书W?W·1·COM

    罢了……

    蛇七长叹一声,眼眸里流露出无尽的失落,终归将这想做却又不能去做的念头强行压回心底。

    至少现在不行。

    他如是安慰着自己,为错失了那一匕的时机而寻找着合理的借口,现在若是杀了剑晨的话……小姐怎么办?

    用力甩了甩头,蛇七最后再恨恨地看了冰块中身形恍惚的剑晨一眼,将注意力放到碎石坑里,说到底,坑底的人才是他心中最为重要的人。

    这一见之下,蛇七的眉头拧在了一起。

    碎石坑中那血腥气息的总量令他大感意外,从剑晨开始吸纳血气开始,他身体上冰块的厚度就在以一个非常恐怖的速度增长,至少此时看,蛇七自咐就算有三个自己,双手伸到极限也已经不能将包裹住剑晨的冰块合围。

    从气体转为固体,需林多少血腥气息才能够做到如此地步?

    可那碎石坑中的血气似乎并没有减弱多少,虽然看起来是有一些变淡的迹象,但离真正消散似乎还是遥遥无期。

    剑晨……能够吸纳多少?

    这是现下蛇七最关心的问题,不是关心剑晨的生死,而是能否在他死前将血腥气息吸扯到一个自己能冲下去救回小姐的程度。

    而此时的剑晨……

    冷!

    冷!

    冷!

    他的整个意识全被这一个字所占据,被冻成冰块的不仅是他的身体,还有大脑。

    思维已然停顿,除了一个冷字,坚持他还能保有最后这一分意识的,就只有心中的执念。

    他死可以,可在死之前,一定要将安安他们救出来!

    固执地守护着这个念头,他……迷失在这无尽寒冷的意识深处。

    ……

    …………

    ………………

    不知过了多久,在蛇七的感觉中,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以至于他因为一直维持着全力握持住千锋的时间太久,经脉里渐渐开始传来酸涩肿胀之感,并且这渐渐正在往越来越剧烈刺痛的方向发展。

    再过一会,或许就在下一瞬间,从千锋上持续不断传来的血腥暴虐之气越来越冰寒,越来越暴虐,越来越开始侵袭着他的身心,令他的意识开始逐渐模煳。

    啪!

    右手握着千锋,蛇七的左手狠狠地抽在自己脸上,希望借由这样的痛楚来令自己的意识清醒一些。

    他的脸已经变得红肿发涨,这已经是不知道他抽向自己的第多少个耳光,初时还有些作用,现在几乎已经成了下意识的本能举动,一巴掌下去就是五根通红的手指印,可效果却微乎其微。

    只是隔着千锋传来的十不足一的沥血剑气息,蛇七就将要迷失,而剑晨将整整一株生长不俗的沥血血树吸入身体,他的神智……

    唯一让蛇七感到庆幸并且一直在坚持的是,剑晨持续不断的吞吸终于有了效果,此时此刻,那碎石坑内的血腥气息已然变得极淡,似乎随时刮来一道微风都能够将之吹散。

    凝结在剑晨身体上的血色冰块已经不再越积越厚,事实上,当蛇七估量了一番就是三个自己也不能将这冰块合围的时候,血色冰块的膨胀就已经停止了。

    只是停止,剑晨的吸收却还没停,碎石坑中的血气也还很多,随后被吸扯的血气不再变成冰块,而是丝丝缕缕钻入冰块中,一圈又一圈的,一层又一层的,加固着冰块的坚硬。

    刚才蛇七还能用孤星血匕刺入冰块中,可没过了多久后,他就是运足全力,再凭孤星血匕的锋利,也不能再在冰块中刺出哪怕一小点的小孔。

    凝结在剑晨身体上的冰块,已然变得比之前加入了天陨寒芒的玉寒石还要更加坚硬的地步,这世上不知还有什么兵器能够破开这样的坚冰?

    这样也好。

    蛇七恍恍惚惚地想着,坚冰之固,世上再无什么兵器可以破开,那就算剑晨侥幸不死,他也不能再祸害小姐了罢?

    人,终归不是他杀的,当救回小姐后,他也有着底气向安安交代。

    碎石坑中血气的浓度几乎已经看不见,只是偶尔才会有一两缕极淡的雾气飘荡,蛇七甚至已经看到,躺倒在碎石坑中的安安,那双自己永远不会忘却的柳眉轻轻地拧了拧。

    现在冲下去……问题应该不大了吧?

    蛇七已到极限,孤星血匕在他发觉已经不能对剑晨造成任何伤害时便已经被丢弃,可即使这样,他站在那血色坚冰旁边,一**的寒意也令他手脚僵硬。

    于是不能再等下去,蛇七有种感觉,哪怕只是再耽搁一息,自己将再没有任何力气可以跳下去救小姐。

    所以,那么……跳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