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九百六十一章 对不起
    “是谁,是谁伤了他?”

    剑晨的面色陡然一沉,看着顾墨尘那气若游丝的模样,他心中的怒火立时噌的一下涌上双目。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目光一厉,已然看向卢蒙卡。

    这里是灵蛇寨,能够对顾墨尘不利的总不会是雷虎等几个结拜兄弟,难道是卢蒙卡使的诈不成?

    原来刚才雷虎等人一直不出现,就是因为顾墨尘的伤势?

    剑晨的目光令卢蒙卡如芒在背,连忙身形一侧,使劲摆了摆手,叫道:“剑少侠,顾少侠的伤势可不关我灵蛇寨的事!”

    “不是你,还有谁?”

    剑晨踏上一步,紧逼着卢蒙卡,右手已经慢慢摸上逐风剑的剑柄,自有了玄冥之三后,他的戾气与日俱增,只要稍有刺激,便怒意狂涌。

    “老六你干什么?”

    好在当场还有雷虎,只听他猛然一声大喝,吼道:“你如今怎的变得如此不问青红皂白?”

    剑晨一愣,转头看向雷虎,心下更是一颤,胸中的怒火顿时熄灭了不少。

    从雷虎的脸上,他看到了疑惑不解,以及……痛惜与失望。

    他与雷虎相识已久,当初便是被雷虎的一身英雄气概所吸引,再加上两人有着相同的仇恨,这才一见如故结拜成了兄弟。

    从那以后,雷虎帮了他不少,即使是他在衡阳大杀四方,雷虎极为看不过去时,也对他不离不弃,可是现在,他却在雷虎的眼中看到了失望的情绪。

    雷虎是他认下的第一个大哥,对于剑晨来说,从小便是个孤儿的他,很想有这样的一位大哥,一位豪爽、正气的大哥,一直以来,他对雷虎都有着深深的佩服。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剑晨深深吸了口气,努力将心中的暴躁压下,雷虎的一声喝斥令他陡然惊觉,以前的自己可不是这样啊!

    “六弟,老三受伤着实与卢寨主无关,你别多想!”

    管平是个老好人,一看场上气氛不对,立即开口道:“老三其实也不是受伤,就是内力耗尽而已,嗯……说白了,就是累了!”

    “累了?”

    剑晨怔了怔,不由再看向顾墨尘,看他那虚脱的样子,确实也像是累坏了一般。

    可顾墨尘的内力也是极为深厚,之前与他一道压制安伯天许久,后来内力未复又陪着他疾回剑冢,虽然也很累,但却不像现在这样直接累晕过去吧?

    “是累了!”

    管平急急道:“你走后,小屁孩儿与你师兄的情况一直在反复,全靠老三一个人拖延到现在,可不是累着了么!”

    他这一言立时让剑晨恍然,原来如此!

    当日他离开灵蛇寨时,心中便有如此担忧,洛曦与靳冲两人能够恢复神智,乃是他与顾墨尘机缘巧合下分别对两人输入了玄冥之三的内力所致。

    这内力能够抑制两人体内的毒性多久,谁也说不准,想来在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里,留在两人体内的内力终于被那沥血丸之毒蚕食一空。

    顾墨尘因为之前在剑冢时被自己渡过一口真气,随后又从立派突破至宗师境界,原本玄冥诀只练成了一卷的他,竟然因为剑晨的这一口真气,体内产生了一种特殊的力量。

    那灰红相间的印记!

    正是因为这印记,他才将靳冲也从萧莫何的控制下唤醒,随后来到了苗疆外与剑晨碰上。

    自己不在,而靳冲又不肯独自让卢蒙卡种上那千蛇蛊,所以当沥血丸之毒发作时,顾墨尘一个人就得同时压制住他们两个。

    光是一个靳冲就够让顾墨尘手忙脚乱,此时再加上一个身体与内力都被萧莫何打造成了一件超级兵器的洛曦,更是令他疲于应付。

    往往是刚刚才将靳冲压制住,那一头,洛曦的情况又已不妙,好不容易解决了洛曦的问题,他输在靳冲体内的灰红印记本也不多,立时靳冲又见不妙。

    两头奔波,两头都需要耗费顾墨尘大量的内力来维持压制,他就是个铁打的罗汉,也禁不住如此折腾,今日终于到了极限,在好不容易摆平了崩溃边缘的两人后,终于内力不继,一头昏了过去。

    这些日子,为了看住洛曦与靳冲两人,雷虎等人根本不敢擅离吊脚楼半步,虽然不能像顾墨尘一样替两人压制毒性,好歹也可输些内力到顾墨尘体内,助他支撑得长久一些。

    而当剑晨来到灵蛇寨边缘时,正赶上两人的毒性又有了要发作的迹象,几兄弟全副心神都在顾墨尘与洛曦靳冲身上,着实没有察觉剑晨的到来。

    现在危机暂解,而顾墨尘终于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雷虎与管平这才匆匆架着他下楼,想要找卢蒙卡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楼上只有郭传宗一人在看着稳定下来的两人。

    听完管平的述说,剑晨咬着嘴唇,冲卢蒙卡递去一个歉意的眼神,自己这次倒是真错怪了他。

    随即走向顾墨尘,一只手已搭在他的膻中穴上。

    顾墨尘的内力经由玄冥诀转化,已经与他的内力同源,并且剑晨拥有着完整的玄冥诀,他的内力对于顾墨尘来说,实在是个莫大的补品。

    是以只是轻轻输送了一道内力,就听顾墨尘喉咙里咯的一声,缓过了一口气来。

    慢慢睁开双眼,当顾墨尘看到站在自己眼前的人竟然是剑晨时,嘴唇突然剧烈颤抖起来,虽然没有哇的一声,倒也热泪盈眶。

    剑晨回来了,他的苦难终于该结束了!

    “我去……你怎么才回来啊?”

    说完这句话,顾墨尘双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这是紧崩的心弦终于得到放松,身体下意识为他作出的保护反应,他这一晕,剑晨与雷虎等人倒齐齐松了口气。

    “大哥……对不起!”

    剑晨这才有空正面对上雷虎,怀着真诚,也怀着歉然,深深地向雷虎鞠了一躬。

    这是两人自衡阳那一战后,终于有机会认真的对上话。

    剑晨的对不起,是因为雷虎的失望,也是因为当日在衡阳时险些亲手杀了他,更因为自己的爷爷,那位鬼兵域前域主,曾经对雷虎师门罗王坞作下的杀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