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九百二十七章 质问
    大明宫中。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吧唧吧唧……”

    与大明宫一贯的威严不同,空旷的殿上,不时传来一阵阵有人吧嗒着嘴的声音。

    这声音若是被以往伺候在宫内的太监听到,只怕是要吓个半死。

    宫里有宫里的规矩,似大明宫这等谈论军机大事的正殿,是决计不能在里面吃东西的,何况还发出了这等大大失礼的声音。

    然而此时大明宫中并没有太监宫女,有的,只是两个人。

    唐玄宗略有些疲累地坐在龙椅上,双目有些无神,似有焦点又似随便望向了一处地方,正无奈地看着郭怒大快朵颐。

    是的,郭怒。

    他那身破烂衣衫虽然在唐玄宗的吩咐下早已被伺候的太监换了一身,可现下已然又被他弄得油污不堪,似乎只有穿着这样的衣服,他才能感觉到舒服。

    此时此刻,他丝毫不顾形象地就地坐在唐玄宗对面不远处,手里正捧着好大一只烧鸡,左右开弓之下,那肥美的烧鸡已经被他啃了一大半,兀自意犹味尽,那吧唧着嘴的声音自然是从他的口中发出。

    “老哥,你们这的厨子不错啊!”

    郭怒一边狂啃不已,一边向唐玄宗赞叹道:“比老叫花子在外面捡的骨头可香多了!”

    唐玄宗苦笑了一下,道:“郭老哥,你爱吃就多吃些,或者,再给你弄些别的来?”

    “不了不了!”

    郭怒连忙摆手,抱着那烧鸡不肯松手,笑呵呵道:“老叫花子就好这烧鸡,可怜我吃了大半个月的包子,现在有烧鸡吃已经很好,不用再吃别的了!”

    “好,那你……”

    唐玄宗笑了笑,心思明显没有放在他的身上,随口应着,突然面色一变!

    “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

    他面色一沉,陡然向着殿门处厉喝道。

    殿外尚没反应,郭怒一听,将那烧鸡往怀中一塞,连滚带爬地就往唐玄宗身前跑。

    前段日子过得他是胆战心惊,现下好不容易找到个肯任意给他吃食的主,正是舒适安逸的时候,哪肯再出现什么意外,比如将他掳走什么的,那岂不是亏大了!

    咔,咔,咔!

    随着郭怒的动作,大明宫那沉重的殿门缓缓被人从外推开,从中显露出一个身着御林军军服的少年。

    唐玄宗眉头一皱,在经了萧莫何之事后,他索性将大明宫前明面上的守卫尽数撤走,但在暗地里却布下了数倍的暗哨。

    而这少年从宫门推门而入,竟然没有惊动任何一个暗哨?

    虽然他身穿御林军军服,可唐玄宗还没有天真地认为,这少年当真是他宫里的守军。

    大明宫里光线有些昏暗,而门外却是艳阳高照,一明一暗之下,那少年的面目在唐玄宗眼中仿佛笼罩上了一层黑色的面纱,瞧得并不真切。

    可随着那少年迈步入内,随手又将宫门关上后,他的面容,慢慢变得清晰起来。

    “是……你?”

    唐玄宗眉头一皱,看着那少年,龙目中精光微闪。

    “是是是是……是你?!”

    相比之下,郭怒的反应却要更加震惊得多,不,与其说是震惊,倒不如说害怕!

    他与这少年之间有过数场激战,现下虽然疯疯癫癫,但求生的本能令郭怒对任何可以伤害到他的人印象都极为深刻,见到少年,他的反应与见到萧莫何差不多,都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这下烧鸡也顾不得了,他因为骨胳的原因显得高大的身躯突然一猫,拼了命又往唐玄宗的身后躲,两只手死命抓着龙椅椅背,惊叫道:

    “老哥,这个娃娃不好惹!”

    能够让郭怒如此害怕的少年,当然是剑晨。

    郭怒在颤抖地指向剑晨时,剑晨的目光也正落在他的身上,花想蓉的情报并没有错,郭怒此时果然在皇宫里。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本以为要找他会花费些力气,想不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他。

    “剑晨……”

    唐玄宗皱着眉头,缓缓开口。

    “剑晨?”

    剑晨的目光自郭怒脸上移开,看向唐玄宗,嘲弄道:“你不是应该叫我洛晨比较合适吗?楚老哥?”

    言语中讥讽之意深重,面前的这个老者,是他的舅舅,也是御花园中那有过一番交谈的楚老哥,当然也更是当今的天子!

    唐玄宗默然,洛晨,是的,对他来说,将剑晨称唿为洛晨,似乎更加合适一些。

    “你……都知道了?”

    良久,他才缓缓开口。

    “是啊,都知道了,我的……舅舅,有些事情,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了?”

    一步一步,剑晨慢慢往前走着,在离唐玄宗三尺之外方才站定,一双眼灼灼地望着他。

    是的,从唐玄宗这里,他一直憋着许多事想要问个明白,上一次来皇宫本就有着这个打算,只是因为中间隐魂的关系而打乱了计划。

    现在,当他再一次踏入皇宫时,内心里早已下了决定,有一些事情,该了结的便应该了结了!

    “你想知道些什么呢?”

    面对剑晨咄咄逼人目光,唐玄宗全然不为所动,甚至连坐在龙椅上的姿势都没有变换过半点,苦笑着问道:

    “你想知道,朕为什么默许你的娘亲嫁给洛家?还是想知道,当年洛家被灭时,朕为何不派人去救?或者,你甚至心里还怀疑,洛家被灭的幕后,其实都是朕这个皇帝在操控?”

    剑晨冷冷接口道:“我不应该怀疑吗?”

    “我的娘亲是玉虚真人的女儿,更是你大唐皇室的公主,也是你的妹妹,身份何等尊贵,最后竟然下嫁给一个江湖家族,你不觉得有些不妥当么?”

    唐玄宗摇摇头,道:“你娘与你爹乃是真心相爱,关于这一点你不用去怀疑,也不用猜测是朕强迫你娘嫁去洛家。”

    “好……”

    剑晨点点头,即使听到一些爹与娘当年的往事,他的神色间依然冰冷,继道:“那我问你,我娘既然贵为大唐公主,那么洛家出事时,你这个掌管天下的帝皇,会一点风声也没有收到?”

    “不。”

    唐玄宗又摇了摇头,道:“朕当然知道,打从一开始,关于洛家的一切,朕都很清楚。”

    “那你为何……不派兵去救!”

    陡然之间,大明宫中的气氛变得冰冷无比,那冰冷的源头,正是剑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