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九百九十章 失势
    八龙银镖一弹即散。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雷虎的身躯在前,剑晨心中就算如何愤怒,也不可能不顾雷虎的安危,将八龙银镖打入他的体内。

    “哼,你永远只会躲在别人身后么?”

    银镖收回,剑晨已失了击杀悲落的最佳机会,此时顿住身形,冷冷地盯着悲落。

    “那又如何?”

    悲落又退出了数步,确认了安全之后才停下,雷虎仍然被他平举在身前,一点也不以为意,笑道:“最有效的才是最好的,有捷径不走,我为何要与你拼命?”

    扑通。

    一边说着,他像在丢一件垃圾一般将雷虎雄壮的身躯丢下,拍了拍手,又回头看了一眼火海中通红的玉寒石,冷道:

    “仅凭千锋,你恐怕并非我的对手,那么咱们再来认真打一场,我倒要看看在第几招时,你会重新动用逐风剑!”

    剑晨用千锋而不动逐风剑的原因他当然再清楚不过,用逐风剑就难免会激起更大的玄冥之三气息,再加上他自己的,情况又会变成那才那般。

    此时有花想蓉相助,虽然溶化玉寒石的速度会比一拳一拳的砸要更快,可也不是一瞬间的事情,剑晨是不想在玉寒石没破开之前,再加速那沥血丸的生长。

    可只是千锋……

    悲落不屑地撇了撇嘴,剑晨手里那黑唿唿的烧火棍子,实在无法让他产生更多的压迫感,即使这东西在今年的神兵榜上,因为沥血剑的久不出世,而被列为榜首。

    玄冥诀只能用沥血剑来解决,其他的?

    不行!

    悲落活动了下手腕,冷笑看着剑晨的同时,周身上下再度凝聚起浓重的血雾,血雾才升起,已经有一丝一缕的雾气往玉寒石那边飘去,只是这量很小,还无法突破花想蓉布下的火海。

    可是再加上剑晨的,两人激斗时逸散出的血雾可不光是这么一点点分量,那是遮天蔽日一般的恐怖景象!

    与他相比,剑晨的身上由始至终没也有再激发出半点血雾,他是绝对不会容许因自己的原因,而导致安安受到有可能的伤害的,此时此刻,他唯一的凭借,只有千锋。

    此时时间紧迫,没有理会悲落,剑晨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雷虎,三个恐怖的血洞还在汨汨往外冒着热血,只是好在雷虎身强体健,从他胸膛的起伏来看,一时间还不会有性命之忧。

    这让剑晨心下稍安,立时面色一厉,下一瞬身形陡然虚幻起来。

    他没有时间和悲落耗,雷虎之危、花想蓉之危,还有封在玉寒石中安安与凌尉尹修空的危机,都迫使他不顾一切向悲落扑去。

    只有解决了这个心头大患,他才能一一去救这些自己所关心的人!

    刷!

    悲落所认为的安全距离被剑晨一窜而过,银光大盛,他到底还是只敢用千锋,一抹银白的月华斜斜地噼向悲落肩头。

    月华裂地,这是一记刀招,归一剑法归尽天下兵器为剑所用,千锋化作寒芒闪烁的大刀,一式斜噼气势凛然,大有一刀噼开生死路的架势。

    悲落轻哼,右手仿如赶苍蝇一般拍了一掌,围绕在周身的血雾汇聚成一只更大的手掌,只是一拍,那月华立被拍得裂缝四起。

    “我说过,用千锋你是斗不过我的!”

    悲落冷笑不止,此时此刻由于花想蓉的突入,时间紧迫的人除了剑晨之外,其实还包括他。

    多耽搁片刻,那凤凰火焰对玉寒石的破坏便会越大,真当玉寒石溶化,花想蓉没了那份牵制,以她继承自萍飞燕的功力,再加剑晨的玄冥诀,他恐怕并讨不了好。

    这是悲落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还不待月华破碎,他也同样化身虚无,血光一闪,反冲剑晨打出了两道血色长矛。

    其实比起剑晨来,悲落要解除时间之紧,更好的的选择是先拿下花想蓉,反正他对花想蓉是极为反感。

    可花想蓉却也不笨,她根本就没在场中露过面,只以飘忽的身形再加无尽的凤凰火焰隐藏住身形,剑晨想阻止她拿她没办法,而悲落一时半会想去找到她的踪迹,有剑晨在侧,他也无法轻易找到。

    相对来说,逼出剑晨的玄冥之三内力反而还要更容易一些。

    电光石火间,两人身形幻化,已互对了数十招,千锋变化无端,剑晨换了数十种兵器,轰碎了悲落数十柄血色长矛,两人你来我往斗得旗鼓相当,场面激烈异常。

    场面对于两个都很缺时间,都想抢时间的人来说极为不妥,可剑晨的面容沉静,似乎并不为此担忧,而悲落就更甚,他甚至嘴角的那抹冷笑仍在,争斗虽激,他却显得从容不迫。

    “我早就说过,千锋的话,你还不是我的对手!”

    他的双手虚幻飞舞,不停不歇的血色长矛狂攻向剑晨,没有压力,真的没有压力,任千锋如何变幻,他都没有感觉到丝毫压力。

    这是强大的实力带给他的自信,有玄冥诀在,除了沥血剑或者相同的玄冥诀之外,即使是千锋,即使使用千锋的人是剑晨,他也无所畏惧。

    而事实上,场面确实也在慢慢地往他的方向倾斜。

    血色长矛丝毫不减威势与速度,而剑晨运使千锋的速度却在减慢,银光闪烁的速度渐渐缓了下来,每一次他以归一剑法变化出的千锋兵器,都令人感觉像在挥舞一件极之沉重的巨石。

    再扔出柄血色长矛就可以击破千锋?

    悲落已经在思考这个问题,纵使天纹银伞又接下了他五柄长矛,可这个想法也在慢慢浮上他的心头。

    天纹银伞已经被血色长矛刺穿了数个孔洞,这是千锋自出世以来所遭受到的最为沉重的打击,百变千锋,而百变之一的天纹银伞几乎已经被废。

    “还是不愿意动用玄冥之三么?”

    悲落狰狞狂笑,手下却不慢,一柄又一柄血色长矛几乎连成直线,直打得剑晨连连后退,千锋之势已然顿失,场上的势均力敌终于被破,情况在慢慢向着对悲落有利的方向发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