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九百七十九章 时间
    见到这一幕,剑晨的双拳勐然紧握!

    原来他刚才怒极之下一拳轰得龟裂的,只不过是玉寒石上的一层表皮?

    那一拳是他愤怒而发,不说轰了个十成十,至少九成功力是有的,可是这开山裂石的九成功力,竟然只能轰破玉寒石一层表皮?

    悲落那百十拳的说法,倒是一点也没有夸张!

    “你将他们怎么样了?”

    他缓缓自地上站起,双目中直欲喷出火来,悲落如此作为,实在已经触碰到了他最后的底线。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最后的最后,他的底线,就是安安!

    安安不是早就离开了吗?为什么会被悲落抓住,还封印在玉寒石中?

    蛇七呢?安安的娘亲呢?

    剑晨的心一阵一阵地紧缩,玉寒石内,安安双目紧闭,就像是陷入了沉睡中一般,可是以他对安安的了解,只是见她冰封的面容上秀眉微皱,便已能想像得出当初被悲落抓住时,她曾有过怎样的悲愤。

    安安的娘只怕……

    想到这里,他已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从来唐门见到悲落开始,第一次,他的目中露出了杀人般的神色。

    “没怎么……就是冰封了而已,作为表哥对表弟的见面礼,我还是准备让他们见你最后一面的,怎么样,我这个表哥对你不赖吧?”

    悲落很享受剑晨此刻脸上的表情,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那日在雄武城,悲落的计划被花想蓉破坏之后,他一直也没有走远,凭着超强的隐匿功夫,他远远地吊在剑晨等人的后面,一路跟着他们直到几人在范阳的无人客栈中落脚。

    随后,他怎么也想不到安安竟然与剑晨分别,这对他来说实在是个上佳的机会。

    在暗中跟了剑晨那么久,他怎么不明白安安是剑晨心中最大的那根软肋,无论他怎么做,只有伤害到安安,才会是对剑晨最大的打击。

    于是,他果断舍弃了剑晨,转而跟随在安安三人的身后。

    那时的他还没有融合洛寒的精血,实力远不如此时般恐怖,可他却有的是手段,引开蛇七,拿住安安,根本就是轻松至极的事情。

    “把他们……放了!”

    双目已然血红,一波一波的血色气浪自剑晨周身蔓延。

    那玉寒石里有他的结拜兄弟,有从小相依为命的师弟,更有他此生中最爱的女人,这三人,每一个都是他心中放之不下的梗,强烈的怒意冲击着头脑,属于洛家的那一份血脉在这时再也压制不住。

    当日出现在衡阳洛家的杀神……

    回来了!

    “放?”

    悲落轻轻笑了笑,全然不惧剑晨此时凛然威势,手心一弹,往那玉寒石上打去了一道红芒,笑道:

    “放自然是要放,可那得看你的本事,如果快的话,你能够救下他们,而如果慢一些……呵呵。”

    那道红芒一弹即逝,打在玉寒石上半点反弹也没有,反而像是鱼游入了江河,从表面一浸即入,竟然穿透入了玉寒石之内。

    随即,剑晨便见那红芒竟然像是一粒种子,就在玉寒石内部下方生根发芽,初时像是一颗小草,进而缓慢往上,竟然分裂出数枚同样血红的枝叶,慢慢往上攀爬着。

    看这速度虽然缓慢,可只要这血色的小树一直生长,只怕再过得大半个时辰,就得沾染上安安等人无法动弹的身体。

    “你知道为什么天外陨铁所制的剑鞘可以压制沥血剑么?”

    做完这一切,悲落仍冲剑晨笑着,却说了个看似无关的话题。

    “其实并不是压制。”

    不待剑晨回答,他又自顾自给出了答案,嘲弄道:“沥血剑森寒暴虐,天外陨铁也属寒性,两者都是极寒,怎么可能产生压制的效果?”

    剑晨死死地盯着他,也不知是否在听悲落在说些什么,只是周身那血色的气势却在越聚越浓,浓得即将要看不到他的面容。

    悲落却不管这些,仍在自顾自道:“沥血剑上的气息其实并不是害怕天外陨铁,而是……喜欢啊!”

    “天外陨铁可以给沥血剑带去更加强大的寒性,两者之间其实是互补的关系,就像现在这样。”

    他像是在为剑晨介绍着一件得意的宝物一般,手往后一伸,目露精光道:“就是这样,参杂了天陨寒芒的玉寒石,其实是沥血丸最喜欢的生长环境,你看,现在它长得多好!”

    几句话的功夫,玉寒石内那血色的小树散发出更多的枝叶,看来悲落说得不错,只要多给它些时间,恐怕它会将玉寒石完完全全变成血色的寒冰。

    若到那时……被冰封在内的三个人会变成什么样?

    悲落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剑晨也没有再听的必要。

    此时站在悲落面前的,已经看不出是个人,而是一团浓郁无比的人型血雾!

    他当然想再说些话来刺激剑晨,可是当血雾出现,悲落赫然发现,他竟一个字也说不了!

    如山的压力勐然从天而降,压得他双肩咯嚓作响,面色也开始变得凝重起来。

    无论他做任何事,都是想要剑晨陷入更大的疯狂中,只有这样,他才能从剑晨身上感受到复仇的快意。

    可这一切都建立在剑晨对他束手无策上。

    若是弄来弄去,他反而被剑晨反杀,那得到再多的快意又有什么用?

    刷!

    悲落才刚住口,只见那血雾中陡然闪烁起一点银星,一股凌厉至极的杀机立时将他锁定。

    噗!

    千钧一发之际,悲落身躯连忙一侧,那银星已然拉成一道银芒,从他身侧一穿而过,血花便在这时绽放开来。

    他躲得到底慢了些,肩膀处好大一块皮肉被那银芒刮蹭,血流如注。

    “也就是说……在那沥血丸生长到他们脚下之前……打倒你就好了?”

    从被银芒洞穿的血雾中,剑晨生冷的话语一点点传了出来,银芒回缩,却是一柄点银长枪。

    “千锋么?”

    悲落抹了一把肩头的血液,放在口边舔了舔,目中透露出嗜血的光芒,冷笑道:“有点意思,你竟然还忍得住不用逐风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