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九百六十八章 火现
    白岳峰被生生又削矮了一层。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雷虎郭传宗,包括剑晨的雷动九天在内,全是威勐霸道的外家功夫,用来实施狂轰滥炸实在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花想容与管平一边守卫着马车,一边看着碎石如雨的山峰上,那三个看起来已经有些疯狂的人。

    事实上,花想蓉根本不忍心再去看。

    剑冢可以说是剑晨如今最后也是唯一的信仰所在,可是现在,在这片废墟中,他却又不得不再对这里作着更加肆虐的破坏,此时此刻,他的心里在想着什么?

    只希望……他们想找的东西能够早一些,哪怕只早一掌两掌的时间,能够找到吧。

    嗷!

    郭传宗又挥出了一记降龙掌,威力大不如前,这已是他挥出的上百掌,该累了。

    可是这一掌后,他那疲累的目光陡然一闪,惊得差点跳了起来,叫道:“找到了,找到了!”

    降龙掌破开了一地碎石,在那更深层的碎石下,露出了一抹金属的光泽。

    剑晨想找什么他并没有说,所以郭传宗并不清楚,可终于在无数碎石中发现了些不一样的东西,郭传宗觉得总归是有了收获。

    身形一闪,出招出了一半的雷动九天被剑晨硬生生止住,疾速往郭传宗那边冲了过去。

    金属的光泽是掩藏在碎石中的一块尖角,在看到这尖角时,剑晨的眼皮突得一跳。

    没错,这是属于葬剑池中那尊巨大铜炉的……底座边脚!

    二话不说,方才收了一半的招式再次使出,还是那威勐霸道的雷动九天,这一次他高高跃起,巨大的流星锤直轰向地面,那露出了一抹尖角的地方。

    郭传宗面色一变,双手往胸前交叉一护,一圈金光盘旋上升,在他身前形成一道绝强防御,而他仍觉不够,脚下连点,竭尽全力在那银光爆裂的巨锤砸落下来时远离一些。

    轰!

    郭传宗顶多只退出了两步,神智已然不太清醒的剑晨那一锤轰然砸落,郭传宗却在这时愣了愣。

    他原以为剑晨因剑冢崩塌之事而怒火冲毁了神智,明明见他在旁也不管不顾,只知死力勐轰,其实原来不是?

    这一锤的力道控制得恰到好处,爆破力度全被牵引着纵向往下,至于站在不远处的郭传宗,即使不动,即使不作防御气劲,也根本不会伤他分毫。

    雷虎举起的拳头缓缓放下,目光中露出一抹欣慰,郭传宗那可能有的危机也被他看在眼里,本来雷虎啸天拳就待发动,可剑晨却早比他考虑到了这一点,并没有对郭传宗造成任何伤害。

    当日在苗疆的那声喝斥,是起了作用么?

    想起剑晨曾对他说的那一句对不起,雷虎心下黯然,却又为剑晨打从心底里高兴。

    剑晨那暴躁易怒的变化应该是因那洛家血脉与玄冥之三的双层催动下而起,想要控制是很难的一件事情,否则马车上的那两位就不该沉睡不起才是。

    可剑晨却能在剑冢被毁此等对他来说怒火中烧的时候,仍能保持住灵台的一丝清明,这比起之前来,绝对是个极大的进步。

    雷动九天收势,剑晨这一招确实有意在控制着力道,不仅没有伤害到郭传宗,就连那露出一角的铜炉似乎也没有改变位置,他只是将埋住铜炉的碎石全数炸开了而已。

    炸开了碎石,剑晨也已从空中落下,此时便可见,那屹立在葬剑池正中上千年而始终一直不倒的铜炉,也在之前那天塌地陷的毁灭中,倾倒向了一边。

    铜炉找到了,可剑晨要找的其实并不是铜炉,而是之前铜炉所在的方位,在它的下方,那才是地心青火涌上白岳峰顶葬剑池中的通道。

    铜炉已倒,它的位置有没有发生变化,这才是剑晨最关心的问题。

    是以没有任何迟疑,落下地来,他身形一晃,便往那倾倒的铜炉底部窜去。

    没有再用飞火流星锤,他将千锋变化出枪形态,以拨与挑的方式仔细清理着铜炉下的碎石,不想因太过暴力,让原本可能的通道被炸得踪影全无。

    郭传宗与雷虎也围了上来,随同剑晨一起小心且快速地清理碎石,地心青火的事情他们两人也知道,此刻三人六只眼睛死死盯着地面,生怕遗漏过一丝细节。

    只是可惜……

    三人几乎就要将铜炉底下的碎石挖得一干二净,甚至那铜炉因为没有了碎石的支撑,已经开始摇摇欲坠起来,也没有发现任何可能成为通道的存在,就连巴掌大的一个小洞也没有寻见。

    没有……

    这个结果令三人满心的期望化作泡影,雷虎与郭传宗正面面相觑,而剑晨又已转身,准备继续进行刚才的轰炸,倒是花想蓉突然叫了一声:

    “你们看,那是什么?”

    三人一愣,不由往她那边望了一眼,却见花想蓉一脸震惊,玉手指向了山腰那头一处看起来很不起眼的地方。

    那里是山腰的边缘,本来也被碎石断树所覆盖,可刚才剑晨三人的那一番狂轰滥炸到底也对四周产生了动荡,山石滚落间,露出了一抹不属于白岳峰的东西。

    那是一条泛着翡翠色的小沟,极小,很不起眼,远远望去就像是一截翠绿的竹枝,若不是阳光反射在那沟中的光芒无意中被花想蓉看到,她也极难看到。

    顺着花想蓉手指的方向,剑晨飞窜而去,他所在的位置看不到山腰的边缘,原本已经绝望的心又提了起来。

    走近一看,翡翠色的小沟只不过是露出了一小截而已,那沟内有着一些凝固了的物质,翡翠般的色彩般是这不知是何物,仿佛像是冰冻了的泉水一般的东西所成。

    只是看了一眼,剑晨的心头立时勐跳,一股熟悉的气息陡然围绕上了他的全身。

    这东西像是泉水,可他偏偏想到了火!

    虽然凝成了固体,但那气息却仍在,这分明就是他此次回剑冢的目的,可以压制洛曦与靳冲两人体内毒性的东西

    地心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