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九百零五章 赌不赌?
    雄武城得到的那柄沥血剑被安伯天瞒天过海,最后竟到了霸剑山庄手里,而后又被剑晨夺去。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那时安禄山正在筹备着最后的大事,当他知道曾经有沥血剑出世时,那剑却早已经被剑晨毁去。

    后来他暗中着人详细探查,终于从蛛丝马迹中发现此事竟与安伯天有莫大关系,而这,也是他最终下定决心要除去安伯天的一个诱因。

    只是直到现在,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皇宫中的那柄沥血剑,正是被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个人拿了去。

    不过这些事情对于安禄山来说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终于有一柄沥血剑完完整整地出现在了自己面前,而自己,或许就在下一刻,就会握上这柄古朴黑剑的剑柄!

    “说吧,你有什么要求?”

    看了好一会,安禄山终于舍得将目光自黑剑上移开,落在隐魂的脸上,淡漠地问道。

    他终是枭雄级的人物,就算心中再想要,也知这剑隐魂不会凭白无故送予他,还是先压下心思,专心于眼下的这场谈判为好。

    是的,谈判,这是一场本不需要进行的谈判。

    隐魂想要的是什么,安禄山自然清楚,所以之前在城主府外,他便是要完成与隐魂的约定。

    可惜,因为花想蓉的突入,剑晨与安安两人最终并没有死,而是从容地离开,这便已经背离了之前隐魂与他谈好的价钱。

    隐魂替他寻到一柄沥血剑,而安禄山要做的,就是守在雄武城,静静地等着剑晨自投罗网,最后让他在极度不甘的情况下殒命!

    所以,安禄山会出现在雄武城,其实并不像安安想的那样,只是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而龟缩在大本营,他留在此地,本就是为了等待剑晨到来,好完成他与隐魂的约定。

    所以当隐魂没有放出信号之前,安禄山才一直都好整以暇,并没有进行什么极端的动作,甚至还在城主府中与剑晨周旋了一番。

    可哪曾想,最后的结果仍是失败。

    那么,现在隐魂按之前的约定将沥血剑带了来雄武城,而安禄山的承诺却并不能做到,然而隐魂仍然将剑送到了他的面前,那就是说,隐魂还会有着别的要求。

    “其实……”

    隐魂摩挲着黑剑,淡淡道:“没有什么要求了,安大人所做的一切在下都看在眼里,此事不关安大人的事,这剑对于在下也无甚用处,权且当作往日大人对在下恩情的回报罢。”

    说着,他竟果然不提任何要求,将剑身反转,漆黑古剑那古朴的剑柄直接递到了安禄山的身前。

    “没有要求?”

    安禄山愣了愣,他已经作好了大出血的准备,万料不到隐魂竟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所谓恩情什么的,就安禄山来说,隐魂不过是在扯蛋而已,他为何会投靠到自己门下,他又怎么会不清楚,分明是抱着别样的目的,只不过此人有着一些利用价值,安禄山才一直将他留在身边罢了。

    虽然想不通,可那剑就直直摆在自己眼前,安禄山皱了皱眉,终究抬手往剑柄上握去,同时,却也在暗自凝神防备着隐魂的动作。

    可是,没有,隐魂没有任何动作,他真的就只是在将剑递给安禄山,当安禄山一把握住黑剑的剑柄时,他的手也在同一时间五指大松,并直接退后了两步。

    剑,在手。

    “你……”

    安禄山仍有着迟疑,以他向来粗中有细,甚至可以说多疑的性格,怎么可能相信似隐魂这种人,会因为什么所谓的恩情,而将一柄举世罕有的沥血剑凭白交到自己手里?

    隐魂没有说话,也不需要他再去多说什么,事实胜于雄辩。

    从那黑剑上,一波一波的冰凉感觉冲击着安禄山的经脉,让这一切都变得真实起来。

    他处心积虑却一直不可得的沥血剑,终于被他握在了手里!

    隐魂到底有什么阴谋,这还重要吗?

    刷!

    安禄山体内雄浑的内力陡然一催,疾速往那黑剑上灌去,只是眨眼间,他的眼中立时血光大盛!

    剑,果然是沥血!

    漆黑如墨的古剑已然不再,此时被他握于掌中的,正是那令人望之心胆俱寒的血腥利刃沥血剑!

    “好,好,好!”

    感受到从沥血剑上反哺而回的暴虐气息,安禄山不惊反喜,满脸横肉的脸庞上终于露出了一抹狂喜的神色,这是沥血剑,这就是他一直想要的沥血剑!

    血光中,一道淡淡的黑影正在逐渐远去,片刻不到已然消失于无。

    这令安禄山狂喜的面色略微滞了滞,可随即,又被无尽的喜色所代替。

    隐魂走了,果然在没有提任何要求的情况下走了,这多少让安禄山心中有着一抹挥之不去的疑惑,可剑已在手,这疑惑似乎……又不再那么重要。

    他没有看到的是,隐魂消失远去之后,面上的那抹感概。

    安禄山……这几年你对我也算不薄,而这剑也是你自己想要的,可不能算是我害你……

    轻轻地,隐魂摇了摇头,在一个无人的角落,面露追忆之色。

    那是数月年,安禄山刚刚发动大军造反之时。

    “你要我送一柄沥血剑给安禄山?”

    大明宫中,隐魂的面色显得有些诧异,疑惑不解地望着龙椅上的唐玄宗,迟疑道:“你难道不知道,这些年安禄山一直在寻找沥血剑?”

    “朕当然知道。”

    唐玄宗以手支着额头,目光却有着一抹疯狂之色。

    “那你还要我送剑,你可知,让他得到沥血剑后,会是什么后果?”

    隐魂迟疑地问道。

    “会比现在的结果更遭么?”

    唐玄宗苦涩地笑笑,道:“我知你与安禄山有些情份,若是叫你做出对他极为不利的事情,你恐怕会不肯,不过,既然他自己也想得到沥血剑,这便不能算对他不利,只能说如他所愿了,对吧?”

    “反正……你自己暗中布置的那一切,也是需要用到安禄山的,不如,就用这个理由,将剑送给他如何?”

    隐魂深深吸了一口气,突然笑了起来,看着唐玄宗道:“原本我以为我已经很疯狂,没想到你竟然比我更疯,竟舍得用这大好江山作赌注。”

    “一半一半而已。”

    唐玄宗神色黯然道:“赌,还有一线生机,不赌,大唐江山便会葬送在朕的手里,你说……我赌不赌?”(未完待续。。)