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九百六十五章 凭什么?
    以身炼剑功法凶险无比,可在那时,却是救了尹修空一命的好东西。天』籁『小说Ww』W.⒉

    只要是能给剑晨制造些麻烦的事情,隐魂都会乐此不疲地去做,而尹修空,是剑晨唯一的师弟,也是情同手足的兄弟。

    他的兄弟若是修炼到如同郭怒那般疯疯癫癫,这对于剑晨来说不就又增添了一笔造堵的心事?

    正是有着这样的想法,隐魂心念电转间,放弃了拍死尹修空的念头,而是只将洛寒的尸体丢入了铜炉之中,受那地心青火的殛烤。

    对,就是尸体,从那时起,洛寒便已经死去,留下的只是一具尸体而已。

    洛寒是真正亲自下手杀害了隐魂双亲的大仇人,于情于理,隐魂都不可能留下他的性命,杀,是必然,而杀,也才能让他做到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他想要洛寒的血脉,地心青火那神奇的隔绝特性,不仅不会烧化洛寒的尸体,反而可以助他达成这个目的。

    他的时间很紧,在丢下洛寒后,立即便要动身前去长安,对于同在一炉中的尹修空,他倒是不怕其突然出关醒来,将自己唾手可得的血脉夺去。

    这是因为,其一,洛寒的血脉在地心青火的反复殛烤下,需要多久才可将血与肉分离干净,这是隐魂早就有过估算的,他只要在规定时间内再赶回葬剑池便可。

    其二,若他在没有赶回之前,尹修空突然醒来,现铜炉中竟多了一具尸体,他又能做什么?是埋了他?或是疯到吃了他?

    洛寒的身体曾经在玉寒石中冷冰了十三年之久,其肌体早有异变,即便是埋了,等隐魂回来,他的尸体也不会那么快腐化,还能接着炼化。

    而若尹修空真的疯到吃了他……那其实也还好,毕竟尹修空修炼了与玄冥之三同属一源的以身炼剑之法,再吃了洛寒的血脉,那么隐魂的下一个目标就定到他的身上好了,所得到的东西,只怕会比单纯一个洛寒还要更强。

    而其实,以尹修空那时的反应,多半会做的也就是惊奇一下而已,最大的可能就是什么也不做,自顾自离开铜炉而去。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当隐魂再回到葬剑池时,尹修空早已经离去,而洛寒,果然也还在铜炉之内。

    后面的事情如他所计划的那般,剑晨目睹了自己父亲死无全尸的惨状,而隐魂也如愿以偿,得到了属于初代沥血丸的,洛寒全身气血的凝聚。

    本来此事对于隐魂来说应该就此揭过才是,谁能想到,当初不在意的尹修空,竟然在这时找上门来,口口声声要他还东西。

    “尹修空,你再无理取闹休怪我不客气!”

    隐魂眉头一拧,冲尹修空喝斥道:“当日我留你一命,你该多谢我才是!”

    “多谢你?”

    尹修空的面色也沉了下去,目光直刺隐魂,寒声道:“你丢个尸体进来,夺走了我几乎一半的地心青火,你叫我多谢你?”

    他的以身炼剑功法全赖地心青火的隔绝特性方可守得住灵台最后一点清明,可那时洛寒的到来,却让他可以得到的地心青火数量大减。

    洛寒虽然已是一具尸体,没有自己的意识,可沥血丸的气息何其强悍,只是稍稍泄漏了少许,那地心青火似有灵性似的,根本就舍弃了尹修空而去,转而大半火焰都围绕在洛寒的身上。

    若非如此,尹修空也并不会那么快醒来。

    这当中阴差阳错机缘巧合之事太多,隐魂突然而来插上的这一脚,到底对尹修空是好是坏,这是两说的事情。

    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自己醒来后,那以身炼剑的功法其实还远远没有达到伍元道人交给他的功法上描述的那般强劲。

    究其原因,只能是出在抢了他地心青火的洛寒身上,而或许也正是由于他提早醒来,没有真正将以身炼剑之法修炼到极致,所以他才能幸运的保全住大部分的神智。

    或许吧,谁知道呢?

    尹修空也不想去纠结这个问题,事已至此,当他现自己的武功虽然有了长足的进步,可却还是打不动吃了药后的萧莫何后,这件耿耿于怀的事情立时便浮上了心头。

    都怪隐魂那个混蛋!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来唐门,他就是要找到隐魂,向他讨还自己原本应该更强的修为。

    听到尹修空的喝问,隐魂立时恍然,他那时再去葬剑池时,铜炉内的地心青火确实已有了枯竭的架势,原来是因为这个?

    他冷笑了下,道:“那你现在想要我还你什么?”

    摊了摊手,隐魂恢复了一贯的阴冷,道:“地心青火已经没了,要不,我给你烧个柴火?”

    这明显的揶揄,尹修空倒也不动怒,冷哼道:“隐魂,你别当我是傻子,地心青火虽然没了,可你却有师兄他老爹的血液精华,那东西对我的功法也有帮助,我要你分我一半!”

    “分一半?”

    隐魂陡然哈哈大笑,他很少做出如此狂放的姿态,实在是因为尹修空的话令他感到极为好笑。

    目光一凝,他不屑地盯着尹修空,道:“你想要他的血脉,凭什么?”

    “就凭你那不完全的以身炼剑?”

    刷——!

    一道巨大的灰白剑气自尹修空脚下升起,将他整个人笼罩在其中,锋锐的气息直指向天,剑气中,尹修空的目光冰冷,道:

    “不够么?你可以试试!”

    “哦?”

    隐魂眉头一挑,那锋锐的剑气似乎对他并没有造成任何影响,他只是慢慢地,又往前走了一步,无所谓道:

    “那就试试吧……”

    ————————————————

    策马疾行。

    几匹骏马,一辆马车,在丛山峻岭间飞驰无度,领头的两匹骏马上,其中一匹马背上端坐着一位高大壮汉,而在他旁边的马背上却空空如也。

    突然,自跟在这支队伍最末尾的马车上,一道影子从中电射而出,不偏不倚,恰好跃至原本无人的马背上。

    那壮汉对此并不感到吃惊,而是转头随着马背的颠簸沉声问道:“弄好了?”

    剑晨点点头,目光沉静望向远方越来越熟悉的景色,答非所问道:

    “前面,就是齐云山地界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