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九百二十三章 可以弥补的缺憾
    面对唐玄宗的问话,郭怒晒道:

    “嘿,我也不知道她的来,是那小子一直把她带在身边的!”

    他想起尹修空那双足可将他冰冻一般的眼神,身躯不禁颤了一颤,他哪里是好心想救妹妮,而是怕万一尹修空那小子没被萧莫何弄死,转回来找他时,发现妹妮被饿死在了杂物房里,要是拿他出气,可大大不妙。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这数日隐藏在皇宫,郭怒可是亲眼所见尹修空时不时为妹妮喂水的举动,两人是什么关系他不清楚,可他至少知道,尹修空是不希望妹妮死的。

    “那小子?”

    唐玄宗听得一愣,突然反应过来,郭怒口中的那小子,莫不就是尹修空?

    尹修空?苗人女子?

    他脑海中隐隐有着灵光划过,这两者之间似乎真是有什么联系,可到底是什么,一时半会却又想不起来。

    “是啊!”

    郭怒见他迟疑,还道这人忒得小气,舍不得再多添一副碗筷给那小女娃,于是半带威胁地急急道:“你可别看她现在昏迷不醒,这小女娃可是厉害得紧……”

    “若是待会她醒来了,见你们想将她饿死,保不准生起气来,吹一吹笛子,就得召来无数的毒蛇,到时候你们哭都来不及!”

    郭怒说得声色俱厉,唯恐唐玄宗不信,还伸手比划着,恐吓道:“这么长,这么粗的毒蛇,无数条,怕不怕!”

    “蛇?”

    唐玄宗哪里理会他的无力威胁,却从中捕捉到了蛇这个关键字眼,陡然间双目精光一闪!

    蛇,无数条!

    他脑中那抹灵光立时清晰起来。

    苗疆中可控蛇的非灵蛇寨莫属,而依郭怒所说,无数条蛇……那么这个小女娃的身份便唿之欲出了!

    陡然之间,他想起伍元道人,也就是洛厉天曾经对他说过的一番话:

    “以身炼剑之法的缺憾,或者能够从毒经总纪其中之一的灵蛇篇中找到弥补的方法!”

    尹修空带着这苗人女子,难道……

    “传御医!”

    唐玄宗龙目一凝,气势陡然大盛,厉道:“用尽一切方法,将这女子唤醒,若是出了差错,叫太医院的人提头来见!”

    此言一出杀意凛然,便连当场的气温也似乎降入冰点,人人身上寒意乍起。

    吩咐完,唐玄宗又看了一眼郭怒,心下突然多了一份期待。

    修炼以身炼剑的人,他有,能够弥补以身炼剑缺撼的人,现在就昏迷在他的眼前,两者都在,说不定……

    半月后。

    长安横巷。

    剑晨与凌尉默坐于满是灰尘的破木桌两端,手中茶杯里的水早已凉得透了,可两人却似并无所觉,依旧默默地把玩着这一看就是便宜货的茶杯,久久不语。

    昨日夜里,他们三人终于来到长安,一路上,因为安安离开的事情,剑晨一直情绪低落,几乎没有说过几句话,而花想蓉心中微戚,自也随着他一起显得有些消沉。

    凌尉的心情就更是复杂,下山五年,他一心想要报仇,可是直到此时此刻,他的仇人到底是谁,也还只是一团模煳的影子,来了长安,又到哪里去寻那隐魂?

    这处离朱雀城门不远的横巷中破落的小院几乎已成为他们每次来长安的据点,郭传宗在之前曾经交代过长安城中的丐帮弟子,是以虽然过了一段不短的时日,这座小院依然无人居住。

    他们两人就这么默默地坐着,在等,等三人中如今轻功最好的那个外出打探消息。

    昨夜偷潜入长安城,剑晨本想直接再入皇宫,可却被花想蓉阻止。

    一来,他们此次到长安,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找到隐魂,那个曾经是剑晨表哥的人,这个人行踪诡秘,又对皇宫极为熟悉,他们若是就这么潜入宫里,说不定人还没找到,反而被隐魂暗中发觉,到时不免打草惊蛇。

    二者,虽然现下剑晨与丐帮的关系极为紧张,找丐帮弟子探询消息这条路虽然行不通,可却有花想蓉在。

    她现在对外的名号可是花无双,乃是新晋的无双阁阁主,别看无双阁的真正阁人就只她这阁主一个,可外围成员却是千千万万,虽然武力方面或许不行,可论起情报能力,却一点也不比遍及天下的丐帮弟子弱。

    无双阁在这一点上与那神秘的水月府很是相像,外围成员乃是直接渗透到了最底层的普通百姓身上。

    说不准你在路上随便碰上的一个贩夫走卒,其真实身份就是无双阁派在此地的外围成员,下到普通百姓,上至朝廷命官,都有可能在背后有着另外的一重身份。

    花想蓉作为无双阁主,自然是有资格动用无双阁在长安城中的力量的,可这毕竟涉及到无双阁的隐秘,剑晨与凌尉这两个外人自然不方便在场。

    于是在花想蓉的劝说下,两人暂时先在横巷中落脚,等待花想蓉独自去接洽无双阁外围弟子,先行打探一番此时长安乃至皇宫中的情况再说,若能直接打探到隐魂的所在,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只是这恐怕也只能是一个奢望,三人一路走来,花想蓉当然早已下令动用无双阁全力追查隐魂的消息,可惜半月已过,那隐魂仿佛从世上消失了一般,竟无任何一条有用的消息传回。

    那么,作为隐魂曾经隐匿最久的地方,大唐皇宫,这也是情报收集最为困难之处,隐魂躲在宫中的可能性,或许才是最大的。

    就算隐魂并不在宫里,可唐玄宗必然是在的,隐魂能在宫中生活那么久,后来又去做了安禄山的心腹,若说唐玄宗一直被蒙在鼓里并不知情,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找不到隐魂,那便直接找当今皇上!

    凌尉为了报师门血仇,早已将一条命豁了出去,而剑晨更甚,亲人、朋友、恋人,他失去的已经太多太多,多到早已心灰意冷的地步,如此的他,还有什么好顾忌?

    大不了,再一次与天下为敌便是!

    吱呀!

    两人各自想着心事,就连那破旧的房门被人从外推开也全无反应。

    而花想蓉,就带着满脸的凝重,缓缓迈入房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