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九百四十七章 一生之敌
    花想蓉叹了口气。网

    从萧莫何慢慢起了变化的面色中,她已经感觉到了其心境的变化,恐怕刚才的震慑对于萧莫何来说,反倒成了激励他心头怒火的催化剂。

    抬起头,现在的她可不是处身在屋子里,有萧莫何刚才那一拳,现下四周早与旷野无异,一抬起头便能看到两颗太阳。

    一颗是原本就有的,而另一颗,却是她释放出的那烈焰凤凰还在越飞越远。

    师父……你想得果然没错。

    能够轻松抵挡住萧莫何的一拳,甚至还能令他感受到烈焰灼心般的痛苦,花想蓉当然已经开启了凤舞九变的秘术。

    那个一生中只能用三次的秘术。

    事实上,早在她出现在破屋外,出声引起萧莫何的注意开始,秘术便已经被动,否则的话,以她的功力,又怎么能轻易躲过萧莫何的攻击,更令其对自己暗自戒备?

    如果不是萧莫何对自己起了戒备之心,她根本不可能,也没有机会向萧莫何详细说出当年之事,更无法替萍飞燕表达对萧莫何,对萧长青,也是对整个萧家的愧疚之情。

    来找萧莫何,开启宝贵的一次秘术,这当然不是花想蓉的本意,而是萍飞燕在将毕生功力传给她后,临终前唯一的嘱托。

    除了向萧莫何表达自己的歉疚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想要他感受一下那凤凰烈焰的滋味。

    只不过,萍飞燕让萧莫何感受凤凰烈焰的本意,却不是如花想蓉口中说出来的那般,是想借此来告诉萧莫何,自己这数十年来是多么的愧疚,多么的后悔,惩罚自己的方式又是多么的严重。

    灭了萧家满门,改变了萧莫何的一生,这岂是一句自己时时在受到良心上的折磨就能够化解得了的?

    刚才那番话,是花想蓉自己擅自作主,希望作的最后努力。

    可惜,从萧莫何的变化上来看,到底自己也是多此一举……

    萍飞燕嘱托花想蓉这么做的真正用意,是不想让萧莫何死!

    萧莫何这一生,完全活在了复仇的阴影之中,为了报萧家的血海深仇,他的心理已经扭曲到了无论做什么都不顾一切的地步。

    可想而知,当这样的他知道自己一直固执地想寻之报仇的萍飞燕已经死了的时候,其内心的崩塌会达到怎样的地步。

    这也是为什么,萍飞燕早有愧疚之心,却一直不想出现在萧莫何的面前,任由他将自己碎尸万段的原因所在。

    凭良心说,就算是碎尸万段,对于萍飞燕身上所遭受的折磨来说,其实也算是一个大大的解脱。

    萍飞燕深切的知道,只要自己一死,无论怎么死,没有了毕生目标之后的萧莫何,绝对活不长。

    因仇恨而生的人,当仇恨消失时,还有什么理由活在这世上?

    所以萍飞燕不想萧莫何死,这么多年过去,良心上的折磨与身体上的痛楚双重炙烤之下,萍飞燕的内心何尝不是早已扭曲?

    她偏执的认为,当年亲手灭了萧家,是自己一生中所做的最错的事情,尚幸萧家没有绝后,还留了萧莫何一人,于是,对于萧莫何,她看得极重。

    她不想让萧莫何死,若萧莫何死了,对于萧长青,她将会更加悔莫难当,只要萧莫何还活着,那么至少……她愧对了数十年的萧家,在江湖上就还仍然有着一个影子。

    萧莫何不死,萧家不灭!

    早已经偏执的萍飞燕如萧莫何固执地想杀她一样,也固执的不想萧家完全磨灭于江湖中,她想要……保留住萧家的最后一点血脉!

    正是因为如此,当她感觉到自己大限将至时,才了疯似的四处寻找可完全容纳她凤舞九变功力的最佳人选。

    这也是为什么,当日司徒无双在沥血剑与花想蓉之间,坚决地选择了花想蓉的原因。

    他虽然是无双阁阁主,但却是男儿之身,其体质决定了无法完全承受萍飞燕的凤凰功力,而萍飞燕找了多年,也只找到一个花想蓉有这种体质,在无双阁的层面,花想蓉的地位高于一切,这是毋庸置疑的。

    而萍飞燕临死前对花想蓉的嘱托,真正的意思其实是……

    她想将萧莫何的仇恨转移!

    她想让花想蓉代替她自己在萧莫何心中的位置,让萧莫何感觉到他的仇还没有报,他还有继续留在世上的理由!

    这就是她的目的,可想而知,这个目的对于花想蓉来说,是多么的不公平。

    一旦萧莫何真的如萍飞燕所想,将对她的仇恨完全转移到花想蓉的身上,可以预见的是,花想蓉的这一生,都别想再好过,她必须得时时刻刻防备着来自于萧莫何的报复。

    关于这一点,花想蓉不是傻子,而萍飞燕也没有瞒着她,在嘱托的最后,已经将最坏的结果直接告诉给了花想蓉。

    可她仍然选择替萍飞燕做这件事,一方面是师恩,一方面是感念萍飞燕这一生的坎坷,而最重要的一方面……却是萍飞燕给了她实力,让她可以帮助一个他一直想帮助的人,仅此而已。

    现在萧莫何的表情已经向花想蓉说明了一切,萍飞燕的心思果然成真,从萧莫何那双血丝满布的眼睛中,花想蓉看到了刻骨的仇恨正如烈焰一般焚烧着她。

    这,就是你想要的吧?

    师父?

    仰头向天,即使背负上了萧莫何的刻骨仇恨,此时的花想蓉却一身轻松,她终于完成了师父的嘱托,那么,接下来就应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凤舞九变的秘术还在她身上熊熊燃烧着,并没有因为那一式凤舞九天而掏之一空,此间事了,凭着秘术,她也该走了……

    “萧医仙,咱们……后会有期!”

    看向萧莫何,花想蓉微微笑了笑,这个人如若不死,必将是纠缠着她一生的死敌,可即使是这样,她还是对萧莫何笑了笑。

    因为这个人,自己终于有足够的自信站在剑晨的身边,从这一点来说,她其实也很想谢谢萧莫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