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九章 蛇七的心
    “注意了!”

    不再多言,剑晨猛然一声大吼,趴着的身体伸出一手,直接往血色盾牌上伸去。

    蛇七目光一凝,顿时紧张起来。

    这盾牌刚才令他吃了大亏,落地之后的他急于挣扎起身,并没有看到剑晨也伸出手去接触了一下那血色盾牌的动作。

    握住孤星血匕的手上,关节处用力过猛已经握得白,神情从未有过的专注,唯恐剑晨也像他刚才那样被一弹而起,倒让这血气弥漫的匕刺入了大脑。

    他不是顾忌剑晨的生死,而是怕剑晨死后他没有办法救出小姐。

    然而接下来生的一幕却让蛇七双眼陡然大睁。

    剑晨的手明明白白地接触到了那血色盾牌,可意想中的反弹却并没有传来,甚至这凝若实质的盾牌竟然还因为剑晨那只手的突入,而像是液体一般泛起道道涟漪,哪里有刚才铜墙铁壁一般的坚硬。

    他想要做什么?

    这个念头才从蛇七脑海中升起,立时眼睛便看到了答案。

    此时此刻,剑晨已将双眼紧紧闭了起来,他的手就那么放在血色盾牌中央,虽没有了内力,他还是在体内运转着玄冥诀的功法,丹田中那微小的血芒立时兴奋起来,呼啦啦一阵乱转,疾在他经脉中游走不定。

    仿佛有着呼应,碎石坑内那层厚实的血色盾牌从平静变得沸腾,再猛然一旋,之前被归心似箭搅动的血色龙卷风几乎再现,以剑晨那只深入盾牌中的手为终点,疯狂地向他体内涌入。

    从蛇七的角度,此时的剑晨已然完全被血腥之气所笼罩,而更令他惊讶的是,这层血腥的气息竟然极寒冷,寒冷到他站在旁边竟都有种会被冻僵的感觉,这绝不是他的错觉,因为此时的剑晨……

    竟然已变成了一块巨大的人形冰块!

    与冰块有所不同的,乃是这冰块的颜色,竟然也是一片血红。

    剑晨在做什么他已经看得明白,他竟是想将所有的血腥气息全部吸入自己的体内?

    蛇七往那碎石坑中望了一眼,剑晨的吸收度很快,可坑中的血腥气息却更多,此时只见包裹着剑晨身体的血色冰块已经越来越厚,可放眼望去,那覆盖在碎石坑内的血气竟并未感觉减少了多少。

    此时此刻,蛇七才明白剑晨一定要让他拿着千锋所化的孤星血匕的用意所在。

    如此多的血腥气息,若真能被剑晨全部吸收,先不论他的心智会被这血气冲刷成什么样子,单单只是包裹着剑晨的,那肉眼可见越来越厚的血色冰块,蛇七都不一定能够打破,更何论杀了他?

    冷,好冷!

    从开始吸收这血气开始,剑晨的脑海中就只剩下这一个念头,此时的他用如坠冰窟来形容简直太过温柔,一时间他只觉自己整个人都已经变成了一块万载寒冰,手在哪里,脚在哪里,身体又在哪里,这些已经全都感觉不到。

    唯一有的,只剩最后一个坚定的信念——我,要救安安!

    意志已经渐渐模糊,对于血气的吞吸似乎也并不需要他去牵引,而是自行自动在往他的经脉中,丹田里猛灌,于是剑晨就抱着唯一的念头,慢慢失去了意识。

    不,或者说……他是被极致的冰寒给冻得,就连意识也已经冻僵!

    蛇七已经连退了三步,不是他想退,也不是被这从来未见的诡异场景吓住,他退,仅仅只是因为不得不退。

    包裹着剑晨的冰块已经太厚,厚到将蛇七所站的位置都挤掉,令得他不得不往后退。

    用孤星血匕抵住剑晨的后脑?

    蛇七苦笑了一下,死死握着千锋,心中却油然而生一股无力感。

    原来剑晨说的救,竟然是用了这样的一个法子,这样一个……他蛇七永远也不可能用得出来的法子。

    这个小子……当日在巫州时,他化作更夫打扮第一次与剑晨有过正面接触,对于那时的剑晨,蛇七并没有太放在眼里,若不是有安安的关系,他甚至都想一剑削掉剑晨的脑袋。

    他是蛇七,是蛇牙中人,蛇牙最不缺的,就是冷酷无情。

    至于为什么对剑晨报有敌意,蛇七一直心中迷茫,直到现在,当他透过那血色冰块望向碎石坑中越来越显清晰的安安面容时,才终于有了答案。

    是因为安安吧……但不是因为她千金小姐的身份,而是……

    这个答案令蛇七心头大震,他……从来没有正视过这个问题,或者也可以说,是不敢去正视这样的一个问题。

    不知从何时起,他蛇七……已经深深爱上了安安!

    是从什么时候呢?

    是在当年安伯天次将他带回雄武城的时候?第一次见到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的时候?

    还是……每每训练受伤后,安安偷偷从主上那里拿来治伤灵药送给自己的时候?

    蛇七的双眼模糊了,他一直不敢去正视对安安的感情,是因为他自己的身份。

    一个是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的死士,一个是高高在上,在雄武城中拥有着与公主一样身份的千金大小姐,两人之间的身份地位相差何止以道理计,他蛇七凭什么,拥有这非份之想?

    于是他只能将心中这份对安安的感情拼命压抑着,死死压制在心底最深处,全然不敢表露分毫,只能用他所有的一切,来满足安安的任何愿望。

    直到剑晨的出现。

    蛇七的心慢慢开始变得不平衡起来。

    他因为身份因为地位,不敢对安安抱有任何不切实际的想法,只能默默跟在她的身边,以一个下属,一个兄长的身份去维护并且爱护这个妹妹,可是剑晨呢?

    他的身份又高贵到哪里去?

    一个满门被灭的山野小子,凭什么?

    凭什么可以拥有安安的心?

    当蛇七惊觉到这一点时,一切都已经晚了,他所能做的,还是只有默默地跟在安安的身边,尽自己的一切,甚至是命,来帮助她。

    真是……很羡慕你啊!

    蛇七怔怔出着神,右手不自觉地将千锋握得越来越紧,此时此刻,他很想做一件事。

    趁那血色冰块还没有厚到他无法突破的程度,将孤星血匕……刺入剑晨的后脑!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