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九百二十章 自爆未遂
    “放手!”

    尹修空面色一厉,神情陡然变得狰狞起来。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极之自信的一剑,竟仍不能击破萧莫何那血色手掌的防御。

    不仅不能击破,他这一指剑下去,从指尖上传来的反馈,仿佛像是点在了什么极之坚硬的物体上,以他此时身体如剑的锋锐,全然对其造不成任何伤害不说,反倒令他的指骨剧痛如裂。

    手不是剑气,不能随意舍弃,于是尹修空在大惊之下奋力回拖,却不想,他已经使出了十成功力,这一拉之下,竟纹丝不动!

    他的手仿佛被一只咬合力极强的铁钳牢牢夹着,任他如何使力,都不能挣脱半丝,反倒还令指上的疼痛加剧。

    以身炼剑大成之后,他的修为足可晋升超一流高手的境界,与萧莫何之间或许还差着些许,但差距绝对不会如此之大。

    这本也是尹修空以为的事实,可他却不知道,萧莫何不惜损害自己的身体,服下那伪沥血丸后,修为暴增何止一倍,他要能挣得脱那才是出了鬼。

    “哈哈哈,小子,你可知为何你那死鬼师父要让你学这鬼功法?”

    萧莫何面露狰狞,嘴角处因为药力狂暴的关系挂着一丝血丝,配上那满脸的青筋暴露,更凭添彪悍之气,死力握着尹修空的手指,恶狠狠道:

    “那是他感觉亏欠了老夫,所以特意准备了你这份大礼于我!”

    “放屁!”

    尹修空愤怒不已,他的心性不管如何改变,心中对于伍元道人的那份尊敬却一直未变。

    想当年他只是一个任人欺凌的小乞丐,若不是师父他老人家将他带回了剑冢,只怕现在的他还不知道是死是活,是在哪里讨饭,或许乱葬岗上的无名孤坟上,坟头草已不知冒起了几丈。

    后来,在师父临死前的那一夜,伍元道人倒也没有瞒他,将为何收留他回剑冢的实情相告,可即便如此,天性一直纯良敦厚的尹修空也没有一丝责怪伍元道人的意思。

    在剑冢上的五年,何尝又不是他短短一生中感觉很快乐的五年!

    所以就算伍元道人要求他冒着变成白痴的危险修炼那以身炼剑之法,他也无怨无悔,更何况修炼这功法是为了帮助师兄,一直以来也待他不错的师兄。

    现在,萧莫何竟然当着他的面对伍元道人出言不逊,这让他如何能忍?

    轰!

    怒之极然,尹修空目眦欲裂,一道巨大无朋的锋锐剑气自他身上冲宵而起,他的整个人,终于在这个时候,变成了一柄真正的剑!

    “你想自爆丹田?”

    萧莫何冷冷一哼,从他的手中,尹修空的挣扎明显剧烈了不少,即使以他吃了药后的功力,都有些无法控制,更感觉到一波一波强勐的剑意从两人手指相接处涌了过来。

    若非他此时身坚如铁,这骤然来袭的强绝剑意恐怕已令他受伤不轻。

    尹修空不愿受制于他,又从萧莫何口中听到了对先师不敬的话,一时怒极,干脆拼着同归于尽,将丹田中所有的剑气一次性引爆,借着这一爆之时,短时间内他的功力也成倍增长,几乎达到与现在的萧莫何同样的高度。

    可惜……

    他的对手是有着万药医仙之称的萧莫何!

    对于人身体内经脉丹田的认识,天下间无人能出萧莫何其右,仅仅只是在尹修空体内有异动传来的同一时间,他便感知到了尹修空想做什么。

    锁住尹修空剑指的,只是他的一只手,他还有另一只手,这只手一直也没闲着,在将尹修空锁住之后,便已经……

    哧!

    那只从天而降,指缝间暗夹着一柄极细,肉眼几不可见的细长银针,这针通体乏着诡异的青幽,当尹修空决意引爆丹田时,正好自他天灵盖上一插而入!

    针很细,细到就算有一阵微风,都可令其随风飘荡,可这针上,却蕴含着恐怖的森寒气息。

    尹修空只是感觉到自己的天灵盖处传来一点冰凉之感,在下一刻,这股冰凉便陡然放大!

    只是一瞬间,那森寒之气透过天灵盖疾速下窜,森寒的冰凉立时钻入他体内全部经脉,就连一些不为人知的细小经脉也没有放过。

    从丹田中勐然爆炸而出的剑气正在尹修空全身经脉中狂暴躁动,想不到被那森寒气息铺天盖地般窜了下来,竟全无任何反抗的能力,被瞬间冰封!

    咔!

    尹修空的挣扎嘎然而止,他的功力因着萧莫何这一针,全数被封印在全身经脉内,竟然连一丝一毫都无法为己所用。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尹修空悚然而惊,无法挣扎,全身上下也只余嘴上还有些力气,向萧莫何大叫道。

    “没什么,一些江湖郎中都会的保命救人的东西而已。”

    萧莫何冷冷地笑道,对于尹修空,他怎么舍得让他死?

    这可是他的又一件……超级兵器!

    “抓刺客!”

    直到这时,皇宫里被惊动了的御林军才终于汇聚到这处偏院中,四处火把大盛,嘈杂的脚步声已经汇聚成一道洪流,从那偏院唯一的入口处涌了进来。

    “哼!”

    萧莫何根本不为所动,御林军而已,他又不是没杀过!

    放在尹修空头顶的那只手功成,于是萧莫何顺势便将那紧握成拳的血色拳头往后一挥。

    这一挥看似漫不经心,陡然间,平地里竟刮起一道狂风,那拳竟迎风便涨,只刹那已暴涨到将整个偏院填满,当那众多御林军士涌入偏院时,所能见到的,已然是一堵血色的巨墙!

    轰!

    这些御林军连反应的时间也没有,那巨大的血色拳头已然一冲而至,带着狂暴,带着沛莫能御的威能,将冲击道路上的任何东西,全部轰成了一片血肉残渣!

    一拳过,地面上仿佛被人用犁钯犁过了一般,为这金碧辉煌的皇宫留下了一道难以修补的伤痕。

    “萧莫何,你不要太过份!”

    拳过,御林军死伤无数,哀嚎遍地间,自夜空中突然响起一声暴吼。

    能够在这里,知道他是萧莫何的,皇宫里只有一个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