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九百三十六章 妹妮的情况
    “她……失去了什么?”

    虽然心中已有猜测,可剑晨还是向唐玄宗问道。

    “不知道。”

    唐玄宗却在摇着头,道:“朕从郭兄口中知道,这位苗人女子应是灵蛇寨中百年难遇的天才,于修炼灵蛇篇中的控蛇秘术一道应有过人天份。”

    “在她的身上,应该有一件修炼此秘术不可或缺之物,而这件东西正是与她蛊毒相连之物,是以她才会昏迷不醒。”

    蛇笛!

    剑晨的心中已经无比确信,妹妮所遗失的东西,必然是那支造型奇异的蛇笛。

    从他见到妹妮开始,只要她召唤群蛇,就必定会吹奏那支笛子,随着笛音的高低,蛇群会作出不一样的动作。

    这支笛子,他曾经在灵蛇寨卢蒙卡的手中见过,也正是因为这支蛇笛,卢蒙卡才非常确定,妹妮已然被人掳走,所以才会怒出苗疆,抓了雷虎等人不说,甚至还在灵蛇寨中布下陷井,等着剑晨自投罗网。

    那支蛇笛妹妮从不离身,而卢蒙卡也对这笛子极为看重,由此可见,唐玄宗所说应该属实,妹妮生命垂危,多半就是因此笛而起。

    可问题却在于……

    妹妮失踪已经过了许久,她既然是被尹修空带走,那离此时已过了一段不短的时日,为何她的蛊毒会拖到现在才开始发作?

    苗疆的蛊毒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剑晨可不相信,若那蛇笛是如此重要之物,妹妮种下的蛊毒会如此温和,只是让她昏迷不醒,直到一两个月后才开始发作。

    问题出在哪里?

    联想到卢蒙卡曾经说过,若要解沥血丸之毒,就必须有妹妮身负的秘术从旁辅助,那么反过来说……沥血丸上的气息,也就是玄冥诀,是不是也能对妹妮造成同样的影响?

    妹妮昏迷却没有导致蛊毒进一步发作,难道是与尹修空有关?

    若与尹修空有关,那说不定自己也能有些办法,以身炼剑本就是从玄冥之三中分离而出,他自己可是有着完整玄冥诀的!

    说不定可以由此还能弄清楚,妹妮所负的秘术与玄冥诀之间到底有何关联。

    剑晨可没忘,玄冥诀的由来,本就是以苗疆五圣总坛的毒经总纪为基础,如此说起来,妹妮与他之间,功法也应是同源才对。

    “带我去看看她!”

    想到这里,他抛却那蛇笛不谈,以毋庸置疑的口吻对唐玄宗说道。

    这语气极为不敬,若是放在任何时候,任何人的身上,敢用这种语气对皇帝说话,后果绝对会大大不妙。

    可偏偏是他,又是在这种时候,即使这句话说出口后,唐玄宗的眉头也不由得皱了皱,然而到底也没有爆发出什么。

    唐玄宗看了剑晨很久,直看得他身后的郭怒突然感觉背脊都有一阵阵的发凉,甚至还禁不住打了个寒战,才终于看到唐玄宗缓缓地点了点头,淡然道:

    “好。”

    “来人!”

    后一句声音陡然高亢,这时才可听出,他那声音中其实夹杂着的丝丝火气。

    大明宫外慌忙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这座宫殿看似无人守卫,但只要唐玄宗一声令下,不出三息,便有人领命前来。

    “把那苗人女子……带进来!”

    唐玄宗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剑晨,向宫外的人下达了命令。

    剑晨的嘴角勾了勾,嘲弄地看着唐玄宗,不发一言。

    他方才是说,带他去看看妹妮,可唐玄宗在答应之后,却令人将妹妮带来这里,这两者之间看似结果相同,都是让剑晨见到了妹妮,可过程却大大不同。

    这个当今天子,到底还是有着不能为外人所知的秘密!

    不多时,宫外那由近极远的脚步声又再度由远极近,这一次的脚步声更加凌乱,可以听出,来人比之前应声时更多。

    “皇上,人已带到!”

    宫外,声音尖细的太监恭敬地向唐玄宗禀告着,没有唐玄宗的吩咐,他们到底不敢擅自进入大明宫。

    “进来!”

    面对宫里的人,唐玄宗的声音早已恢复以往那帝皇的威严,沉声命令的同时,也将隐于宽大龙袍中的手一招。

    一抹微风自剑晨身侧滑过,就听他身后沉重的殿门咔咔作响,他竟然亲自将大明宫的殿门打开。

    对此剑晨不置可否,唐玄宗如此做看起来多此一举,其实却是在向剑晨证明,他对其并无敌意。

    在一声令下后,外面的人理所当然地会去推门,可就在这个时候,门却自行打开了,这对外面的人来说,绝对是个小小的出其不意。

    而已剑晨的功力,只是这一点点出其不意而已,便已经足够应对太多的事情。

    就比如……外面的禁卫军趁唐玄宗下令之机,一拥而入大明宫内,将他团团包围骤然发难?

    天下之间,若只剑晨一人,现下可以将他围困到冲不出去的所在只怕已经极少,唐玄宗自然明白这一点,之所以还会多此一举,却是在对剑晨释放着善意。

    当年的事情毕竟与他也有大关系,而在此多事之秋,光是安禄山与史思明就够唐玄宗头疼欲裂,他不愿,也不想在此时再添加上剑晨这样一个进步神速的敌人。

    门开,外面的五人果然面色一怔,当先的那位年老太监更是虚举着双手,保持着推门的动作僵在了当场。

    那老太监怎么也想不到,大明宫的门竟然是由内而开,在他的印象中,里面应该只有皇上与他的兄弟才是,这两个人身份远比他尊贵,怎么可能为他开门……

    在老太监的身后,四个孔武有力的禁军侍卫也有些傻眼,四个人合抬着一张担架,那担架中躺着的,正是妹妮。

    “还愣着干什么?”

    唐玄宗龙目一厉,对五人的表现极为不满。

    “是,是……”

    那老太监这时才回过神来,连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连声应着是,哆哆嗦嗦着招呼后面四个抬担架的跌进大明宫中。

    进了殿门竟才发觉,原来唐玄宗的身前还站了一个不认识的年轻人,这一下,五人更是吓得亡魂皆冒,一句有刺客险险卡在了了喉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