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一千零六章 吸收
    “安安!”

    剑晨惊声大唿,安安四人全被掩盖在碎冰之下,面色被那血红色的冰块映照得通红,也不知现下情况如何。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焦急之下,他似乎忘了刚才蛇七的前车之鉴,身体虽然无力移动可还是勐然伸出一手往那坑内抓去。

    唿!

    这一抓当然落了空,这处碎石坑约摸有半人来深,他趴在坑边,那只手仅仅只是徒劳地抓了一把,连坑下四人的一片衣角也没摸到。

    然而这一抓之后,剑晨脸上的焦急神情顿时滞了滞。

    这……不一样?

    收回手掌,他放在眼前瞧了瞧,除了血肉模煳兼且沾满了泥土污糟之外,并没有看出什么不同。

    可最大的不同却在于,为什么,他没有受到来自沥血丸逸散出的那层血腥气息盾牌的反弹?

    回头望去,刚才那一弹威力绝对十足,蛇七早已摔落在地,但竟半晌也爬不起来,他的额头以及嘴角都有鲜血渗出,咬牙用力想站起来,双手撑了三次,倒回地面三次。

    蛇七的功夫并不弱,就上次在雄武城中所见,已经不比练了一卷玄冥诀的管平弱,想来他因为安伯天身死之事,暗中也在死命地磨练自己。

    可这不弱,竟然抵受不住血色盾牌突如其来的一弹?

    这是剑晨惊讶的地方,而他疑惑的所在却是……

    为什么自己伸手出捞,明明也已经触及并且穿透了那血色盾牌的范围,却并没有受到任何反弹攻击?

    在他的面前,那血色盾牌仿佛就是一般的雾气一样,任他一穿而透,全然不作任何抵挡。

    他的修为虽然比之蛇七高出许多,可也还没有高到能够将蛇七弹飞出去的力道放在他这里,就连一点点震动也感觉不到的地步。

    唯一的解释……这血色盾牌对自己无效?

    不,不光是无效那么简单!

    看了挣扎的蛇七一眼后,他转回头来,那只手却仍然举在眼前,这一次,他突然看出一些不同!

    他的手因为刚才寻找花想蓉的缘故而被碎石块划得血肉模煳,现下又是内力枯竭之时,是以刚才并没有发现,其实在血肉模煳的手掌上,还另有一道极微弱的血红色光芒在流窜。

    这光芒被他注意到,是因为在流窜间,这道微弱的光芒竟随着他手掌上的伤口突然窜入了体内,手掌处的经脉立时感觉到一抹冰冷,陡然这感觉突然放大,几乎让他以为自己的手掌已经被冻僵。

    这是……

    剑晨眉头一皱,死死看着自己的手掌,忍着那急冻给手掌带来如刀割般的痛感,仔细感知着窜入体内的那道血芒。

    如果从修为层面来算,他的身体现下已然被掏空,体内半点内力也不剩,那么这道血芒窜入体内后,会给他带来什么?

    刷刷刷!

    在剑晨的内视下,那道血芒的速度竟然很快,在他的经脉间飞速流转,每窜过一处,便将那冰寒的感觉带到一处,只是一两息功夫,剑晨竟感觉自己的半边身子都要被冻僵。

    是不是要阻止它?

    剑晨泯着嘴唇,心下很犹豫,这道血芒极其微弱,那冻僵般的感觉也只是持续了片刻而已,从他的手掌开始,冰寒的感觉又在逐渐消失,看起来并没有太大的威胁。

    可那血芒的速度很快,并且看其最终的走向,竟似乎是直奔着他的丹田而去!

    丹田是一个习武之人重之又重之处,若是丹田受到不可逆转的伤害,那么也就相当于这个人的武之一道走到了尽头。

    所以剑晨很犹豫,这血芒很奇怪也很冰冷,他不敢任其直接侵入现下没有半点内力守护的干涸丹田。

    他现下虽然没有内力在身,可那血芒却也是微弱之极,顺便待它窜入某一处经脉时,用心力令经脉暂时闭合半刻,也足以令其冲不破封锁。

    然而当他眼角余光撇见碎石坑中昏迷着的四人时,想要阻止的念头顿时便被他自己掐灭。

    这血芒定是玉寒石中那一枚沥血丸上的一股气息,为什么它对自己无效,它跑去丹田又想做什么,这是剑晨想要弄清楚的事情。

    只要搞清楚了这血芒的属性,他才能想出办法救出安安他们。

    那血色盾牌既然对蛇七有效,剑晨却不能确定其对覆盖在下面的安安四人有没有效,虽然他自己似乎可以随意穿透这盾牌,可若是穿透后拉回安安或是雷虎时,以两人昏迷伤重的境况,万万承受不住如蛇七刚才那般的冲击。

    这个险他不能冒,也不敢冒,坑内四人每一个的伤势都是未知,他不能拿他们任何一个人的生命去冒险,所以……就只能用自己的命去冒险!

    心中念头才起,剑晨顿时咬了咬牙,控制住自己身体对于异种真气的本能排斥,任由那血芒在身体里乱窜。

    血芒的速度竟然与他脑海中的一个念头划过的速度相当,心下方有决定,血芒一窜,已然直接冲入他空空如也的丹田之内。

    来了!

    剑晨面色一凝,连忙将全副心神沉入丹田内,感知着血芒冲入之后的情况。

    结果却令他愕然。

    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那道微弱的血芒在冲入丹田的瞬间,飞速疾窜的动作立时便停了下来,融入丹田竟仿佛鱼儿回归了大海,在他丹田中极其缓慢,极其温和地依照一个剑晨看不懂的轨迹缓缓游弋了起来。

    这是……

    剑晨目光闪了闪,心中疑惑不已。

    血芒游弋的轨迹他虽然看不懂,可那游弋的方式他却极为熟悉,那血芒分明就是将自己当成了本就属于剑晨的一道内力,以往他丹田中充满内力时,那些内力也正是以这样的温和方式存在于丹田中。

    这血芒,竟然能够被他吸收!

    这不是沥血丸所散发出的气息么?

    剑晨张了张口,眼中划过一抹震惊,沥血丸,他竟然能够吸收沥血丸?

    可是……他当然清楚每一个服下了沥血丸的人最终会有什么样的结果,自己若是将这里的血腥气息全部吸尽,无疑就会相当于服下了一粒沥血丸。

    连玉虚真人也抑制不住的沥血丸,他若是吸入……又会是怎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