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九百七十三章 走吧
    “现在怎么办?”

    在几人对话时,雷虎一直在专心为顾墨尘护法,此时见他虽然仍在痛苦中,可感觉上确实已经好了不少,这才转身加入了对话。

    怎么办……

    剑晨一直皱着眉头的原因便在这里。

    虽然从表面上看,顾墨尘的情况确实要比先前发狂的想自杀要好了许多,可谁知道呢?

    那地心青火有着隔绝的特性,即使之前尹修空凭着这火在修炼,可那也不是直接将其吸入体内的练法,现在青火就在他的体内肆虐着,谁又能保证情况真的是在好转?

    万一……

    如果不是顾墨尘眼中那不屈的执着光芒,他真的很想让花想蓉还是将地心青火吸出来才是最好的选择。

    “你们走吧,不用管我。”

    却不想,倒在地上衣衫都被自己磨得褴褛的顾墨尘竟然在这时用沙哑到几乎听不出的嗓音开了口。

    “不用管你,怎么不用管你,任你死在这里么?”

    一听他说话雷虎就有气,方才他虽然没有开口表示反对,可顾墨尘如此用自己的性命相搏,他其实是不赞成的。

    “怎么管呢?”

    顾墨尘苦涩地笑着,说是在笑,可其实他现在连笑的力气也没有,好不容易只是将嘴角扯了扯,目光落在剑晨身上,痛苦到扭曲的脸庞正了正,严肃道:“你忘了唐门的事情了么?”

    唐门……剑晨泯着嘴唇,他当然没有忘。

    那边除了还有凌尉需要他去搭救之外,隐魂也在那里!

    隐魂是他必须要去解决,要去面对的人,他怎么可能会忘?

    “快去吧……”

    顾墨尘用沙哑无比的声音道:“剑冢塌了,地心青火估计就只剩那么一点点,再在这里耗下去也于事无补,还不如你们先走。”

    他转过头,看着洛曦与靳冲,咬牙道:“如果我能成功,那么至少地心青火就不会灭绝,那两个人我就能救,同时,我也可以做一些一直想做,却一直也没有去做的事情。”

    说到这里,他似乎不愿意再开口浪费自己所余不多的体力,缓缓闭上眼睛,最后又微弱说了一句:

    “把光头留下,替我把把风也就是了,你们快走吧。”

    “三哥,你……”

    剑晨双拳紧握,以顾墨尘现下的情况,他怎么愿意就此离开?

    倒是雷虎的面色平静了不少,看着顾墨尘,他摇头叹了口气,方才在气顾墨尘的固执,可那是他的坚持,而自己……

    他抬头望天,何尝没有自己的坚持?

    顾墨尘可以为了自己的坚持连命也不要,自己呢?

    一直以来他心中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要替罗王坞报仇雪仇,可是……他的仇报了吗?

    他要报仇……又该去找谁?

    “走吧。”

    突然之间,他有些意兴阑珊,突然设身处地的明白了顾墨尘的内心,苦笑了下,拍拍剑晨的肩,道:

    “凌尉还在等着咱们,走吧,我相信老三能够度过眼前的难关。”

    “还有……”

    他扭身也指着洛曦与靳冲,道:“沥血丸之毒天下无人能解,他们的情况已经不是你的功力可以再继续压制下去的,所以,将他们留给老三或许是更好的选择。”

    剑晨沉默。

    雷虎说的他何尝不明白?

    这一路从苗疆走来,洛曦与靳冲毒发的时间越来越短,即使是他功力深厚,也无法再拖延更久,来剑冢是唯一的希望,如果能有地心青火的帮助,那两人才算真正渡过这次危机。

    若没有地心青火,两人就算再跟在他身边,或许真正沥血丸之毒大爆发的时间,就会是在他们往唐门去的路上。

    真到那时,他的功力也帮不了两人,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人再度变成没有思想的暴虐毒尸。

    所以顾墨尘说的有道理,若他能炼化那地心青火,那么他自己,他这个人,就会变成一个活生生的青火之源,也只有他,才可以慢慢隔绝洛曦与靳冲的毒性。

    在苗疆那边没有得到结果之后,这已经是唯一之后的唯一办法,不再会有之一。

    所以……走吧。

    “三哥,保重……”

    剑晨死死咬着牙齿,不管顾墨尘再怎么说他是为了自己,可他心里却明白,如果不是有洛曦与靳冲的事情,凭他的修为,凭他的玄冥诀,就算不是很短的时间,在未来的某一天,他的修为也会与日俱增,而他想做的事情,总有一天也会做到。

    一切,还是为了自己……

    拼命忍住不想让眼泪在拼命的顾墨尘面前滑落,不由得,剑晨想到了与顾墨尘的初次相遇,这个莫名其妙出现在他身边的人,一出现就叫嚷着想与他结拜的人,一直以来都以为对自己抱有别样目的的人,到最后,反而帮了他很多次。

    自己在短暂的一生,所欠下的人情债……又多了一笔!

    走吧……期望再见!

    最后看了一眼顾墨尘,也看了看洛曦与靳冲,还有已经看不出原本半点模样的白岳峰,剑晨终于……还是迈开了脚步。

    雷虎、郭传宗、花想蓉跟在他身后,谁也没说话,谁的心里都很沉重,这一别,他们兄弟之间还能否有再聚的一刻?

    顾墨尘咬着牙勉强撑起了身子,眼睛虽然没有挣开,可却向着众人离去的方向凝望着,他……也在告别。

    自己真是……有点傻啊!

    心头苦笑,感受着体内如火如焚的痛楚,顾墨尘突然感到一丝荒诞,自己是在做什么?

    明明是因为楚老头的命令才接近剑晨,可是现在,怎么又会拿命去帮他?

    唐门。

    前院广场上,隐魂盘膝坐在地上,一袭黑衣下,胸膛剧烈地起伏着,看起来像是耗力甚巨的模样,紧闭着双目的瘦长脸庞也显得很是苍白。

    一圈圈如水般的波纹在他身上荡漾,每荡漾一圈,他的脸色就红上一分,虽然极不显眼,可也在慢慢地恢复着血色。

    嘴角勾起一抹嘲弄似的笑意,当面色红润到与正常人无异时,猛然,他的双眼怒睁。

    来吧,该有个了结了!

    透射出诡异红芒的双眼直直刺向远方,像是一柄划破天穹的利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