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九百五十一章 两难的选择
    “他将凌尉抓去了哪里?”

    提着陈挊的脖子,剑晨的情绪已然不稳,一想到凌尉可能已遭了隐魂的毒手,他的眼睛已经红了起来。

    说到底,在他的血脉中也隐藏着洛家曾经的沥血气息,一受到过度刺激,他便会变成当日在洛家大杀四方时……

    “我不知道,我只是来传个话而已。”

    陈挊平静地说着,全然不顾颈骨正传来咔吧咔吧的声响,剑晨在情绪激动之下,手上的力道正在无意识地加强,只怕再过一会……

    可他却平静得仿佛那脖子并不是自己的一般。

    剑晨的目光一凝,从中透露出几缕血丝,陈挊的这句话,似乎有不同的理解。

    “你来传话?替谁?”

    陈挊是无双阁的外围成员,应该是受花想蓉管辖,若说是无双阁的暗哨现了隐魂抓走凌尉,那么陈挊来告诉剑晨一声也是应该。

    可此时的陈挊却很有些古怪,神情、语气,都不像是真的在为无双阁办事,他只是来传个话,难道让他来传话的人是……

    “是隐魂!”

    不用剑晨去想,陈挊已经干脆直接地说了出来,全然不去考虑他这句话出口,会对自己带来什么。

    “你是隐魂的人?”

    提着陈挊的那只手已经青筋暴露,剑晨心底的怒意已经勃然而。

    陈挊竟然有着三重身份,除了是无双阁的外围弟子外,竟还投靠了隐魂,那么当花想蓉去向长安城中的无双阁成员联络时,其实他们的行踪早在隐魂的监视之下?

    “不是。”

    岂料,陈挊却动了动眼珠,否认了剑晨的问题,接着又道:

    “不过我就是来替他传话的,隐魂让我告诉你,要救凌尉,可以到唐门一趟。”

    “唐门?”

    剑晨一愣,就连眼中的血红也减弱了许多,万料不到,从陈挊的口中竟然说出唐门二字。

    唐门,这个门派几乎就要快被他忘在脑后,但却又是曾经令他印象深刻的存在。

    若不是唐门,花想蓉不会受那么重的伤,若不是花想蓉受伤,他也不会去往万药谷,自此展开一场杀戮之旅。

    可是,之前他与郭传宗等人去过唐门一次,在那里见到的,却是唐门血流成河的景象,如今的唐门,恐怕除了那时陷害唐门的唐无解那一支外,已经不剩什么人了吧?

    蜀中三雄,唐门青城与五毒,这是三个几乎已经可以算灭了门的门派,隐魂叫他去唐门……做什么?

    对了!

    他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想起,那隐魂原本除了是洛家上上任家主的儿子之外,其实也是……

    他的母亲乃是毒心罗刹,本来就是出自唐门,可以说,隐魂在洛家被灭后,在世上仍有着亲人,那便是唐门!

    他叫自己去唐门……是否与此有关?

    以隐魂现下扭曲的心理,他想做什么,剑晨实在摸不着头绪,可有一点却是他纠结的所在。

    在皇宫里,他现了妹妮身上的疑点,所以本是想叫上凌尉一同赶回灵蛇寨的,可是现在凌尉却出了事,而要救凌尉,就得去唐门。

    唐门在巴蜀,灵蛇寨身处南沼腹地的苗疆,两者之间不说差了十万八千里,可也是一段不短的路程,这让他怎么选?

    一边是兄弟,而另一边有兄弟,也有师兄,还有他的同胞亲弟弟,此时分落在两方的人他都想救。

    可先救谁?

    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隐魂在这个时候抓走凌尉,怎么看,目的就是想让他纠结才是?

    “你选吧,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剑晨还纠结着,陈挊却突然开了口。

    他的面色已经显露出一股不正常的青紫,这是被剑晨一直提着身体无法呼吸所致,可即使是现在,他除了面色有异之外,神情却依然轻松自若,甚至……

    话音刚落,剑晨的手中传来一阵轻微的震动,还有一声咔吧声响,紧接着,陈挊的脑袋竟然一歪,竟然就那么死在了剑晨的手里。

    “你——?”

    剑晨一惊,他还有许多问题想问陈挊,所以手下并未再加劲,怎么可能突然捏断了他的脖子?

    “夫君?”

    正在这时,他因提起陈挊而被挡着的视线前方,花想蓉的惊疑声突然响起。

    缓缓将陈挊放下,花想蓉那张略显苍白的俏脸便出现在了眼前。

    剑晨眉头一皱,他当然感觉得到花想蓉的虚弱,她这是去做了什么?看她现下的模样,竟有些与当日从雄武城出来后,那只能用三次的秘术后遗症作才有的情景。

    难道她又使用了一次秘术不成?

    不待剑晨问,花想蓉已经快步走上前来,惊讶地看着剑晨手里软软垂倒的陈挊,讶异道:“你为何……”

    陈挊是她无双阁的弟子,也是她安排其将剑晨带入了皇宫,此时却见剑晨竟一手捏断了他的脖子,花想蓉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

    倒不是怪剑晨杀了她无双阁的人,而是陈挊乃是她安排与剑晨相见,现在剑晨却杀了他,难道剑晨的皇宫之行并不顺利?

    看到花想蓉的疑惑,剑晨轻轻将卡在陈挊脖子上的手放开,对花想蓉摇了摇头,道:“不是我杀的。”

    这话若是对别人说,是怎么也难以相信的,可花想蓉却信,剑晨说什么她都会信。

    于是秀眉一皱,再往陈挊身上看了一眼,道:“你怎么和他在这里?皇宫那边……”

    剑晨摆摆手道:“我去过了,是回来的时候又遇上了他。”

    接着咬了咬嘴唇,将陈挊先前对他说的话重复了一次,这是他心中的纠结,现在有花想蓉在,倒是多一个人帮他想想,唐门与苗疆,到底应该先去哪边?

    听完剑晨的话,花想蓉的俏脸也沉了下去,陈挊到底是不是隐魂的人,现在已经不是关注的重点,而是这个两难的选择。

    她深深地明白剑晨心中的愧疚,洛家一事牵连了许多人,若说凌尉是因洛家的关系而失了宗门,那雷虎那边又何尝不是?

    唐门那边虽然只有凌尉一人,可在剑晨心中的分量却与苗疆那边的众人同样分量,要他放弃哪边,其实都是一个很艰难的选择。

    一时间,花想蓉也没了主意,与剑晨一道,沉默地站在这漆黑的夜色里。

    到底……该去哪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