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九百六十章 受伤?
    此时此刻,卢蒙卡终于打从心底感到深深的后悔。

    早知剑晨的成长速度竟然疯狂到这般田地,他当日就该同意管平等人的求助,哪怕只是借出灵蛇寒十分之一的兵力也好,现在与剑晨之间,就绝不会闹到这种地步。

    不仅不会闹到这种地步,说不定有了妹妮的关系,再加上他的交好,剑晨现下还会成为他复仇计划的一大助力。

    只是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一念之差而已,现如今他不仅失去了有可能来自于剑晨的帮忙,还令他的整个计划完全崩盘。

    无论是使用他研制的药物也好,还是吸收洛曦与靳冲的内力也罢,终归而言,卢蒙卡想要复仇,想要振兴灵蛇寨的关键只有一个,就是妹妮!

    剑晨洞悉了妹妮体内的异状,现在是肯定不会再将妹妮还给灵蛇寨的,没有妹妮在,所有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卢蒙卡一厢情愿的空想罢了。

    而以此时剑晨的修为,他一个人就可以屠灭整个灵蛇寨,在绝对强横的实力面前,他就连押着雷虎等人为人质,用来要胁剑晨的勇气也没有。

    这一战还没有打,他卢蒙卡便已输得一败涂地,现在他还能做什么?他只能按照剑晨说的去做!

    好在的是,他的动作慢了一步,很想,但却还没有,对雷虎等人做出些什么。

    这或许是现下唯一值得庆幸之处了。

    剑晨的强硬已经不允许他再打任何主意,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按他说得办,至少,还可以将灵蛇寨保住,至于妹妮,她到底也是灵蛇寨的人,自己也并没有暴露太多的东西,她只要不死,始终还是会回到灵蛇寨的。

    思极此处,感受到从剑晨那边又再开始凌厉起来的气势,卢蒙卡知道,他已经不能再拖,于是无奈,只得侧身一边,对剑晨作了个请的手势。

    随即也不再多言,更不再去看剑晨一眼,当先绕过倒在地上的族人便往灵蛇寨里走。

    只是走了大概十步,心中的震惊与后悔却越来充斥进他的胸膛。

    跟随他一起来的数十族人,有吐血的,有昏迷的,可就是没有一个死的,造成这等结果的,只不过是剑晨爆发出的气势而已,难道他就连气势也能控制自如,恰好做到伤人而不杀人的地步?

    这等修为,实在令卢蒙卡感到胆寒,更是追悔莫及,若有剑晨相助,何愁大事不成?

    现在说什么却也晚了,他只得暗叹一口气,领着剑晨与花想蓉外灵蛇寨内走去。

    一路上苗人越聚越多,对于剑晨,他们不仅有之前的惊惧,也有方才站在远处看到的胆寒,虽然眼中尽皆不善,可却没有一个人敢于有所动作。

    就这样,在灵蛇寨族人的目视下,剑晨目不斜视,只分出一丝感知关注着身后的花想蓉,一步步随卢蒙卡进入灵蛇寨,直至走到深处。

    属于寨主的吊脚楼在灵蛇寨中是最高最大的一座,而在它的旁边,却也另有一座稍小一些,但也足够傲视其他寨民的吊脚楼。

    卢蒙卡就在这里停下了脚步,眼中有一丝深切的悲痛。

    他的父亲还在世时,他是长子,理应继承寨主的那座吊脚楼,而他却还有个弟弟卢蒙罗,于是父亲便在寨主楼旁边又新起了一座稍小一些的,其目的便是想等自己百年之后,两兄弟就像这两座吊脚楼一样,共同齐心管理灵蛇寨。

    现如今楼在眼前,可自己的弟弟呢……

    此时此刻,卢蒙罗被爆成一团五彩斑斓血雾的场景突然浮现在眼前,卢蒙卡真的很想替弟弟报仇,可是……

    当日他什么也做不了,而今日,同样也做不了任何事!

    咔吧咔吧——!

    站在楼前,卢蒙卡深深低下了头,双手死死握起,拳面上青筋暴露如蚯蚓,可也仅此而已。

    剑晨站在他身后半步之遥,作为同样有着刻骨血仇的他,突然从卢蒙卡那弥漫开来的悲切情绪中感受到了什么,不由也抬头看了看这座并不比寨主楼小多少的吊脚楼,摇头叹了口气,目光却变得柔和了一些。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立场,是对是错又如何分辨?

    卢蒙卡想报仇,他剑晨也想报仇,甚至隐魂,难道不也是想报仇?

    所有人都在做着自己自以为对的事情,那么对与错,又该由谁来辨别?

    或许……胜者为王败者冦?

    就像现在这样,自己的修为远比卢蒙卡为高,所以卢蒙卡就得完全听命于自己?

    剑晨又叹了口气,神色间一片落寞,这就是自己想要的么?

    一时间,三人默立在吊脚楼前,卢蒙卡不动,剑晨却也不催促,只有花想蓉,嘴巴几次张了张,终究也没有说出些什么。

    到是那吊脚楼内,反而有了动静。

    噔噔噔——!

    从楼内,有人正快步下楼,听那杂乱的脚步声,一同下楼的应该不少于三人才是。

    剑晨神色微动,他的耳力极敏锐,已然从中听出,一齐下楼的三个人中,其中两人下盘稳健行走有力,显然是两个内力高深之人,而中间那个却脚底虚浮,想来受了不轻的伤势,正被两人架着下楼一般。

    谁……受伤了?

    他心中一紧,卢蒙卡将他与花想蓉带到这里便不动了,很明显是在告诉他,雷虎等他的兄弟便是暂住在此处,那么从楼里下来的,想必正是他们。

    可谁受了伤?

    正想着,三人的脚步极快,不过一两个呼吸间,已经从楼上下来,从剑晨的视线里,先是露出三双脚,然后慢慢往下,三个人的面目逐渐显露了出来。

    他想的不错,来的正是他的三个结拜兄弟,可他怎么也想不到,受伤的人竟然是顾墨尘。

    雷虎和管平一左一右架着顾墨尘,正提着他走出吊脚楼,看到剑晨,两人齐齐也是一愣。

    “老六!”

    “六弟!”

    两人惊喜地叫了一声,可顾墨尘却满头大汗脸色苍白,现下更脑袋歪在一边,像是已经晕了过去一般,对于剑晨的到来全无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