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九百七十章 求死
    顾墨尘,怎么了?

    一声惊叫,所有人飞奔而至,剑晨与花想蓉冲在最前头,甚至在顾墨尘的怒吼还没有停下来时,便已经赶到马车附近。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可是他们仍慢了一步,马车就在近前,两人刚赶到,陡然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紧接着木屑四射,旁边又传来马儿的嘶吼,似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剑晨一惊,在转瞬间豁然转身,身躯一横,以自己的身体挡在花想蓉面前,至于管平,这次他反应倒挺快,怒吼一声,用尽全力将自己的身躯转了过去,用他雄壮的背部加上硬气功的防御,硬抗无数木屑。

    那激射而来的木屑碎片冲力极大,打在人身上不异于漫天花雨的暗器,猝不及防之下,剑晨只来得及护住花想蓉,他自己反而被划伤了几处。

    只是现下他哪里顾得自己的情况,双目一凝,抬头凝重地往天上看去。

    马车爆碎是因为一道冲天而起的人影,而这个人不问也知,自是顾墨尘无疑!

    他怎么了?

    疑问仍在,眼底倒泛起一抹金光,却是没有遮挡的马车里,郭传宗以降龙掌力护在身前,挥舞出了一只倒扣而下的巨大金碗,将内里沉睡不醒的洛曦与靳冲一同罩住。

    “吼!”

    天空上,顾墨尘全身闪烁着灰红青三种颜色的光芒,透过光芒,隐隐约约可以见到他双手抱着脑袋,一副痛苦不堪的模样,光芒一震,又是一声疯狂的咆哮。

    “三哥!”

    剑晨叫了一声,此时木屑已散,花想蓉不再需要他的保护,纵身一跃,也往半空中顾墨尘身边冲了上去。

    灰红青,灰色的是顾墨尘自己修炼的一卷玄冥诀,而红色的是他之前为了帮助顾墨尘突破境界而打入其体内的一道玄冥之三真力,最后的那一抹青色……

    凝成固体的地心青火看似威能大减,可在顾墨尘身上竟狂暴到这种地步,这是为什么,剑晨在纵身而起的同时,心中也疑惑不已。

    第一个接触那固体地心青火的人是他,若说玄冥诀,他自然比顾墨尘修炼得更加完备,可为何自己没事,反而顾墨尘却出了事?

    心念电转间,他已飞身而上,双臂闪烁着剧烈的血芒,从后一把狠狠将顾墨尘抱住。

    幸亏来得及时,从顾墨尘身周那不停变幻闪烁的光芒里看去,似乎他已经受不了如此的剧痛,准备一拳往自己脑门上轰!

    到底是怎样的剧痛会折磨得顾墨尘如此?他的忍耐力本不该如此脆弱才是。

    “三哥,冷静点!”

    剑晨抱着他使了个千斤坠的功夫,两人自半空中疾速下落,同时他舌绽春雷,以逼音成线的方式将内力直接逼入顾墨尘脑海深处,想要将他唤醒。

    “吼!”

    换来的,却是顾墨尘又一声疯狂的怒吼,还有他拼命挣扎扭头时,落入剑晨眼底的,那双同样泛着三色光芒的眼眸。

    紧接着,顾墨尘竟然不管不顾,被剑晨死力禁锢着,他无法再用拳头去轰脑门,干脆直接勐得张口,一口便向舌头上咬去。

    他竟然仍未放弃求死之念,无法做出更多,干脆咬舌自尽!

    “三哥不可!”

    “三弟不要!”

    剑晨与赶到近前的雷虎同时看到他的动作,面色大惊,同时惊唿出声。

    到底剑晨离他最近,情急之下再顾不得许多,借着死锢着顾墨尘的双手,一抹精纯至极的玄冥内力直接打入了他的身体。

    “啊!”

    内力险险赶在顾墨尘那森白的牙齿就要咬上舌尖时窜入他体内,这令顾墨尘的动作陡然一滞,随即面上暴起数条青筋,间似乎对剑晨打入他体内的感到极为痛苦。

    “不,不要,快杀了我!”

    好歹剑晨的内力还是发挥了作用,至少让顾墨尘除了怒吼之外发出了让人可以理解的声音,可却还是……

    “三哥,为什么?”

    剑晨当然不会听他的话真的杀了他,只是那内力产生的作用也让他吓了一跳,赶忙又将玄冥内力收了回来,一面趁他暂有神智急问道。

    “我……我受不了了,你先杀了我再说!”

    顾墨尘显得极为难受,甚至说起了胡话,杀了他再说,杀了他……还怎么说?

    正不知如何是好,剑晨咬着牙,突然眼前黄光一闪,却是花想蓉从后飘到了顾墨尘身前。

    “让我来试试!”

    她急急地冲剑晨说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动作极快,根本不待剑晨追问,只见手腕一翻,竟从掌间凝聚出一道热力汹涌的火红掌力。

    更不搭话,直接一掌便朝顾墨尘天灵盖上拍了下去。

    “别!”

    剑晨这才惊觉花想蓉想要做什么,他对她有着一份莫名的信任,是以在花想蓉说我来试试时,剑晨的心神也在那时稍微松了少许,以花想蓉现下无双阁主的身份可以接触到很多隐秘,说不定真能知道顾墨尘发生了什么?

    哪曾想她所谓的试试,就是帮助顾墨尘了断么?

    阻止已然不极,雷虎的位置比他还要靠后,更是来不及再做什么,就只见花想蓉……

    砰!

    炽烈无比的凤凰火焰气劲结结实实拍在了顾墨尘天灵盖上,以这一掌之勐,顾墨尘就算不脑浆迸裂而亡,也是个被烧成焦炭的命运。

    “蓉儿你在做什么?”

    剑晨这才回过神来,立时惊问道。

    他深深知道花想蓉心中那股想要保护他的执念,这一路上,花想蓉已经向他坦白了当初因为怕尹修空威胁到他,所以哪怕只是有着威胁到他的可能,就能瞒着剑晨在暗中做了些布置,那么这次呢?

    难保她不是因为怕顾墨尘的异状也对剑晨造成威胁,所以抢先出手?

    事实上,花想蓉那一掌拍得极很,一掌过后,顾墨尘果然不再挣扎,而是脑袋一垂……

    “相信我……”

    花想蓉却在此时咬牙叫道,一掌拍出,她的手掌仍放在顾墨尘天灵盖上,在说这句话时,明显感觉到她的吃力与颤抖,一颗颗玉珠也似的汗水从她鬓角滑落,像是在拼命运转着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